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先弄什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三弄 书名:乡村小野医
    黄祖南无语。

    向晓冉目光转回到方立琪上:“你这算是离家出走吗?得了,我支持你折磨折磨林刚河,而且从今天起我和赵雅萍绝交了。”

    方立琪说:“谢谢,还有祖南医生,他每天要上来给燕燕看病,你没有意见吧?”

    “我当然没有意见。”向晓冉对黄祖南笑了笑,“我就听说了,原来是你给燕燕治病,这么年轻倒是出乎意料。”

    黄祖南一笑作答。

    向晓冉看了看时间说:“到吃饭时间了,我一般都叫外卖,是不是要叫四份?”

    看样子方立琪没心做饭,而向晓冉应该是不会做饭那种女人,黄祖南说:“其实我可以做,如果你家的厨房是正常的话……”

    “这个你放心,虽然我不做饭,但厨房用具都齐全,你不嫌麻烦的话我可以尝尝你的手艺。”向晓冉勾着手指说,“走,我带你去看厨房。”

    黄祖南觉得别扭,印象中,或者说在做节目的向晓冉非常严肃,生活中竟然如此活跃好玩,这都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了,无语。

    “诺,这就是我家的厨房,怎样?”向晓冉把黄祖南带进厨房说的第一句话。

    黄祖南说了声不错,随即四周翻,很郁闷的发现厨房用具是很多,油盐酱醋齐全,但却没有米,更别说菜了,倒是有一箱泡面,不过看出产期还是去年的,有点想晕倒。

    “怎么,祖南医生,你这表好像不太满意啊。”向晓冉有点不高兴。

    黄祖南说:“不是不太满意,而是完全无法满意。”

    “不能做饭吗?”

    “没米。”

    “哦,这个我倒是忘了!”向晓冉笑着说,“哈哈,也没菜,要不去买吧,我告诉你,我家还是去年做过饭,我妈来的时候,我不会做饭。”

    “说句题外话,你很好相处,谢谢。”

    “不用谢,我能用你们觉得的那种姿态对待你们,但那样不舒服,不是真实的我,既然你是立琪的座上宾,也就是我的朋友,这就是我对待朋友的方式,随便点就行,别那么拘束,想说什么说什么。”

    “嗯,知道,所以我说了。”

    “走,和你去超市……”

    向晓冉先离开厨房,黄祖南跟在她后,看着她曼妙的材,想着她的格,心里产生巨大的落差。看来公众人物示人的一面都不真实,向晓冉更甚,但几乎可以肯定她没有结婚,否则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能像个小女孩那么可吗?

    客厅外面,方立琪靠着沙发,闭着眼睛在思考的模样,燕燕无辜的坐在一傍,向晓冉走过去抱起她说:“走,阿姨和你去超市,让妈妈安静安静好不好?”

    燕燕眼珠子转了转,点了头,这是个懂事的孩子。

    方立琪没有表示,甚至动没有动,没有谁打扰她,向晓冉抱着燕燕,黄祖南走在后面,一起出门。

    一般高档楼盘和大型社区附近都有大超市,向晓冉住的这个高档楼盘不例外,上超市甚至不用开车,走路十分钟就到,从侧面出去穿过一个小公园就是超市了……

    在超市里面,向晓冉买了整整一大车东西,都是食物和生活用品,外加六七瓶的高档红酒、洋酒。买单是采用的刷卡方式,向晓冉掏钱包的时候,黄祖南无意中撇了一眼,发现钱包里的信用卡一大堆。

    黄祖南有点弄不懂,向晓冉就是电台DJ而已,住那么高档的住宅,花钱如流水,该不是被包养的吧?

    “祖南医生,想什么呢?”

    “哦,没想什么。”黄祖南反应过来,“买完单了?我提东西吧!”

    “不用提,直接送货上门。”

    “啊?”黄祖南相当吃惊,“还有这服务?”

    “看消费额度,以及住宅的范围,两公里以内可以送。”说完,向晓冉拉着正在吃棒棒糖的燕燕先离开超市……

    出了超市,经过小公园,原本有点黑的路面忽然亮起来,黄祖南抬头看,是广告灯打开了,很大一个三面广告,上方和下方是一排白亮大灯,能照亮整个公园,而广告画的内容是熟识的,还是那个邪恶的女人,穿着婚纱。

    几天过去了,方立琪托朋友查的怎么样?黄祖南忘记了问,现在再次看见这个广告,不免又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祖南医生,你又想什么呢?”已经走远几步的向晓冉走回头,看了一眼广告,随即一脸厌恶:“你别告诉我你看这个小人看着迷了……”

    黄祖南惊愕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说:“小人?你认识她?”

    “怎么了?”向晓冉撅着嘴说,“我还不能认识那个小人?”

