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宁副院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医生有点被黄祖南震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这时候向晓冉加了一句:“赶紧去,我告诉你,我跟你保证,出了问题你第一个先死。”

    立刻的,医生去拿B超图,一会儿拿出来,这图黄祖南接触不多,但学针灸的除了看位图外,还看人体各个器官图,可以这么说,那个部位多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黄祖南都能一眼看出来。

    而方立琪这张图,显然没有问题……

    黄祖南把图递回去对医生说:“你倒是告诉我需要做什么手术?你妈的,还说医院不会弄错?”

    医生也看了,一额冷汗,吞吞吐吐道:“应该是B超室的同事弄错了……”

    “弄你老母,你妹的,你他妈做手术前不会先看清楚?你眼瞎了是不是?”黄祖南很恼火,有点想抽他,“赶紧再去照一次,不要再弄错,否则我保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再照一次的结果,确实是B超科搞错,黄祖南直接冲进去就是一顿臭骂,虽然对方是女的,黄祖南并没有因为如此而放过,直把她骂的低着脑袋不敢吭声。最后,副院长都出面道歉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肥头大耳的,说话露着王八蛋一样的笑容。

    “这位兄弟,事发生了,没有继续错下去就算了吧,这是作失误,这事一般不会发生的,我们会内部处理……”

    黄祖南说:“我不满意你的解释,还有你的语调,没诚意。你说的轻松,要是发生在你家里人上你会怎么着?我现在就骂两句,不行吗?”

    副院长说:“行,我看你也口干了,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聊一聊。”

    “喝茶没有必要,先安排好病人吧,而且把之前交的费用全部退回来,是全部,否则我给湖宁报打电话让你们曝光、曝光。”

    副院长为难道:“这个我无法做主,手术费,既然没做手术,可以退,其它恐怕……”

    黄祖南打断道:“我不管,这是你们的事。其实这和钱没有关系,而是我得看见你们有个好态度,弄错了就口头道个歉,算什么鬼道歉?我给你一刀,然后给你道个歉,警察不抓我吗?”

    副院长稍微思考了几秒说:“好,这事可以谈,真不用给湖宁报打电话,我们喝茶去,走吧!”副院长推着黄祖南走,并对站在傍边一直没说话的向晓冉说,“这位美女,一起吧,我们找个地方谈谈,病人没事,麻醉过了就会醒。”

    黄祖南松了口气,副院长说的是实话,方立琪当时已经被打了麻醉准备手术,如果不是他拍门阻止,方立琪肯定白白被割几刀,完了还得缝回去慢慢恢复……

    在副院长的带领下,黄祖南和向晓冉进了接待室。

    冲了茶递给方立琪和黄祖南的时候,副院长问黄祖南:“兄弟贵姓?”

    黄祖南说:“黄。”

    “哦,黄兄弟,我不是姓黄,姓宁,但我妈姓黄,算有点关系了……”宁副院长笑了笑,继续说,“听我们同事说你也是医生对吧?你在哪家医院上班?什么科?”

    黄祖南说:“你查户口么?这个没必要说吧?”

    “我们是同行嘛,相互交流一下。”

    “好吧,我学的是中医,主要是针灸。”

    “哦,是么?”宁副院长有点激动,“这方面我也有研究……”

    向晓冉忽然插话道:“茶我喝了,有点闷,出去透透气。”

    黄祖南点头说:“行。”

    宁副院长站了起来:“美女,麻烦你了,真对不起,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

    “那你走好。”

    向晓冉出去以后,宁副院长和黄祖南扯中医,说针灸,黄祖南好几次表示要走都被拉住。宁副院长确实对针灸非常有兴趣,懂的不多,问的多,能说的黄祖南都说给他听,反正是交流,并没有想的那么多。其实吧,黄祖南并不知道自己的针灸技术有多高超,受到宁副院长称赞,还觉得那是虚伪的……

    在接待室里,黄祖南整整呆了一个小时。所幸的是,聊的高兴的宁副院长表示医药费全免,他负责申请,就算申请不成功,他自己垫。

    出了接待室,黄祖南随即走的飞快,然而回到急诊室外面,却见不到向晓冉,打电话问,才知道方立琪被送去了两次病房,第一次是比较差的综合大病房,第二次送的是独立病房,里面能看电视,当然电视是让向晓冉看的,方立琪还没有醒,至少黄祖南去到的时候还没有醒。

    黄祖南刚坐下,向晓冉就阳怪气道:“你真能聊,有没有认那个破副院长当干爹?”

