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番外很遥远的以后

    很遥远的以后

    苏季正在给高管们开会的时候,就接到了女儿的电话。

    苏久久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来,还带着哭腔:“妈妈,妈妈,下午爷爷来了,爸爸犯胃病了。”

    苏季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陈朔是什么人,没人比她更清楚,他们瞒过自己造访苏宅,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成?

    一想到墨远宁独自在家,被陈朔(骚sāo)扰,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才会又犯了胃病,她瞬间就恨不得将陈家的人都狠揍上一顿。

    她心急如焚,忙问:“爸爸有没有休息,医生去了没有?”

    苏久久年纪不大,表达却很清晰,马上回答说:“爸爸胃疼了后就说自己没事,医生也没有请来,不过爸爸吃过药后就回房间自己休息了。”

    苏季知道墨远宁的习惯,他犯病的时候从来不肯让外人近(身shēn),更不让女儿在一旁。

    现在他自己回了房间,恐怕又是一个人去忍痛了。

    只要想到他在受苦,苏季顿时心急如焚,当下连会也不开了,只匆忙跟方宏说了句:“你来全权处理。”

    就立刻下楼驱车回家。

    她用最快速度赶到家,一进门就径直上楼,去他们的卧室。

    苏久久手里拿了个棒棒糖坐在二楼的客厅里,看到她的(身shēn)影立刻就站起来扁了嘴:“妈妈,爷爷欺负爸爸。”

    苏季再急,也还记得安抚女儿,揉了揉她顶着公主辫的小脑袋,尽量笑了下:“没事,有妈妈在。”

    说完她就丢下女儿,迫不及待推门进了房间,里面的窗帘落下了,室内略显昏暗,墨远宁似乎已经躺在了(床chuáng)上休息。

    苏季怕他真的又一个人在忍痛,忙走过去在(床chuáng)边坐下,俯(身shēn)去吻他:“远宁……有没有好一点?”

    墨远宁在她的脸刚凑过来时就睁开了眼睛,配合地侧了侧头,让她更方便吻到自己的双唇,等她问完,就说:“本来就没什么,陈先生不过是来看看我。”

    都好几年过去了,陈朔不但为他做出了让步和牺牲,这些年虽然态度还是强硬,但也算是围着他团团转了不少圈,结果还是没能让他喊一声“爸爸”。

    倒是从小就特别有长辈缘的苏久久,早就亲(热rè)地喊了他“爷爷”,不知道是否能让他老怀甚慰。

    苏季皱了眉:“别骗我了,只是来看看你,就能让你胃疼?”

    墨远宁也知道瞒不过她,更何况这事儿迟早得让她知道,就叹了口气说:“陈先生想让久久改姓陈,或者我们再生一个姓陈的孩子,不然就中断和苏康的一切合作。”

    陈朔这完全是讨好儿子绝望后,破罐子破摔了吧?儿子没有了,起码要有个孙子或者孙女?

    苏季一听也觉得又气又笑:“我们生不生孩子,关他什么事?就算再生一个姓墨,也不会姓陈!”

    墨远宁于是就头疼地又闭上眼睛:“我也是这么回答他的,然后……”

    苏季心头一颤,以为陈朔又说了什么特别伤人的话,连忙问:“他说了什么?不要理他!”

    墨远宁这才将下面的话补了出来:“然后他就坐下,说也许这辈子都没办法让我再原谅他,但还奢望着起码在进棺材前还能再抱抱我给陈家生的孙辈……说着就流了两滴泪。”

    苏季忍不住“呃”了一声,这是鳄鱼泪吗?听着居然觉得怪吓人的……

    显然墨远宁对那种场景也相当不适应,更加头疼地皱紧了眉:“所以我就说我胃疼,要回房间休息……其实的确也有点疼,不过没有那么严重。”

    苏季这下全懂了……她不得不承认,无论从何种角度上来讲,生下了墨远宁和陈柏岳这样儿子的陈朔,都是一个强悍的人。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顺势躺到(床chuáng)上,搂住(身shēn)陷在被褥中的那个人的腰,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你看,我特地从公司赶回来看你,给点甜头嘛。”

    墨远宁(身shēn)体不动,随手捞了个抱枕塞到她脸上,嫌弃意味十足。

    然而隔了片刻,他突然就翻(身shēn),扔掉了抱枕,将她完全压在(身shēn)下。

    等深吻落下来时,苏季对于他胃疼“也不算严重”的话,才信了个十成十。

    (身shēn)为(身shēn)经百战的老人家,陈朔想从他们夫妻这里要个孙辈的想法,当然没有丝毫退却,反而更加(热rè)衷。

    苏季开始频繁接到他“关怀备至”的慰问电话,乃至于以各种理由邀请他们夫妇去陈家做客的请帖,还有市的社交圈里,随处可见陈老爷子散发苏久久照片,并向大家炫耀这是他孙女的(身shēn)影。

    简直……烦不胜烦啊。

    苏季是最先顶不住的,终于借着苏久久过生(日rì)的由头,在苏宅办了个不大不小的宴会,邀请和苏家交好的其他家族成员参加。

    陈柏岳夫妇当然是在被邀请之列的,所以陈朔自然就跟来了,他现在对于((舔tiǎn)tiǎn)着脸蹭大儿子的光这件事,看得十分得开。

    苏季挽着墨远宁的手臂,站在苏宅的宴会厅里,接受各种来宾的道贺。

    连苏久久也穿了漂亮的蓬蓬裙,站在他们面前,接受各种溢美之词的夸奖。

    结果陈朔踏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用宽大的手掌,揉了揉苏久久头上的软毛,亲亲(热rè)(热rè)地蹲下来:“久久,想爷爷了没有哇?”

