第279章 炸弹爆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黄祖南嗯了一声道:“没问题。”

    小野十三点舒了一口气:“然后呢?黄先生你需要什么?你的条件还没有开呢,你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们肯定要感谢你,以及你的保镖。”

    黄祖南笑道:“没有条件,因为我和你们民族的办事方式不一样,你们要有好处才去做正义的事,我不要。”

    小野十三点脸色有点难看。

    黄祖南又道:“当然,你去把端木一郎找来给我道歉,以及赔偿我的各种损失,我会非常高兴,一高兴,我说话就会非常好听,你说呢?”

    “端木一郎。”小野十三点思考着道,“那个端木一郎?”

    “你们东京某个黑道组织的副会长。”

    “哦,我知道。”小野十三点点头道,“没有问题,这个要求可以解决,绝对能给你办到。”

    “行吧,我接受你的建议。”

    “谢谢。”小野十三点站了起来,向黄祖南伸出手,“合作愉快。”

    一切谈好,小野十三点非常高兴的带着黄祖南和蒙韩出会议室,准备去已经布置好的媒体发布室,才走了几步,忽然轰一声巨响,整个大夏都强烈的震动了一下……

    黄祖南站住,看着蒙韩道:“是不是凌梦莹上的炸弹没有拆掉?”

    蒙韩道:“应该不会吧,你别太担心,我去看看。”

    黄祖南道:“我和你一起去。”

    小野十三点道:“不用去看,我问问怎么回事。”

    立刻,小野十三点走开了,去最高指挥室里面问,结果黑着脸走出来。就看了他一眼,黄祖南已经知道怎么回事,肯定鸽子没有成功拆掉炸弹,让炸弹在凌梦莹上爆了,否则小野十三点会很高兴的告诉他,人质已经解救下来。

    想也没有想,黄祖南推开巨大的玻璃门冲出去,不停按电梯。后面蒙韩跟着,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蒙韩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即走开几步接听。那当然是何老首长的电话,问他们是否安全?等蒙韩回答何老首长的各种问题,黄祖南已经一个人进了电梯,按了能去到的最顶层。

    电梯间里,黄祖南发现自己整个人抖的很厉害,不是体冷,而是因为某种绝望。

    天啊,不是说没有问题么?蒙韩不是说炸弹可以拆么?

    怎可能爆炸了呢?

    黄祖南感觉无法接受,来的太突然了……

    叮一声,电梯到层,黄祖南走出去,看见一堆警察在各自忙碌,没有人管他,所以他顺利上了画展休息大厅。很显然,休息大厅已经大变样,因为爆炸的缘故,整排房子都成了废墟,在彰显着炸弹的威力,不难想象刚刚的爆炸有多么惨烈。

    现场有几个警察在拍照,看见黄祖南靠近,用语说着话,阻止黄祖南。当然他们没有成功,黄祖南放倒了他们,等他们拔出枪,蒙韩和小野十三点到了,小野十三点说了几句话后黄祖南就成了自由人。黄祖南往里面走,发现安保室已经不复存在,整面玻璃墙都已经被炸碎,寒风呼呼的吹进来,一片狼藉,乱七杂八的东西随风飘,显得很寂寞、很悲惨。

    鸽子在保安室里面,不是因为爆炸没有爆死他,而是爆炸完他再回去的,他蹲在墙角里,背部靠着墙,昂着脑袋看着支离破碎的天花板发呆。黄祖南走到他的面前,特想狠狠踹他几脚,但这好像和他没有关系,不是他的责任,所以最终黄祖南什么都没有做,甚至都没有说一句话。

    过了有一分钟,鸽子先说话道:“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但还是救不了凌小姐。”

    对不起,我已经尽力,做为医生的黄祖南对这句话无疑非常熟识,一般都是医生对别人说。现在竟然别人对黄祖南这个医生说,那感觉,黄祖南知道很难受,但不知道会难受到一种不想活的地步,仿佛在一瞬间对什么都失去了希望,不懂得如何去处理,而处理又是否有意义。

    跟进来的蒙韩四周逛了一圈,忽然开口道:“怎么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鸽子不说话。

    黄祖南也四周看了一眼,对啊,尸体呢?粉碎骨了吗?骨头碎都有剩下吧?立刻的,黄祖南把鸽子整个给拉了起来道:“凌梦莹没有死是不是?炸弹被你拆了,但她给你洗脑了是不是?”

