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我就一俗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我一个俗人,就知道班尼路,我怎么知道什么阿曼尼。”

    “哈哈,我靠,黄祖南你彻底没救了,你眼光敢放远点不?亏你说的出口,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份么?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不入流的让人不省心的小混混?错了,你现在是……让人稍微能省点心的大混混了,是大混混就应该有个大混混的派头懂不懂?”

    黄祖南对向晓冉毫无办法:“你说完没?你没正事说,我有正事要办,没空应酬你。”

    “我没正事说,我给你买吧,三天后回去给你,算是对你的奖赏。”

    “我后天早上要去本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先放着吧!”

    “去本工作?”向晓冉反应非常大,“你去给本人看病?我靠,你能再无耻点不?本人啊,上次的事你不记得了……?”

    “大姐,我是去揍本人,不是看病。”

    “哦,如果是这样,我支持你,等你回来我再给你吧,就这样,你记得给我带礼物,什么北海道零食之类,否则等你回来我会……阉了你……”伴随着一连串的笑声,向晓冉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是忙音了,黄祖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才开车去汇合林刚河。

    林刚河选的清吧还算比较安静,大概因为时间的缘故吧,才九点钟,里面只有一半座位有客人,有的喝啤酒、有的喝红酒,边喝边聊,很写意、很放松的模样。不过走进去的黄祖南,显得一点都不放松,这无疑很别扭,来到这种本应该放松的地方,反而更加局促了起来,尤其找到林刚河,慢慢走过去的时候,老想逃。

    当然了,想逃而已,事实上黄祖南并没有逃,他走到林刚河坐的桌子边,开口道:“刚叔,你来很久了?”

    林刚河道:“没有多久,坐下吧,喝啤酒还是红酒?或者洋酒?”

    黄祖南在林刚河对面坐着:“啤酒吧,我比较习惯喝啤酒。”

    林刚河转过脑袋,做了一个手势,随即有服务员走过来,是女的,由于灯光忽明忽暗,色彩又多又乱,所以看不清楚长什么模样。不过,看她走路的姿势,应该是有素质的,好像跟随着音响里传出来的轻柔音乐节奏在走一样,让人看了感觉特别的舒服。

    叫了啤酒以后,林刚河转回来,笑了笑,对黄祖南说:“祖南,有没有发现这几天的经历有点劫后余生的味道?”

    黄祖南道:“差不多吧,反正我不希望再经历一次,我会无法承受。”

    “因为涉及的人太多,是么?”林刚河叹了一口气,“这当教训吧,以后别再轻易的相信凌梦莹,更别轻易的答应她去帮忙做一些事,哪怕只是小事,这女人太恐怖了,我当时就和你说过,我不害怕凌天飞,但我就是害怕她,在她边没有一点的安全感,赚了钱都睡不着,你看我黑眼……”

    虽然灯光很暗,但黄祖南还是能看见,林刚河的黑眼圈非常大,比他要严重许多,他心里不免感到很愧疚:“对不起,刚叔,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了……”

    “必须的,我们是男人,有时候有些事我们去承受可以,但牵涉到边的女人就不太好了,你觉得呢?”

    来了,林刚河准备提梦婷,逃不过去,黄祖南也不想再遮遮掩掩,而是很干脆的说道:“刚叔,我知道你想问清楚梦婷的事,问清楚我们的关系,我想说,我们的关系没有去到你所想的程度,我们只是小时候一起成长,可以说形影不离,那种感非常特别而已,我希望你能理解,同时不要告诉立琪姨,因为已经过去,我出城经历过那么多事以后,我就知道,路已经不一样,我的生活不适合她。”

    林刚河笑了:“你能这么想,我感到很高兴,其实真的不适合,你现在还小,不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未来生活,一个拿捏不好,你还要不要见村里人?做为一个男人,要想清楚这些事,不能儿戏的对待,为了某方面的幸福而去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比如我当初那样,哎,其实我没资格教训你。”

    黄祖南连忙道:“你这不是教训我,我能理解。”

    “那就好。”林刚河笑了笑,然后继续道,“我倒不觉得路不同,有什么不能在一起,我只是觉得如果所有人都不赞成,何必让大家都不好过?和大家对着干?有句话怎么说的?不被祝福的婚姻不是好婚姻,道理很实在。”

    “嗯,我知道了……”黄祖南心里叹息,难道真是自己错了?向晓冉这么说,林刚河也这么说,方立琪知道以后大概也会这么说,他们都聪明,都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不可能都错吧?“所以,我没有去见梦婷,而且我和梦婷达成了共识,你放心吧!”

