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习以为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你父母不是回来了吗?我们讨论过,很大机会你不用跟他们走。”

    “真的?”

    “当然,我不是答应过你我会努力么?我还得给你妈治病呢!”

    “好吧,我等你们给我好消息。”凌梦雅舒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衣服能不能帮我拿回家?”

    黄祖南点头道:“可以,反正我还得去你家一趟,拿药去给你妈。”

    “去哪儿拿药?”

    “去买,估计药店快要关门,但没关系。”

    “都怪我,超时了……”

    “没事,下车吧,送你上去。”

    凌梦雅先下车,黄祖南才从另一边下,送凌梦雅回病房后匆匆走人,去找卖中药的药店包了十包适合治疗关节炎的药,另外配了一副煮药膏的。当然那是黄祖南自己配的,但用的是方半吊的治疗方法,比较特别,所以药店的老板抓药的时候,脸色非常古怪。

    开车到了名门花园,已经七点多,保姆段姨刚给凌梦雅送完饭回来,打算给凌天飞夫妇做饭,看黄祖南提着一大包药来了,随即问:“黄医生,药给谁的?你留下来吃饭么?”

    黄祖南道:“估计要留下,药是蓝夫人的,还要加工。”

    “那我把你的饭也做了,再帮你加工药。”

    “不用,你做你的饭。”

    “好,老爷和太太出去散步,你自己招呼自己吧,我做饭……”

    黄祖南把药放好,又到外面车里拿凌梦雅买的衣服,刚好那时候凌千秋夫妇回来,看见黄祖南的车尾箱那么多装衣服的袋子,陈蓉蓉怡很惊讶:“黄医生,这谁的衣服?”

    黄祖南道:“我往外搬呢,你觉得是谁的?”

    “梦雅的?”

    “对。”

    “买这么多?这丫头真会浪费。”陈蓉蓉怡一副心痛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来她是个贵太太。

    黄祖南又道:“虽然有点多,但我能理解,她已经很久没有上过街,在特别的心影响下有一些不太理智的行为是有可原的!”

    陈蓉蓉怡叹了一口气道:“我也能理解,这都怪我们,不知道那么多事,倩儿那丫头也不说。”

    黄祖南道:“她是不想你们担心,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你们也回来了……”

    “我们连夜回来是因为……”陈蓉蓉怡还没有说完,就被凌天飞拉了一下衫尾,陈蓉蓉怡随即转移话题对黄祖南说,“我帮你拿一些吧!”

    “有劳。”刚刚的一幕黄祖南看在眼里,觉得很疑惑,他们连夜回来难道有什么秘密?有可能,不然干嘛不通知凌梦莹去接?而要坐出租车?怪事!

    “黄医生客气了,这是我女儿的东西,我该谢谢你专门送过来。”

    “我不是专门送过来,还有其它事呢,我已经给陈姨你配好药,喝的以及帖的,饭后我教你换。”

    说着话,已经把凌梦雅买的衣服都搬进了别墅里面,黄祖南出来检查过一遍,没有遗漏的,才锁好车门重新走进别墅,把放在沙发的一大堆袋子通通搬到凌梦雅的房间。几乎没有休息,刚从楼上下来黄祖南又开始整理药,把要熬成药膏的药洗干净放到阳台的煤炉熬起来,然后回客厅和凌天飞夫妇聊天,直到段姨做好饭,很丰富的一桌子中餐。

    饭后,黄祖南立刻到阳台去看药熬的怎么样,看差不多了又返回去对段姨道:“段姨,有没有牛仔布?要薄的,没用的……”

    “好像……”段姨思考着说,“没有吧!”

    “衣服的也行,裙子之类。”

    段姨还是那个思考的表,就在这时大门咔的打开了,凌梦莹走进来,看见黄祖南,明显一愣,然后恢复如常往二楼楼梯走过去,匆匆上了二楼,没有和父母打招呼。而凌梦莹的父母,仿佛习以为常了,没有任何绪上的异样,包括段姨都一样,她对黄祖南道:“要不你去问大小姐,我记得大小姐有那样的衣服。”

    有点不愿意,但没办法,这事只能黄祖南自己去,段姨去更不好,说不清楚,而且好像不敢去!

    上了二楼,到了凌梦莹的房间门前,黄祖南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敲门道:“凌总,开下门,我跟你拿点东西。”

    门在十秒钟后打开,不过打开的是一条裂缝,凌梦莹露出疑惑的目光。

    黄祖南道:“我需要牛仔布,你有没有什么牛仔布的衣物?要薄的,牛仔裤那些太厚。”

    “你要来做什么?”

    “贴药。”

    “你不会买吗?”

    “你看现在这个时间我该上哪儿买?”

    “商业步行街卖衣服的地方不是很多吗?”

