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当他们回到苏宅下车时,苏季已经睡得有些迷糊了,她将双手都攀在他的颈中,被他半抱着走下车。

    她人有些迷糊,直觉却还在,抬头准确地吻到他的唇角,轻笑了下说:“远宁,晚上我们继续吧!”

    昨晚才经历了那么激烈的一场,这才刚中午,连下午都没到,她倒已经想到晚上了,这是不把他榨干不罢休的节奏吧?

    墨远宁不由失笑,半哄骗地对她说:“好。”

    苏季得到了保证,就又开心地在他唇角吻了下:“我就知道远宁最好了!”

    现在苏宅的所有人,包括付远,都已经习惯了她和墨远宁比之前更加变本加厉的亲密举动,所有人的反应都很淡然,丝毫没有觉得这两个人在家门口就亲来亲去的表现有什么不对。

    几天后,又是墨远宁去医院例行检查的(日rì)子。

    现在苏季每次都会陪他去,有时候他还需要做胃镜,全面检查的时候,有些项目甚至会延续到第二天,她又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去。

    这次到了医院,总是负责接待他们的杨医生笑着介绍给他们了一个新医生。

    当那个金发碧眼的意大利籍美女被带到他们面前时,出于女人的天(性xìng),苏季就觉察到了些淡淡的熟悉感——而她的确从来不记得自己认识过这样一个医生。

    她笑着对她说:“您好,greco医生。”

    对方对她会以微笑,说出口的是有些生硬的中文:“您好,苏小姐,我有个中文名字,你可以叫我‘晨露’——晨光的晨,露水的露。”

    现在中国文化在全球都很有人气,一个会到中国来工作的外国医生会说中文,并且有专门的中文名字倒也不奇怪。

    苏季就笑着:“果然是个很美丽的名字,是您自己取的?”

    晨露摇了摇头,苏季觉得她的目光有一瞬间越过她,看向了她(身shēn)后,而后那目光转了回来,澄澈如碧空的蓝色眼眸中倒影着她的(身shēn)影:“不,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替我取的,他说我就像早晨的露珠一样,那么美丽纯粹,令他着迷。”

    苏季心想果然意大利人天生浪漫奔放,第一次见面就可以谈到这样的话题,她于是就笑着:“您的确很美丽,很高兴认识您。”

    晨露对她微微一笑,没有再深聊下去,而是转(身shēn)继续去做自己的工作。

    苏季的精神都集中在那些墨远宁即将要做的检查项目上面,所以也就没注意晨露那满含深意的眼神,投往的方向正是站在她(身shēn)侧的墨远宁。

    而在看到晨露出现的那个瞬间,墨远宁的(身shēn)体也有片刻的僵硬。

    今天的检查项目并不多,因为上次刚做过胃镜,这次也就免去了这个最难熬的项目。

    苏季和墨远宁走出医院时,心(情qíng)还是很轻松的,虽然一些数据要到明天才出来,但最近墨远宁的(身shēn)体状况一直不错,截止到上次为止的检查也都表明他的(身shēn)体还在逐步好转中,所以苏季还不担心这次的结果。

    她心(情qíng)不错,上了车就在盘算晚上要吃什么,墨远宁也和往常一样,轻抱着她的肩膀,任她在那里自言自语。

    只是回到苏宅后,他却笑着对她说:“小月,公司里还有些事(情qíng),我过去一下。”

    方宏现在很识趣,没有重大问题,一般不会来打扰墨远宁,苏季听到他这么说,就以为公司里出了什么必须要他出面的问题,就点了点头:“好,早些回来。”

    墨远宁对她笑笑,就转(身shēn)出门。

    他之前已经交待过付远不要离开,出门后就上了车。

    车门关上,他确定苏季已经不能听到他们在里面的对话,才对付远笑了下:“我们回医院去。”

    几年下来,付远和他之间还是有些默契的,他这么说,付远也就没多过问,就将车开向了医院。

    一路上墨远宁都沉默不语,只有付远偶尔通过后视镜看他时,看到他微蹙着眉头。

    到了医院后,墨远宁将付远单独留在停车场,自己进了住院部的大楼。

    苏康是这家医院的股东之一,墨远宁又是经常来检查(身shēn)体的病患,接待处的工作人员已经记住他了,所以当他提出要约见新来的lucianagreco医生时,他们也没什么意外,很快帮他打了电话。

