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要死人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黄祖南理解了,还说这个女人那么大胆,那么勇敢,原来有故事,她其实也害怕,但更害怕别的,比如失去,虽然欧阳贵只是朋友。

    把手机交给了海艳茹,黄祖南打开包间门,脑袋探出去看了外面一眼,走廊没有人,立刻闪出去,快速走到最外面的一个包间。等海艳茹进来以后,他搬了个椅子爬到门顶上,撑着墙,踩着一盏装饰灯,感觉能站一会儿了,让海艳茹搬走椅子……

    海艳茹动作非常快,把椅子搬走,把自己的手机调到最大声放到沙发上面,然后快速走出去,闪进了对面的包间。

    黄祖南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心里念叨着必须要成功,不能失败。

    手机响了起来,虽然有所准备,但黄祖南的神经还是被手机响起来的那一刻的声音吓到了,之后一直心跳非常快,不敢动,焦急的等待着流串犯上钩。

    很幸运的是,流串犯果然上钩了,但非常小心,在包间门口站着,枪口对着包间里面,并没有走进来。

    天啊,怎么办?

    黄祖南发愁起来,这样跳下去不是跳枪眼吗?

    手机继续响,流串犯终于又踏进一步,能够看见脑袋,这是最后的机会,黄祖南顿时往下跳,脚踩向流串犯的手,枪口往下开了一枪,怦一声,枪掉了,黄祖南搂住流串犯的脑袋往里面拉,一膝盖顶上去,这个流串犯也不是普通人,会用手挡,把黄祖南推开,摔在沙发里,他立刻想去拿枪。

    让他拿到枪还了得?

    黄祖南顿时不顾一切扑过去,一脚把枪踢进沙发下面,和流串犯扭打起来。

    流串犯是亡命徒,被抓到了不枪毙都要无期徒刑,所以和黄祖南拼命的架势都往致命的部位袭击,而且力量非常强大,最后锁住了黄祖南。

    最糟糕的是,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还有喊叫声,那绝对不是海艳茹,而是另外一个流串犯挟持着酒吧经理进来,想看看自己的同伴遇到了什么状况,毕竟开了枪。

    再不挣脱就要挂了,急中黄祖南挣开一只手,从裤兜里抽出两根银针往那个流串犯的脖子插,流串犯松开了手,黄祖南又以最快速度取出两根银针,抓住他的头发整个脑袋拉起来对准后脖的道插了进去,他随即晕了过去。正好这个时候,另一个流串犯到了,用酒吧经理护着自己的体,枪口对着黄祖南,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怦一声响,子弹没有打在黄祖南上,打偏了,但黄祖南也惊出了一冷汗。但无论如何,捡回了一条小命已经非常好,而出现那样的意外,是因为流串犯忽然被人从后狠狠推了一把,推他的自然是海艳茹。

    看流串犯摔在地上,黄祖南立刻走过去踩住他的手一踢,枪踢进沙发下面,但他却被流串犯掀翻了,流串犯从上拔出一把刀,速度非常快,几乎要划到酒吧经理,如果不是黄祖南先一脚把酒吧经理踹走,估计已经掉了小命。黄祖南自己却不好过,流串犯一刀刺过去,黄祖南抓住他的手,很显然力气处于下方,刀慢慢靠近了黄祖南的体。

    最危险的关头,海艳茹又从天而降,抓着流串犯的脚一扭,流串犯啊的叫了一声,力道减弱,黄祖南反掰他的手,刀插在地毯上面,这比的就是速度,黄祖南立刻空出一只手去拿银针,拿出的不是一根,而是一把,直接插流串犯的脖侧,流串犯啊了一声,没有晕,因为黄祖南没有插中。

    但他痛就行了,痛就没有力气,而黄祖南有力气,张开双臂紧紧勒住他的脖子,海艳茹则锁住他的脚,然后欧阳贵也进来了,直接扑到中间压着他。

    慢慢的,黄祖南感觉流串犯呼吸越来越薄弱,快休克了,连忙放开手,同时对海艳茹和欧阳贵道:“放开、放开,要死人了……”

    海艳茹哦了一声,欧阳贵也起来了,刚站好,警察就冲了进来,是酒吧员工开的门,一大帮警察把包间塞满,但是看见现场的状况,一个个都目瞪口呆。

    黄祖南才不理会那么多,坐在地板上,靠着沙发在喘粗气,危险啊,几乎把小命丢掉,如果不是海艳茹,真过不了这一关。

    海艳茹也是一样,蹲在欧阳贵的脚边,口此起彼伏,但脸上露出笑容,开始是淡淡的,最后哈哈大笑,把黄祖南也引笑了,但整个包间那么多人都不明白他们笑什么,还以为他们疯了……