    和凌梦莹说话真费劲,黄祖南有点没耐了:“我不想出去,而且不够时间,你别废话,有没有说一句。”

    凌梦莹怦地关上房间门,也没耐了。

    丫的,白费心机。

    黄祖南返回客厅,中途又进了凌梦雅的房间,打算碰一碰运气,翻翻衣柜。

    在凌梦雅的房间,衣柜翻了一半,突然后面砸进来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衣柜有镜子,黄祖南刚好看见,但来不及闪,最后被砸中脑袋,拿下来一看,是一件牛仔布背心,很薄很适用。砸背心的当然就是凌梦莹,但黄祖南看出去,已经不见了人,走出去看,凌梦莹已经返回了房间。

    把凌梦雅的衣柜收拾好,黄祖南拿着背心到凌梦莹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道:“谢谢你的背心,刚刚心态不太好,别放心里……”

    “滚。”

    “靠,跟你道歉呢,其实你也该跟我道歉,你态度也不好,说什么脏话?是不是又得我提醒你?”

    凌梦莹没有应答,黄祖南转走人,才走了两步,一看楼梯门口,陈蓉蓉怡靠着墙壁脸上露着微笑,这是听见刚刚发生什么事的啊,黄祖南冷汗的很,因为说了脏话,顿时脸色尴尬,晃了晃手里的牛仔背心道:“拿到了,我去弄药……”

    陈蓉蓉怡还是那个微笑,让黄祖南看了觉得很不舒服:“好的,慢走。”

    还慢走?

    黄祖南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走的更快。

    跟段姨要了一把剪刀,黄祖南忙碌了起来,把凌梦莹的牛仔背心剪成十块半个巴掌大的布块,然后把药拿出来。药已经熬到粘起来,那是黄祖南加了特殊用料的缘故,不然也无法弄成膏状。用风扇吹,把药吹的半干,黄祖南把巴掌大的牛仔布都摊开,药膏放到布块上面,然后拿保鲜纸封住,进一步用风扇吹。

    一直在傍边看着黄祖南忙碌的段姨此时说话了:“黄医生,你这药弄的这么特别,有什么用途?冲水喝吗?”

    黄祖南想晕,冲水喝要这么麻烦?而且用牛仔布这么不干净?“不是冲水喝,是贴伤口,你帮我到二楼叫陈姨下来。”

    “好的,我马上去。”

    “还有,给我找个干净的牙刷,用白酒消毒,再要纸巾,最好是维达,还有冰水,用冰块泡着。”

    虽然不太明白黄祖南要做什么,要求这么特别,但段姨还是点了头,等她走了以后,轮到一直在看报纸的凌天飞说话了:“黄医生,你这很忙碌啊,这药干什么用?贴关节?”

    黄祖南道:“可以这么说。”

    “这行不行?”

    “行的,我帮许多人都治疗过,不是拿陈姨来试验,请放心。”

    凌天飞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陈蓉蓉怡很快和段姨下来,段姨又去找了黄祖南需要的东西来,站在一边看着黄祖南整理!

    整理好以后,黄祖南拿了一把椅子给陈蓉蓉怡坐:“陈姨,你怕痛吗?怕见血吗?”

    陈蓉蓉怡摇头道:“一把年纪了,怕什么?”

    “那行。”黄祖南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卷医用胶布,还有一把小刀,把牙刷柄子切断,问陈蓉蓉怡,“你哪儿关节痛的最严重?”

    陈蓉蓉怡毫不犹豫回答道:“膝盖。”

    “把裤管拉起来。”

    陈蓉蓉怡照做,凌天飞放下报纸,段姨坐在傍边,一个个凝神看着,给黄祖南很大压力,但黄祖南就是能承受压力的一个人。

    “陈姨,我这治疗方法是这样的,用牙刷把你膝盖两边的皮肤刷损,然后贴上药膏,通常来说要贴七八天,看你的严重况吧,到了第二天会有白色的脓被药膏吸出来,记得八小时换一次药膏,而且不能吹空调,可以吹风扇,不过脚要包起来。然后没有脓了就不需要贴,会有个疤,快则三个月,少则半年才能消失,大概就这样,你能承受么?”

    陈蓉蓉怡看了凌天飞一眼才点了点头。

    凌天飞问黄祖南道:“用牙刷刷损皮肤痛吗?”

    “痛,但不是非常痛。”黄祖南对段姨说,“段姨你帮帮忙,用冰水洗一遍膝盖。”

    荣姨立刻照做,黄祖南从包里拿出一瓶带麻醉作用的药膏,涂到陈蓉蓉怡膝盖两边的上面,然后等待,过了有十分钟才洗干净开始工作,力度很轻,而且刚开始刷,皮肤还没有损,不痛,所以陈蓉蓉怡神色如常,而看见她神色如常,凌天飞和段姨也都神色如常。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