    鸽子还是不说话。

    黄祖南用力摇动着鸽子道:“你说话啊,哑巴了?”

    唐局抓住黄祖南的手道:“别这么激动,事已经这个结果,再难接受你都必须接受,你是男人,还是一个军人。”

    黄祖南不理会蒙韩,继续对鸽子大吼道:“是这样么?骨头碎都不剩下?”

    蒙韩道:“看炸弹的威力,有可能,或者飞到外面去了呢?你看,整面玻璃都已经破碎……”

    “不可能,鸽子你告诉我,凌梦莹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你拆了炸弹送了她走然后你再回来?你要告诉我,因为凌梦莹脑袋有问题,必须马上想办法救治,否则她会死。”

    鸽子大声道:“她已经死了,我没有救到她,我对不起你。”

    黄祖南整个都软了,放开鸽子,坐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小野十三点走进来道:“黄先生,你还好吗?新闻发布会已经准备好,就等着你出席。”

    黄祖南真想一板砖把小野十三点砸走,但那显然不是明智的决定,还是先处理好怎么脱这件事吧,然后再问问鸽子。黄祖南总觉得凌梦莹没有死,或许凌梦莹会死,但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因为她是凌梦莹……

    平静了一下绪,黄祖南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股对小野十三点道:“走吧,小野先生。”

    小野十三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黄祖南随即往外面走,小野十三点跟着,蒙韩没有跟,他和鸽子在一起。

    回到四十层,小野十三点直接带着黄祖南进新闻发布现场,里面已经许多记者,白人、黑人、黄种人各种人都有,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闪光灯不停在闪,尤其黄祖南和小野十三点出现的时候,从门口走到受访座位短短十几米距离,已经被拍了超过一百张照片。

    说真的,黄祖南非常不习惯这样,特别是心不爽的时候,但没办法,有时候人要去做些不愿意做的事,否则就会麻烦不断。违心背意,这无疑是活着的悲哀,但这种悲哀困扰着每一个生命,只要活着,就得承受。

    坐好了,小野十三点先用英语说了一番话,介绍了抢劫案的具体况,就是吹捧警方吧,然后才示意媒体开始发问,那些媒体聚点都在黄祖南上,随即争先恐后,而小野十三点,把这第一个机会给了本土媒体,他们问的问题非常简单,都是对本比较有利的,而黄祖南,都是按照和小野十三点说好的回答。

    连续回答了十几个问题,都是小野十三点负责翻译,最后一个问题是美国媒体问的:“黄先生,我们已经弄清楚,你是从中国过来本参加医学交流会的医学专家,你在交流会已经风光了一把,现在又风光了一把,救下那么多名人政客,还把所有劫匪都送去了见上帝,你有何敢想?觉得自己勇敢吗?觉得这是在梦中吗?会不会觉得你才是上帝?因为你做到了上帝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现在,本政府,各国的领事馆,以及许多名人政客都欠你的人,你有想过要他们怎样回报你吗?”

    听完小野十三点翻译,黄祖南对小野十三点道:“小野先生,这个问题你必须原话翻译,否则我会很不高兴。”

    小野十三点道:“当然,我都原话翻译。”

    黄祖南对美国媒体笑了笑,然后才开口道:“美国的媒体朋友,在来本之前,我没想过要什么风光,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没有来本,宁愿这是一场梦。我固然救下许多人,但我认识的、熟人的、最想救的人,却并没有救到,你还问我勇敢吗?我如何回答你?我不勇敢,我害怕,但如果害怕就不去做,只会死更多人,我是医生,我的天职是救人,而不是见死不救。还有,虽然我不信奉上帝,但我必须纠正你的错误,上帝能做到任何事,如果是他救,肯定一个人质都不会送命,很遗憾的是,劫案发生的时候上帝在睡觉。”

    小野十三点翻译完,下面的媒体发出一阵笑声,原本很严肃的气氛然无存。

    美国记者继续问:“黄先生,你还有问题没有回答。”

    黄祖南想了想,想起来了,顿时又道:“你是说本政府、各国领事馆以及许多名人政客都欠我人对吧?不,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是受害者,不存在我救他们,或许我的行为有那样的意味,我打死了劫匪,从而让他们安全,但我自己不也安全吗?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不打死劫匪,他们就会死吗?不一定,所以我不能说这是我的功劳,如果要算功劳,他们应该感谢本政府,因为本政府在劫案发生以后一直都在运筹帷幄。”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