    今天被杨医生引荐给苏季,自称中文名字叫“晨露”的新医生,的确就是luciana。

    她来到中国后没有立刻联络他,而是来到他就诊的医院就职……墨远宁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唯有当面和她确认一下。

    luciana很快就下楼了,她甚至已经换掉了白大褂,只穿着便装。

    几年不见,她其实已经完全褪去了当年那个千金大小姐的外壳,现在的她将一头金色的长发利落地梳到脑后挽成一个发髻,衣着也是典型的干练风格。

    看到墨远宁她就笑了下:“冉,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宁冉”,这是他当年接近luciana时所用的化名,她后来就亲昵地叫他“冉”。

    墨远宁对她笑笑,侧(身shēn)做了个“请”的手势:“可以谈一谈吗?”

    luciana优雅地点头:“当然可以。”

    她脱离当年的环境多年,但从小到大的教养是忘不了的,不得不说,她的毒枭父亲对她颇多宠(爱ài),也是真的把她向着标准的贵族千金去培养的。

    他们离开病房大楼,就走向了大楼后的花园。

    这个花园并不小,里面的植物也景观也经过了一番精心设计,虽然是秋季,但仍旧有常青的树木和火红的枫叶。

    墨远宁沉默了一阵,就先开口,他还是像当年一样,对她微笑着:“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luciana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羞涩,只是微勾了唇角:“还算不错。”她又顿了下,才继续说,“也算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

    墨远宁愣了下,想起来当年她告诉过自己,她向往自由的生活,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尽自己所能地帮助别人。

    这几年来她在无国界医生组织,还有各国的医院里,一定已经帮助过不少人,而她也终于能摆脱家族的影响,享受自己的人生,的确是过上了她当初曾经憧憬过的生活。

    他想到这里,就笑了下:“那么祝贺你。”

    luciana侧头看着他,却突然说:“你呢?冉,你找到你的幸福了吗?”

    墨远宁点头对她微笑:“我也算是过上我曾经向往的生活。”

    luciana神色有些不解,继续追问:“于是你向往的生活,并不是艺术的(殿diàn)堂吧,而是这样平庸的?”

    所谓登上更高的艺术(殿diàn)堂,尽(情qíng)施展自己的才华,那是墨远宁当年化(身shēn)“宁冉”时,为了取得她的信任和同(情qíng),编造出来的谎言。

    墨远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还记得自己当年的谎话,他带些歉意地笑笑:“对不起,那时候骗了你……”

    luciana失礼地打断了他的话,这是几年前的她完全不会做的事(情qíng):“关于你的事(情qíng),我已经知道了。”

    她既然这样说,墨远宁只能又笑笑:“对不起。”

    他们走到了一处凉亭,luciana就停下来转(身shēn)看着他:“杨医生说,一年多前,你做了切除恶(性xìng)肿瘤的手术,术后的治疗也很成功,目前看来没有复发的迹象。”

    墨远宁笑着点头:“的确是的,谢谢你的关心。”

    luciana摇头自嘲般笑笑:“我并不是关心你,事实上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曾经希望过你还没有被治愈。”

    墨远宁对她来说,不但是曾经欺骗过她感(情qíng)的骗子,还是杀害她父亲的凶手,她会有这种想法,也是人之常(情qíng)。

    墨远宁只能继续微笑:“没关系。”

    luciana微侧头看了看他:“你是不是觉得,我也像你杀害的其他人的家属一样痛恨你,希望你能够得到惩罚,甚至希望你可以下地狱?”

    她既然这么说,墨远宁也只能笑了下,据实相告:“我从来没有为我的所做作为后悔过,如果有人怨恨我,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luciana仔细地打量着他的神(情qíng),她其实只见过墨远宁伪装出来的“宁冉”,并没有见过他真正的样子,但她却并不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是完全陌生的。

    他依然有着她记忆中“宁冉”的笑容和语气,连说话时坦诚的态度都很像,她曾经为“宁冉”所吸引,不单单是因为她觉得(爱ài)怜这个不得志的穷困小提琴手。

    女人的直觉都是准确的,她承认在“宁冉”吸引她的特质里,就有一些当时的她无法琢磨透的特殊气质和神秘感。

    现在她再看着面前的墨远宁,这个褪去了伪装,也业已离开了黑暗世界的前杀手,她仍然还为他的一举一动和风采心动。

    笑容里也带了些自嘲,luciana开口说:“冉,我希望你还没有痊愈,并不是因为我恨你……假如可以恨你,那么这些年来,我一定会轻松很多。

    “我之所以那样想,是因为我是一个医生,我希望能亲手治疗你……哪怕只是在你(身shēn)边,给你支持也好。我希望你的生命中有更多我留下的印记。”

    她说完,对着他又笑了一下:“冉,你自己没有察觉吗?你现在的妻子,她很像当年的我。”

    作者有话要说:坚持到这里的姑娘们,再次感谢一下。

    从这一章节开始,进入最后阶段的剧(情qíng)了,我会尽量做好最后的收尾,么么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