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一定要冷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不行,要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想到办法,黄祖南这么对自己说,随即点了一根烟抽起来,很快第一根烟抽完,第二根烟又抽完,办法倒是想到了不少,最终都被否决,因为觉得这事不应该由他来收尾,应该由高烈收尾,这丫舒服了,凭什么他要帮忙擦股?

    黄祖南一直纠结到傍晚周依依到来,看见黄祖南一脸忧愁,周依依问:“祖南,怎么了?遇到烦心事?”

    黄祖南勉强露出笑容道:“有点儿吧!”

    周依依说:“烦心事谁都有点,你别多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该走了!”

    黄祖南哪还有心去饭局?但已经答应下来,爽约很可耻,那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只能暂时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绪驱逐开去,站起来说:“我先去换件衣服,换双鞋子。”

    周依依嗯了一声!

    十分钟后,黄祖南跟着周依依出门,走到村口上了车,周依依说:“祖南,你不用穿那么正式,随便自己喜欢怎么样都行,就当是一次朋友间聚会,表别那么凝重。”

    “这是尊重。”其实黄祖南就换了双皮鞋,换了件干净衣服而已。

    一路小聊着,很快到了镇上,不过吃饭地点显然不在镇上,周依依一直往反方向开的,上了通往湖宁的高速,开了五分钟才下高速转进小道,最终停在一个用竹子做主体的建筑物前,这明显是个饭庄,还高级,在电视上做过广告。

    下了车,周依依带黄祖南进饭庄,这个饭庄没有大厅,只有休息厅,其它的都是包厢,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环境非常优美。

    走了一分钟,包厢到了,周依依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祖南说:“你先请。”

    周依依说:“你就别客气了,走吧!”

    恭请不如从命,黄祖南只好先走。

    包厢里面的况非黄祖南预料的,有六个人,一男一女两位老人,和曹华、曹灵芝、曹丽,以及一个穿警服的男人,年轻,大概二十六七岁的年纪!

    “黄医生,我总算把你盼来了……”曹华站起来迎接黄祖南,整个表现之极,把黄祖南领到硕大的桌子边,介绍两位老人和那个警察道,“这是我父母,这是我的小舅子……”

    黄祖南一一和他们打招呼,然后坐下,有点不自然,这么多人,老人家都来了,至于吗?不过看曹丽更不自然,黄祖南心里又乐了起来,在想要不要挤兑挤兑她?这样会不会很邪恶?

    曹家的客气把黄祖南吓的不轻,从老到小一个个都诚恳地给他道了一番谢,包括曹丽。虽然曹丽稍微有点不愿意,但还是给黄祖南严肃的道了歉。曹华自不用说,比曹丽要认真,因为曾经承诺过,事实上那不只是出于承诺,而是发自内心,毕竟经过黄祖南的医治,他女儿真的好了起来。

    道完歉,道完谢,进入拉家常的时间,喝着好茶,抽着好烟,直到快七点钟,小舅子才去喊服务员安排上菜。这个小舅子不是周依依的亲弟弟,是堂弟,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吴起。

    菜上来前,酒先来,一共两种,白酒茅台和洋酒皇家礼炮各两瓶。白酒还好,不算大瓶,洋酒很大瓶,看的黄祖南有种想逃的冲动。

    酒服务员负责倒,短时间内黄祖南就连续被倒了四杯,先是曹华和吴起一人敬了他一杯,然后到曹家一对老人,老太已经戒了酒好几年,为了他破例,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酒量不行,结果四杯白酒下肚已经有点不舒服,偷偷看了一眼酒瓶的瓶,还是高度的。

    黄祖南相当郁闷,又不能表露出来,幸运四杯以后可以暂停一下!

    等到上菜,黄祖南飞快先吃了一点,然后继续喝曹华敬的酒,周依依看出来他并不愿意喝,暗示了曹华一遍,结果曹华还是敬,不过是曹华喝一杯,他半杯这样。

    喝着聊着时间悄然而逝,转眼间已经八点,曹华已经醉昏昏,吴起没什么事,喝的不算多,两位老人最正常,因为就喝了一杯。而黄祖南,他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反正看东西已经开始不清晰,不过觉得好,喝个烂醉回去就不用再理会小寡妇。

    当然前提是必须让小寡妇知道他已经喝醉,怎么办?黄祖南想到一个办法,暗暗拨通小寡妇的电话,酒照样喝,说着醉话,不是对小寡妇说,而是对曹华,反正小寡妇能听见,还以为他无意中按到了电话。

    “曹华,别喝了,快九点了,要走了……”周依依对曹华说,那会儿曹华还打算给黄祖南倒酒。

    曹华眯着醉眼扫了墙壁上的大钟一眼,大着舌头说:“这么晚了?”