    从陈朔那么急切地想要一个姓陈的孙辈看,他还是很喜欢小孩子们的。

    果然被爷爷讨好惯了的苏久久,也不是很计较爷爷总是欺负爸爸这件事,忽闪了一下大眼睛,就甜甜地说:“想爷爷。”

    苏季正想自家女儿傻乎乎太好骗,改天要教育教育,陈朔就哈哈笑了起来,俯(身shēn)把苏久久一把抱起来,高高举着说:“走,爷爷,带你过去玩去!”

    他这么一个(身shēn)份的人,亲自抱孙女,还跟献宝一样举着四处去逛,着实把周围的宾客都吓了一跳。

    苏季头疼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就传出来陈家二房特别得宠,孙女有望继承陈氏集团的传闻。

    相比自己父亲的惊世骇俗,陈柏岳就还是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仅是对着墨远宁的时候,神色柔和了一点,微微笑了下:“小宁。”

    墨远宁也对他和陈太太微笑:“大哥,大嫂。”

    他们兄弟的感(情qíng)一向不错,客(套tào)的东西反倒不用刻意去做了,陈柏岳点了点头,就带着太太去入座。

    陈老爷子抱走了小寿星,就算苏季再不想给陈朔面子,也不能当面把女儿去给抢回来,只能和墨远宁继续在门厅里迎接宾客。

    索(性xìng)今晚他们宴请的人并不多,很快宴会也就开始了。

    陈朔就像铁了心一样,整个过程中都没把苏久久放开,连用餐时,也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把苏久久放在自己膝盖上抱着喂。

    他们在那边爷孙乐,苏季就看得坐立难安,她现在不担心墨远宁了,总归他是个成年人,而且是个相当强势的成年人,陈朔对上他一般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可女儿还是个小孩子,要是被爷爷这么一哄,真的跟着跑了怎么办?

    还是墨远宁看出了她的焦躁,喝了两口汤就站起来,对(身shēn)旁的人歉意笑笑:“对不起,我(身shēn)体不是很舒服,暂且离开一下。”

    他因病在家休养,公司才会交给苏季,这大家都很清楚,其他人就连忙点头表示不介意。

    苏季也担心地看着他,墨远宁就对她安抚地一笑,接着对坐在长桌对面的陈朔说:“爸,能请您来一下吗?”

    就算市人尽皆知,他是陈朔的儿子,但墨远宁从未叫过陈朔“爸”,更别提公开场合,陈朔过于激动,顿时连孙女也不顾了,抱下来塞给坐在一旁的大儿子,这就整整衣服,背着手跟了出去。

    他们在外面谈了不短的时间,苏季最终还是担心,也对来宾道了歉,就起(身shēn)去找。

    她刚转出宴会厅,就迎面撞上了正满面红光往回走的陈朔,他现在心(情qíng)显然极好,见了她还笑着点了点头:“我送了久久一栋屋,在海边,钥匙装在她口袋里了。”

    说完也不等苏季反应,就笑眯眯继续走回去了。

    这么小的孩子,就送房子,这样好吗?

    苏季相当无奈,她又往前走了一阵,才在走廊的窗边见到了墨远宁。

    走廊里现在没有其他人,他就背靠窗台,姿势很是随意,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季一看他和陈朔的状态,就知道刚才的谈话,陈朔绝对是讨了莫大的便宜去的,忍不住觉得心疼,走过去把手放在他腰上:“远宁?你答应了?”

    墨远宁这才抬头对她笑了笑:“是啊,为了久久别再被他缠着,我答应他下一个孩子会姓陈了。总归……他也只有这一点要求了。”他说着,顿了下,“其实也没什么的,毕竟我的姓氏,只是当初的一个代号而已。”

    就算只是一个代号,那也是陪伴了他很多年,让他第一次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名字的字眼。

    他还是为了其他人的感受,选择了妥协。

    如果陈朔没那么自我中心,也许就会感受到他虽然没有叫他“爸”,却还是默认了他是自己家人的(身shēn)份。

    苏季想经过之前的那些事……陈朔他应该是可以感受到的吧?

    苏季环抱着他的腰,将整个(身shēn)体都贴在他的怀里,头靠在他肩上,许久都没用动。

    还是墨远宁觉得他们出来也实在太久了,才微笑着轻拍她的肩膀:“小月,客人还在里面。”

    苏季根本不想去应付那些闲杂人等,轻哼了下:“男主人(身shēn)体不舒服,还管他们做什么?”

    这时候正好有个宴会助理,看他们走了太久,出来催促他们回去,刚站定就听了这么一句话,干脆就不再做声了。

    苏季还抬头瞥了他一眼:“打扰别人夫妻沟通感(情qíng),很没礼貌的。”

    助理本来就出了头冷汗,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就答应回去了,连一秒钟也没有多留。

    等走廊里通往宴会厅的门重新关上,墨远宁轻叹了声,笑了笑说:“小月,男主人在哪里?”

    苏季直接用最省事的方法回答了他,她凑过去吻住他的薄唇。

    作者有话要说:甜蜜番外一个送上,给大家调剂下~\(≧▽≦)/~

    唔,这章是番外,正文每天的更新是在上面啊,有多少姑娘没注意到么?捂脸。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