    黄祖南没好气道:“你这什么话?我不想摆脱吗?你以为我想聊?”

    “直接不鸟他不就完了?你说去抽烟,上厕所,不回去就是。”

    “里面能抽烟,也能上厕所。”

    向晓冉有点抓狂:“打电话行吧?你这么笨自己不会想办法?”

    “打电话?对哦……”黄祖南忽然想起来,方立琪没事,自己还没有通知梦婷呢,“我真要打个电话。”

    “给谁?”

    黄祖南没有回答,直接冲出了病房。

    在走廊外面,黄祖南点了根烟抽着,在通讯录翻着梦婷的号码。其实黄祖南有点犹豫,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不知道梦婷睡了没有,打电话会不会把梦婷吵醒吧?

    左思右想,黄祖南最终选择了发短讯,发完耐心的等待着,但直到抽完一根烟,梦婷都没有回复,真的睡着了啊,幸好。

    回到病房,黄祖南第一句就问向晓冉:“你觉得我要不要给刚叔复个电话?”

    “复什么?你刚刚怎么问他的?告诉他真实况了吗?”看黄祖南摇头,向晓冉才继续说,“那不得了?你现在告诉他多不好,你告诉他,立琪在我家无法呆下去,我多不容易才找到两个伴……”

    靠啊,向晓冉竟然是这么想的?

    黄祖南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向晓冉:“你这个……”

    “有点自私。”向晓冉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很自私,“但是,真要严重的惩罚你们男人,让你们以后不要随便到外面沾花惹草。”

    “我没有,你别一竹竿打死。”

    “你当然没有。”向晓冉冷笑道:“小男人一个,想粘也粘不着。”

    黄祖南语塞!

    “好了,你留在这儿……”向晓冉伸了个懒腰,“我回家去,否则燕燕睡醒了,看见没有人在,会哭死。”

    “只能这样。”其实黄祖南非常郁闷,本来是告别处……男的很重要的一晚,结果刚开始就已经宣布结束,最终还得在医院度过,真悲剧。

    把向晓冉送出医院门外,看向晓冉上了车,黄祖南才往回走。回到病房,方立琪依然没有醒,又忘记问向晓冉医生有没有说方立琪什么时候醒?黄祖南只能自己检查,没想到一翻方立琪的眼皮,方立琪立刻醒了过来,吓他一大跳……

    “立琪姨,我要被你吓死。”

    方立琪说:“对不起,我睡着了么?”

    黄祖南无语,难道方立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看她一脸糊涂,黄祖南不得不说:“向晓冉送你来的医院,B超弄错了,给你照了个阑尾炎出来,已经打了麻醉准备手术,后来我们阻止了他们,大概这么一回事。”

    “是么?”方立琪仍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否则听到那么惊险的事不会是如此平静的表和语调,“我痛到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没有留意他们说什么,做什么……”

    “我知道。”黄祖南能理解这些,一个人的体受到强烈的痛苦,整个脑部都会很麻木。

    “谢谢你,这么晚,又麻烦你了……”方立琪撑着坐了起来,垫好枕头靠着,“茜茜呢?”

    “回家了,我留下陪你,你口渴吗?饿不饿?”

    “有点渴,饿……好像不太饿。”

    “我给你倒杯水。”病房里就有一壶水,向晓冉打的,杯子已经清洗过,非常方便黄祖南就倒了一杯出来递给方立琪,“我到外面给你买吃的,你等着。”

    “不用那么麻烦。”

    “不麻烦,我刚刚送向晓冉出去的时候看见对面马路有家肯德基,他们不是供应早餐吗?现在已经快四点,粥应该熬好了……”

    方立琪想了想说:“你带钱没有?”

    “带了……”

    在方立琪的目送下,黄祖南离开了病房,用最快速度走到对面马路的肯德基。很幸运,真有粥,虽然价格比较贵,他还是买了两碗,以及两根油条,无论方立琪饿不饿,吃点的东西感觉会舒服些。

    打包好粥,付了帐,黄祖南匆匆赶回病房……

    等方立琪吃完粥,黄祖南说:“立琪姨,我必须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看黄祖南整个表如此的凝重,方立琪感受到问题的严重,所以很忐忑,又认真的点头道:“你问吧!”

    “你……痛经很厉害吗?”

    虽然有所准备,但这么私隐的问题还是把方立琪尴尬着了,红着脸回答道:“蛮厉害的,从我第一次来,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一直痛的要死要活,这不算病,试过去不同的医院看,也用过所谓的不同的秘方都不行,有的还说生了孩子会自动好,一些一些人吧,我没有那么幸运。”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