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狠辣逼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怀着疑虑,黄祖南往前走,找了半天发现巷牌是坏的,脱了漆,真的找不到平西巷。

    点了一根烟抽着,等着,几分钟后,对面巷子有个人影走出来,不确定是不是向晓冉,所以黄祖南没有行动,继续等,直到那个人影走到大路,站在路灯下,正是向晓冉,黄祖南才扔了烟走过去道:“真难找啊,巷牌都脱漆了……”

    向晓冉说:“你自己笨,你不会问人吗?”

    黄祖南四周看了一眼:“大小姐,你给我找个人试试?这有人吗?比我们村还冷清。”

    确实四周都没有人,所以向晓冉没有反驳,而是道:“赶紧跟着我。”

    黄祖南跟着向晓冉走了有五分钟,向晓冉停在一栋红色小房子门前,不过没有敲门,站立着在思考着什么。

    黄祖南问:“干嘛呢?”

    向晓冉道:“不行,不行,你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什么意思?”

    “你等着,我很快回来。”说完,向晓冉往另一条巷子转了个弯就不见了……

    搞什么?

    黄祖南很忐忑,但没办法,只能继续等,这次等的时间很短,两分钟不到向晓冉就走了回来,拿回来一顶帽子,以及一个大墨镜,帽子帮黄祖南戴上,墨镜也一样,然后看了黄祖南一圈,满意道:“嗯,就这样,谁都认不出你来。”

    黄祖南说:“搞什么?这是女人的帽子,多别扭。”

    “那不更好,以为你是女人。”

    “你到底要干嘛?”

    向晓冉没有回答黄祖南的问题,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祖南说:“不是供吗?我怎么觉得这是囚我?”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赶紧进去。”向晓冉伸手拉黄祖南,直接推进去,然后她自己再进去,关上门,带着黄祖南走。

    房子的面积很大,院子的走廊很长,走了二十多米才到主房,二层的楼梯在主房外面,建筑风格很别扭,不美观,但颇有古典的味道。向晓冉带着黄祖南往二层走,一边上楼梯一边道:“等下你说话声音要变一变,不要让对方听出来,尽量要隐藏着自己知道吗?”

    “有这么严重吗?”

    “有空再跟你解释,先按我说的做,没事,放心。”

    能放心吗?弄的这么严重,黄祖南肯定不放心,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况且向晓冉不会故意坑人吧?最终黄祖南点了点头道:“好吧,干坏事就干坏事了……”

    “不算坏事,走吧!”

    二层到了,向晓冉带着黄祖南走到最角落一个房间门前。

    通过窗户能看见房间里面的状况,有个看上去有点年纪的男人坐在椅子上,脑袋被了一个黑色的子,手脚绑着,他在挣扎,很没有安全感的模样。两外还有一个人坐在门边抽烟,这应该是看守,三十多岁,穿着正规西装,怎么看都不像坏人。

    黄祖南小声对向晓冉说:“别告诉我你这是在……绑架。”

    向晓冉回答很干脆:“对,有问题吗?”

    “我靠,真没有问题?”

    “我刚刚说了有空再跟你解释,你去吧!”向晓冉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黄祖南,“你照着纸写的问题提问,反正我要知道答案,怎么弄是你的事……”

    黄祖南脱下墨镜,看了看纸张写的内容,有三个问题问那个男人,第一个是:周子辰把钱转到了什么地方?第二个是:周子辰现在人在什么地方?第三个问题是:周子辰还有其它同伙没有?

    看完了,黄祖南问向晓冉:“这个周子辰是谁?”

    向晓冉不耐烦道:“你先去问出来,然后我再告诉你,去吧,你自己进去……”

    怀着疑虑,黄祖南敲了敲门,很快门打开,向晓冉招了招手,里面的西装男走出来,黄祖南则走进去,把全部灯光打开。看了窗户一眼,确定向晓冉已经隐藏起来,黄祖南才掀开被绑在椅子里那个男人头上的黑色袋子,然后很郁闷的发现嘴巴和耳朵都让透明胶封起来的,很费劲才撕开,还来不及说话,那个男人先说了,咬牙切齿道:“我要整死你们,我发誓,一定整死你们,除非你们先整死我,但即便这样,我的人也会整死你们。”

    黄祖南愣了两秒,有点不舒服,原本就觉得这事邪恶,现在看来这家伙好像罪有应得!