    “我当然放心,你是个守信的人,而且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这话题暂且打住吧,以后我们都不再说,当然了,我会替你保守秘密。”林刚河正说着,啤酒端了上来,林刚河打开一瓶递给黄祖南,然后自己打开一瓶,拿着和黄祖南碰了碰,才又道,“为我们的劫后余生干杯,然后我们谈谈未来的事。”

    “好,干……”

    干,那是场面话,毕竟是一瓶,还是冰冻的,喝两口已经很刺激。

    把酒放下,林刚河掏出黄祖南给的战神香烟,递给黄祖南一根,然后自己点燃一根,吸了一口道:“祖南,我近来在想一个问题,我想移民。”

    “啊?移民?”黄祖南很吃惊,“移到什么地方?”

    “加拿大,虽然我不是当官的,但做我这个行业也不会太干净,一出事就问题大,我不为自己想都要为你立琪姨和燕燕想对吧?”林刚河又抽了一口烟,然后继续道,“当然,不是举家一起移,你立琪姨和燕燕先去,我继续在这边打拼,资产能转出去的都转出去,这样即便我出了问题,他们的生活都有保障……”

    黄祖南无语,听林刚河这么说,估计真的干过不少坏事!不过亦有可能是受到近来这些狗倒灶的事所影响,忽然间感到无力和无助,严重缺乏安全感,人不都这样么?忽然间感悟,会明白一些事……

    “怎么不说话?你觉得有问题么?”

    黄祖南摇了摇头:“不是,你和立琪姨商量过没有?”

    “商量过,但没有太深入的商量,她好像不怎么同意,说出去以后要重新习惯,非常麻烦,不过对燕燕来说那是一件好事,她知道的,假以时她应该能想清楚吧!”

    “立琪姨如果同意,我觉得没有问题。”

    “你赚够钱了也该想一想。”

    黄祖南笑了笑:“我不用想,我原本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平民,文化水平又不高,都不会说英语,我出国做什么?我去本出差,都带助理。”

    “你是专业人才,很多地方会收留,比我还容易。”

    “我不去,我觉得这儿好,大不了回老家,喝吧。”黄祖南拿酒瓶和林刚河碰了碰,他心不错,毕竟林刚河对于他和梦婷的事反应不大,又答应了不告诉方立琪,不然要麻烦死!

    喝了几口,林刚河又道:“祖南,你是怎么认识王洁玲的?”

    “啊?”黄祖南有点心慌,林刚河问这问题?看林刚河这意思他应该认识王洁玲啊,想了想,黄祖南以进为退的问,“王洁玲和你说了什么?”

    林刚河笑道:“她说你是她的老板。”

    王洁玲没疯吧?真他妈够白痴的,乱说话。黄祖南心里骂着王洁玲,嘴里对林刚河说:“我很冤枉,我什么时候是她老板了?我们是朋友。”

    “她说你救了她,给她出谋划策,而且牵线让她和晓月那些人合作做生意。”

    黄祖南很吃惊:“王洁玲怎么什么都和你说?”

    “因为我帮她打过官司,而且一直打,我们一直都有合作关系,我们还算比较好的朋友吧。王洁玲这个女人,其实心地并不坏,就是做事毛躁,不顾后果,冲动,经常脑袋发,看起来不像这样,更像一个成……熟知的女人,但相处下来会从她上发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然她早就混的很好了,那用好像今天这样……”

    黄祖南更吃惊了,难怪林刚河要走,看来他比较年轻的时候真的什么都敢干,做了不少坏事,或者帮了不少坏人的忙,要是来个大清算,他肯定逃不掉,所以没有安全感!

    林刚河把烟掐灭,又道:“祖南,我为什么说你成熟了?就是知道了你近来的事多,有很大一部份都是王洁玲说的!哎,我都不知道你认识欧阳贵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听我一句劝,别太靠近他们那堆人,他们是双刃刀,靠过去要么很好,要么很不好,你自己考虑清楚,我就不多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