    很快,警察把两把枪找出来,给两个流串犯上了手铐抬出去。黄祖南要把银针拔掉的,不给拔,警察说那是重要证据。黄祖南倒是担心这会变成犯罪证据,但不给拔也没有办法,即便欧阳贵要求都一样,欧阳贵只是很无奈的让黄祖南别担心,他会搞定一切,不会有任何牵连。

    这是个牛……的人物,黄祖南能不相信他吗?而且这制服流串犯应该是好事,要是这都要负法律责任,那就他妈的认了!

    警察都出去了,黄祖南和欧阳贵,以及海艳茹,因为是当事人,需要回去录口供,哪怕欧阳贵怎么要求都没有用,局长都亲自来了……

    结果刚出酒吧外面,咔嚓咔嚓非常多聚光灯照着,一大堆记者围上来,问是谁制服了流串犯?怎么制服的?诸如此类非常多问题。那会儿海艳茹躲在黄祖南后,黄祖南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望着欧阳贵。而欧阳贵,不太知道当时什么形,所以就模棱两可说了一遍,不过有一点很清楚,是黄祖南制服了流串犯。

    立刻的,记者的话筒对准黄祖南,问许多问题,包括流串犯被抬出来,脖子上插着的长针都问到了,黄祖南只能说自己是一名针灸医生,当时手里没有武器,只能用银针自卫。

    银针对手枪,结果,完胜。

    记者很震撼,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大堆问题,幸好警察帮忙拦住,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公安局录口供,还得回去参加交流会呢,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开始。

    到了公安局,黄祖南和海艳茹,以及欧阳贵被分开录口供。给黄祖南录的是一个胖子警察,在酒吧里黄祖南就见过,算认识吧,态度不错,也不废话,基本上黄祖南怎么说,都没有怀疑,十来分钟就录好走了出去,让黄祖南等一等。结果两分钟后进来一个刑侦大队长,对黄祖南表示感谢,还给黄祖南一面锦旗。

    黄祖南道:“这个……锦旗就免了吧?”

    刑侦大队长道:“那两个是通缉犯,有奖赏,明天早上十点在新世界大酒店一号会议室有新闻发布会,给你发奖金和证书,我们会派警车去接你,九点半,你看见警车就去敲门表明你的份。”

    黄祖南无语。

    “以为逗你玩呢?不是,不过你的银针无法拿回来,那是重要证物,但如果你需要,我私人赔你一副最好的。”

    黄祖南连忙道:“不用,我自己会买,我就想知道我能走没有,我还要赶着去开会。”

    “行,我们这不是在赶效率吗?欧阳贵和我说过,我们认识。”

    黄祖南理解了,难怪这么有效率,看来欧阳贵还真不简单:“那他们也一起能走了么?”

    “能,在外面等着。”大队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请。”

    刑侦大队长没有撒谎,海艳茹和欧阳贵就在公安局大堂外面等,大队长带着黄祖南出去,他们立刻迎上来。欧阳贵和刑侦大队长果然是认识的,所以发了一个小福利,坐警车回酒店,刚好赶得及参加交流会。只是,交流会第一天说的什么内容,黄祖南和海艳茹、欧阳贵都没有专心听,一直在谈论酒吧的事。主要是欧阳贵一直在问,一副不把不知道的过程弄清楚誓不罢休的状态,黄祖南不得不告诉他。不过无论如何,欧阳贵从心里感激黄祖南,如果不是因为黄祖南,这个事会非常麻烦,最终伤害到谁都不知道。

    会议室开了两个多小时,五点多钟大家都精神不振了才宣布结束,晚上是自由时间,吃喝玩乐找自己所在的医院报销,协会不负责报销,或者说不可能全部报销,只负责会前餐与会后餐而已!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黄祖南躺在上,好累,打算躺几分钟去洗澡,忽然马萧萧敲门。

    把门打开,黄祖南微笑问马萧萧:“有事吗?”

    马萧萧有点语无伦次:“你……这个……那个……哎,你自己看看新闻。”

    黄祖南立刻去打开电视,马萧萧拿过遥控选了一个地方台,这播放的新闻就是几小时前酒吧的事,夸大报道的,都几乎要把黄祖南列为神人了!这还是电视台,要说网上的新闻评论,如果黄祖南去看,肯定被吓死,反正就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黄祖南的资料已经被人……出来,中医专家,散发冠军,湖宁的名人。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