    看况那个女人得罪过向晓冉啊,左一个小人,右一个小人。不过,那个女人确实,黄祖南已经被害过两次,这下逮到个认识她的,黄祖南怎可能停止追问:“她到底是什么人?能跟我说说么?”

    “呵,看来你对她很有兴趣啊!”向晓冉冷笑道,“小弟弟,不要被女人的外表欺骗了,那不是个好女人。”

    “怎么不好?”

    “你怎么这么烦?”向晓冉抓狂起来,“不知道,别问我。”

    向晓冉转走人,拉着燕燕走的飞快,黄祖南追上去说:“我不是被她迷住,就想知道她是谁?她害过我两次,第一次冤枉我是小偷,第二次说我是流串犯,直接导致我被警察抓了两次,这么坑爹,我得知道她是谁吧?”

    向晓冉停住,转,眼睛睁的巨大,定神看着黄祖南。

    这个女人想干嘛?黄祖南有点头皮发麻,不自觉后退了一步:“干嘛?”

    “你说真的?”

    “什么真的?”

    “你被那个小人害过两次?”

    “真的。”

    “哈哈,恭喜你,同时也恭喜我自己,我终于平衡了,哈哈,回家了……”

    黄祖南那个汗,以为她想干嘛,神经病吧?

    继续追上去,黄祖南继续问:“你还没有告诉我她到底是什么人?”

    “吃完饭告诉你……”

    这下到黄祖南抓狂了,但是没有办法,不可能勒住她脖子让她招吧?那是流氓做的事,黄祖南虽然也是流氓,却是个比较高级的流氓,怎可能做那么低技术含量的事

    回到向晓冉家没多久,买的东西就送来了,黄祖南一个人在厨房忙碌,等做了一半向晓冉才走进厨房,看着切得很漂亮的青瓜说:“这好像是酒店的切法嘛,你怎么会懂?”

    黄祖南说:“我在厨房做过暑期工。”

    “哦,那你做饭味道很好了?”

    “应该能下口。”

    “呵,我拭目以待。”顿了顿,向晓冉继续说,“我发现你真是立琪说的那样,是个好孩子,医术好,医德好,喜欢帮助人,却不喜欢接受别人的答谢,是吧?既然你那么好,能不能发发善心帮我几个忙?”

    连续被戴了几顶高帽子,黄祖南没有飘飘然,反而冒着冷汗,美女的忙都不容易帮啊:“你想我帮什么忙?”

    “第一,我房间灯坏了;第二,我阳台的洗衣机堵了,一放水就水浸;第三,我抽屉钥匙丢了,打不开。就三个忙,不算复杂,但我一个都不会弄,呵呵……”

    黄祖南舒了口气:“小儿科,吃完饭帮你,然后你告诉我那个女人的份。”

    “等价交换是吧?行。”

    向晓冉离开了厨房,黄祖南继续做菜,他心不错,因为即将要知道那个女人的份。但其实黄祖南并不是很好奇,就觉得自己应该知道才更加合理。

    “祖南医生,我很想用尽中文字典里最有诚意的词赞美你,但忽然一个都想不起来,所以就免了吧,汇成一句,你做的饭味道真的很好。”这是吃完饭以后向晓冉对黄祖南说的第一句话,然后下一句是,“你吃饱没有?我们该工作了……”

    方立琪一脸糊涂:“什么工作?”

    向晓冉笑的很神秘:“你别管。”

    方立琪转向黄祖南:“祖南医生,什么工作?”

    黄祖南刚准备说,向晓冉抢先说了:“祖南医生,你要想清楚,如果你说了,我们的等价交换立刻取消……”

    黄祖南无奈,只能向方立琪投以无辜的目光。

    “算了,我还没兴趣知道呢!”方立琪对向晓冉说这话,其实有点酸葡萄的味道,不过说的时候她露出了笑容,她终于露笑容,这是一个好开始。

    “祖南医生,你请……”向晓冉做了一个请黄祖南起立的姿势,等黄祖南站了起来,随即迎着黄祖南往自己的卧室走,一边走,一边小声道,“不告诉她是希望她八卦的想想,不要把注意力都摆在同一件事上,明白吗?”

    黄祖南说:“我知道你是这个意思。”

    “呵呵,领悟力不错嘛,不知道工作质量好不好。”

    进了房间,香喷喷的味道扑面而来,以至于第一次进这么香的女房间的黄祖南很不自然,深吸了一口气才稳定心神,四周观察。房间很特别,都是白色,白色的墙纸,白色的,白色的衣柜,白色的桌子。主人还算勤快,房间不乱,只是地上有一本杂志而已,其它地方都井井有条。

    向晓冉问:“祖南医生,你是想先弄电灯,还是先弄抽屉?”

    先弄你行吗?黄祖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脑海里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幸好不是直接说出口,否则小命不保:“有工具吗?比如电笔之类……”

重要声明:小说《乡村小野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