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38章

    一年后h市的苏康总部,次顶层的会议室里,正在开一次中高层参加的例会。*****$******

    这不是股东会议,不过总裁方宏却只能坐在次席,因为主持的位置上还坐着一个人,现任苏康集团董事长墨远宁。

    一年前,早在墨远宁和苏季没有从b市回来时,本地的报纸和杂志已经开始连篇累牍地报道关于这次“生命奇迹”。

    因为题材实在够特殊也够抓眼球,不少媒体甚至用整版和整个专栏来详细地描绘墨远宁“生还”的传奇历程。

    在那些故事里,苏季被亡命的绑匪劫持到海外,然后墨远宁赶去谈条件,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谈判后,墨远宁用自己交换出了苏季,被绑匪挟持带到海上。

    嚣张的绑匪随后就宣布人质已经被他们击毙,而警方在经过艰苦的搜寻后没有发现墨远宁生还的迹象,不得不宣布他已经死亡,并且无法找到尸体。

    于是悲痛的苏季不得不回到h市,和陈家一起为墨远宁举办了“追悼会”。

    结果还在绑匪手中的墨远宁却并没有被杀害,他被绑匪关在一个暗无天(日rì)的地牢里,最终凭借从匪徒手中逃脱,游泳逃到了当地一座小岛上。

    只不过他在逃脱过程中受了伤,和当地人语言又不通,所以才在三个月后和国内的家人联系上。

    这则传奇般的“小岛逃生”故事,当然是陈朔授意记者胡编乱造出来的,怎么传奇怎么写,什么可以脑补就写什么。

    记者甚至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性xìng),写到墨远宁被关在地牢,还有在小岛上接受治疗时,因为思念在中国的妻子和家人,每天都用小刀在手臂上划一道伤口,用疤痕来鼓励自己坚持下去。

    那一段文字写的极尽煽(情qíng)之能事,让读者们看到这里时,都不(禁jìn)潸然泪下。

    方宏至今都记得当他带着特地保留下来的报纸和杂志,专程跑去苏宅,把这些东西给苏季和墨远宁看时,墨远宁当时脸上那微妙的神(情qíng)。

    倒是苏季看得好开心,还一边看一边不时偷笑,看完还兴高采烈地拉着墨远宁说:“你爸爸这个人想象力好丰富。”

    墨远宁微皱着眉头,半响才说出一句:“随他去吧。”

    在他“疑似(身shēn)亡”的半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受警方秘密行动的保护,当然是不可能让外界和媒体知道的。

    这么乱编的一(套tào)东西,既能解释他为什么“死而复生”,又能免去他再出现时被外界胡乱猜测乃至(骚sāo)扰采访的麻烦,没什么不好。

    苏季又把那些报道翻来覆去看了几次,笑到不行,当着方宏的面扑到墨远宁怀里,毫不避讳地秀恩(爱ài)。

    事后方总表示:(热rè)闹没看到,又一次被闪瞎了眼。

    陈家的动作还没结束,就在苏季和墨远宁回到h市后不久,陈氏抛出了一系列合作项目,其中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求苏季彻底退居幕后,墨远宁担任苏康的董事长。

    而吞并原属陈氏的ue汽车,并不是永无后患,即使出卖了40%的股权,陈氏仍旧是ue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如果陈朔高兴,随时可以找点麻烦来让两家都焦头烂额一下。

    对苏季来说,除了担心墨远宁的(身shēn)体不能承担太多的工作外,她也对此完全没有异议。

    所以在八个月前,苏季就在股东大会上,正式提出要将董事长一职移交给墨远宁,因为陈家的授意和苏季的意愿,交接完成的相当顺利。

    于是墨远宁又正式成为了方宏的顶头上司,只不过他还在休养(身shēn)体中,不怎么管理具体事务,基本上只出席下股东会议和高层例会而已。

    在最后一个高管做完了报告后,方宏转头去看坐在长桌上侧的墨远宁:“墨总,关于这次的企划,您有什么指示没有?”

    墨远宁全程只是安静坐着倾听,高管们挨个作报告的时候他也没什么表(情qíng),和苏季做董事长时并没有太大差别。

    不过他的沉默却是因为管理这家公司太久,即使更换了几个高管,也不妨碍他早就对公司的各种业务烂熟于心。

    方宏问过后,他就点了下头:“关于子公司上市计划的方案还是太草率了,希望下次这个方案再被我看到的时候能更成熟一点。”

    他说的是苏康控股的一家电子公司,最近正在筹备国内上市。

    这是方宏近一年来筹备的一个重大项目,酝酿好几个月,事先也再三请示过墨远宁的意思,这才敢放开手脚去做。这次是他总算觉得方案完备,足够无懈可击了,会议才正式提了出来,被他一句话说成“太草率”,就驳回了。

    方宏当然就是一愣,下意识辩驳说:“那么墨总以为还有那些方面需要改进?”

    墨远宁却看了下腕表,就对他笑笑:“怎么改进,好像是方总的职责范围,我就不置喙了……我约了人吃饭,会议就到此结束吧。”

    方宏只能眼睁睁看他站起(身shēn)朝会场的人点头微笑致意,然后就起(身shēn)离开。

    散会后方宏的助理抱着一大堆资料跟在他(身shēn)后,颇有些愁眉苦脸:“方总……您看……”

    方宏抹了把脸:“既然墨总说不成熟,那就再多做调研,调整下方案吧。”

    打工仔不好做,即使做到了他这种位置的打工仔,也还是个打工仔……boss不满意,那只能继续努力。

    不过他倒不会对墨远宁的判断质疑,这个上司在他看来虽然要求颇为苛刻,但在公事上却可以说全无私心。

    无论是他掌权的时代,还是后来被苏季打压,只能做个董事长助理的时候,都称得上鞠躬尽卒。

    他走进自己办公室时,顺便瞥了眼紧闭房门的董事长办公室:看来墨远宁真的是离开会议室就去赴约了,连自己办公室都没有回。

    要不是他知道一些内幕,他也说不定会像h市社交圈的其他人一样,觉得墨远宁现在算是个十足的人生赢家。

    内有死心塌地的(娇jiāo)妻,外有卯着劲儿讨好他的便宜爸爸,大难不死不说,一夜之间又从来历不明的穷小子,变成苏陈两家都捧着的香饽饽,不可谓不(春chūn)风得意。

    方宏想着就摸了摸下巴:即使如此,让他和墨远宁换一换,他也绝对是不干的。

    原因无他,那些豪门恩怨里头弯弯道道,他想一想都头疼。

    外界可能不知道,墨远宁前几年到处被挤兑,年纪轻轻落下一(身shēn)病根的样子,他又不是没见过……这样求来的显赫和富贵,他可真不羡慕。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的剧(情qíng)会回归家长里短,交待后续……王子和公主历尽磨难后,总要面对一些现实问题的,简而言之一句话:没写够!

    么么大家,(爱ài)你们!l3l4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