    周依依说:“对,你看你女儿都到沙发那边睡觉了,走了吧!”

    曹华稍微想了几秒说:“那走吧,酒存起来我下次和黄医生再喝。”

    黄祖南想死,还有下次?他肯定不会赴约,这一次他都已经偷偷到外面吐了两次回来,不容易啊,虽然不花钱,但伤

    买完单,周依依安排吴起负责送两位老人家和曹灵芝,以及已经醉得不能自理的曹华回家,她自己负责送黄祖南。

    吴起的车先走,因为周依依要帮忙扶曹华上车,等吴起把车开出饭庄,周依依才上自己的车,坐着看着驾驶台上的一瓶矿泉水发呆,仿佛在做某种决定,心里挣扎不休,整个过程持续了有五分钟,才做出选择,拿起矿泉水拧开递给靠在后座的黄祖南说:“祖南,喝口水会舒服些,帮你拧开了,你小心喝,别呛着。”

    黄祖南思维很缓慢,头痛的要命,周依依说什么他就下意识做什么,把矿泉水拿过来连忙就喝了几口,喝完递回去。周依依接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既愉悦又苦恼的笑容,心里不停问自己,真要这样吗?真要这样吗?

    一分钟后,周依依长长舒了一口气,打开车窗把剩下大半瓶的矿泉水扔出去,然后开车走人。不过不是往镇子的方向开,而是上高速开了一段后拐进另一条小道,小道一直进去是一个风景区,有各种配,比如酒店,周依依最终把车停在酒店的门外。

    在车里犹豫了有五分钟,观察了后座的黄祖南有五分钟,周依依才打开车门下车,留下黄祖南一个人。其实刚过去的整个过程黄祖南都有感觉知道周依依在看他,事实上他也在看周依依,不过是偷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想看,一看就冲动,一冲动某方面就膨胀的生痛。

    几分钟后周依依从酒店走出来,她手里拿着一张银色的房卡。

    被周依依扶下车,黄祖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属于自己,跟刚从饭庄出来那会儿区别很大,那会儿还有真实的意识,这会儿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知道这不是自己家,而是酒店,却无法做出合理的反应。

    另外,更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比如右手,被周依依架着往酒店里面走的时候,总是想摸周依依。

    事实上最后摸了,就在进电梯的时候,手印在周依依的……股上,他脑海一片很空白,呼吸沉重,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般,以导致呼吸不过来,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印在周依依……股上的手不自收了收,然后狠狠地抓了一下,周依依啊了一声,却没有闪避。

    电梯到了楼层,黄祖南被扶出去,然后被扶进走廊中间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面开着暗暗的,很有调的灯光,空气质量非常好,散发着玫瑰花的香味,因为花就洒在上,是一片片的花瓣,把白色的大铺成艳丽的充满着……惑的红色。

    把黄祖南扶到里放下,周依依坐在一傍喘粗气,并观察着黄祖南,她的脸上露出一种很痛苦很可怜的神色。

    黄祖南亦在观察周依依,他脑海仍然空白一片,并不太知道此刻自己的眼睛是红色的,要喷火一样。他唯一知道的是,面前坐着一个感的女人,他想……她,立刻就……

    歇息够了,周依依站了起来,把浴室的灯光打开,走进去。门没有关上,很快里面传出动听的流水声,这个声音吸引着黄祖南,半透明玻璃里面那个不停晃动的妙曼的影亦一样散发着吸引,黄祖南却感觉自己无法下走过去,脑袋非常沉重,动不得似的。

    幸好那个曼妙的影很快走出来,她上什么都没有穿,标准的材,腰很立体,肚子没有赘部特别、特别圆。下面的毛发不茂密,甚至说有点稀疏,而由于刚洗完澡的缘故,水珠残留在上面,随着走路的姿势一滴滴往下坠……

    第二天早上黄祖南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他不想接,脑袋痛的要裂开,还感觉大腿两侧的肌非常酸软,他只想一直睡到感觉舒服了才起。然而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不胜其烦,只好睁开眼睛找手机。

    就看了一眼环境,一个激灵,黄祖南坐了起来,双手抓住自己脑袋,表痛苦而又惊慌。天啊,这是什么地方?酒店吗?自己为什么会在酒店?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