    看黄祖南不说话,那个男人继续道:“你想对我做什么?识趣的快放了我,不然我不保证你能活下去。”

    黄祖南变了个声调道:“看来我还是把你的嘴巴封起来比较好。”

    “你死定了,我……你妈的,你敢对老子怎么着,老子发誓十倍奉还。”

    黄祖南一巴掌抽过去道:“成阶下囚了你还嚣张什么?”

    那个男人狠狠瞪着黄祖南,可惜他什么都看不见,一个大大的墨镜把黄祖南的脸遮挡住三份之一,加上帽子,完全就看不见真实的相貌。黄祖南其实有点不习惯,原本灯光很亮,戴着墨镜,变的黑黑的,看不清楚。当然环境再糟糕,工作一样都要做,他没有打算和这个男人耗时间,只想快点完事。

    那个男人停了一会儿又继续骂了起来,黄祖南不理会他,在自己包里翻出针灸包,取了一根短的银针出来,转过,在那个男人眼前晃了晃道:“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那个男人露出恐惧的目光,不说话。

    黄祖南继续道:“****的眼球,因为我不喜欢你瞪着眼睛。”

    恐惧变成呼喊,这个男人喊的是救命,但黄祖南一针下去他就再也喊不出来,或许不叫喊不出来,就是一喊就感觉钻心的痛。当然黄祖南的针不是****的眼球,而是脖子上的一个道,就怕他喊起来,这能控制他声音的力量,插一针能小声说话,大声喊就不行。

    迅速的,黄祖南取出第两根针,分别****两条腿的道,立刻他不会挣扎了,整个人都麻木了一般,双腿不能动。不过,他的手在挣扎,摇晃着椅子,目光透着一股深深的恐惧,不知道黄祖南要做什么。黄祖南可没有那么多想法,继续工作,取出两根针插他手腕的道,他的手也不能动了……

    黄祖南舒了一口气道:“好了,你已经不会动,我们进行下一步。”

    “什么下一步?你还想怎么样?”他的声音特别沙,特别难听。

    黄祖南取出三根最长的银针在他眼前晃了晃道:“我问你问题,你最好老实回答,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别乱来,我给你钱。”

    “我不要你的臭钱。”

    “我给你其它的。”

    “我只需要你回答问题。”黄祖南笑了笑,“对了,你看过电影‘风声’吗?”

    “看过。”

    “哦,姜文是怎么被供的记不记得?我就打算这么做,不知道你有没有姜文那种承受能力,宁死不屈,我看你没有,顶着个大肚腩,眼看就是**……份子。”说完,黄祖南一针插下去,在他脑侧插的,直直的立着,很恐怖,黄祖南的声音也恐怖,“不要动,不然你会立刻死。”

    那个男人被黄祖南吓到了,想不动,但忍不住,整个人都发着抖。

    黄祖南问:“要回答问题吗?不回答我就可以让你痛苦了……”

    “什么问题?”

    “周子辰把钱转到了什么地方?周子辰现在人在什么地方?有其它的同伙没有?”

    “不知道。”

    黄祖南碰了碰插着他脑侧的银针,立刻他痛得青筋暴起,嘴唇咬破,血流了下来,想挣扎又无法挣扎,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多悲惨。

    黄祖南继续问:“周子辰把钱转到了什么地方去?周子辰现在人在什么地方?有其它同伙没有?”

    “不……不……知道。”

    这家伙还很能忍,都这样了还不招?

    黄祖南多少有点郁闷,所以更不客气,第二根针插进他的脑袋。

    顿时那个男人啊啊啊哼着,哼不大声,只是下意识的,痛的冷汗直冒,脸色发青,眼睛血红,整个人抽搐。当时黄祖南之所以不答应向晓冉就知道会这样,这非常不人道,比任何折磨都要折磨。现在黄祖南当然也有点不忍,但停止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寄望这个家伙扛不住快点招供完事。

    “说不是?”黄祖南拿着第三根银针晃着道,“如果不说,我再插一根,这不但痛,你还得至少躺一个月医院,你做一个决定吧!”

    “我……说……我……说……”

    黄祖南迅速把针拔去:“这才对,识时务者为俊杰。”

    没费多大劲,要问的都问了出来,黄祖南拔出银针,在那个男人脖子的一个道上掐了掐,那个男人随即晕过去。黄祖南打开门,准备把外面的向晓冉与西装男喊进来,但没有发现人在,喊了一声,也没有反应……

    搞什么飞机?

    黄祖南一步步往走廊走,才走没多远,突然傍边一个房间门打开,向晓冉脑袋露出来问:“你喊我?”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