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可能已经被问得多了,俞雯听她问出来,就笑笑说:“你指的是报纸登出来那张?”

    她很不以为意地耸了下肩:“那天柏岳感冒了头疼得厉害,还非要拉我去逛商场,说要买件礼物送给我。******$****我看他那么辛苦还强撑,就说个笑话逗他笑啊,就被跟踪的狗仔拍下来了。”

    这还真是和事实大相径庭,苏季不免感叹一张照片果然是太主观,而且流言大多不可信。

    于是她就又好奇地问:“那么你们……真的是雯姐你主动?”

    俞雯轻哧了声:“照他那(性xìng)格,我不主动我们可能下辈子都结不了婚好吗?的确是我当着其他人的面,冲进他办公室告诉他再不做我男朋友我就辞职,不过那之前一晚是他借醉赖在我公寓里过夜的……第三次!”

    三次装醉赖在人家公寓里才可以追到女人的陈总,苏季总觉得有些不忍直视,她怕笑出声招到陈柏岳的记恨,所以勉强忍住了:“原来陈先生的表白这么隐晦啊。”

    她们在这边谈的太开心,早就引起了坐另一边沙发上的陈柏岳的注意,他抬头看了看这两个翻他旧事的女人,似乎是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在扫了一眼妻子的神(情qíng)后,又忍了下去。

    苏季看在眼里,在旁默默偷笑。

    送走了陈柏岳和俞雯,苏季回到病房后就搂住墨远宁的腰,笑着向他撒(娇jiāo):“远宁,你喜欢欣欣吗?”

    面对那么可(爱ài)的孩子,很难有人说不喜欢,墨远宁点点头:“欣欣的确很好,陈先生很有福气。”

    苏季笑:“我们也可以生一个孩子啊,也肯定会这样讨人喜欢的。”

    墨远宁难得的愣了愣:“我们的孩子?”

    苏季开心地带他憧憬未来:“我们自己生一个的话,我想要个儿子,最好能长得像你。我知道你肯定想要女儿的,不过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好,我们都会疼他们的。”

    墨远宁听她说着,唇角也不由自主微微勾起,未来的生活,还有儿子和女儿,听起来总是太过美好。

    苏季说了一阵,没听到他回答,顿时就担心起来,抬起头看他:“远宁?你不想要孩子吗?”

    墨远宁低头看着她,看到她原本兴冲冲的表(情qíng)已经不见了,目光中有些担忧,他安抚地对她笑笑:“怎么会……只是原来还没有想过。”

    当他还在颠沛流离,每(日rì)在血色的地狱中艰难求生时,他最大的梦想,不过是有朝一(日rì)能够停下这一切时,他能够沐浴在阳光下。

    至于其他的事(情qíng)……家庭、(爱ài)他的妻子,还有儿女,他从未敢奢望。

    可不知不觉间,他所未敢想的那些,都已成真了,他和苏季每天都能够在一起,他们还会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苏季看着他垂着眼眸似乎在想着什么,而后他就欺(身shēn)上来,低下头吻住自己的双唇。

    他的吻从来都是强横里带着温柔,这次也不例外,苏季无法呼吸,却不由自主沉浸在他的气味中。

    她有些无力地抱紧他的(身shēn)体时,心里在想的是:她竟如此地庆幸,她是深(爱ài)着这个人的。

    第二天墨远宁接受了静脉注(射shè)后,反应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甚至比他第一次接受化疗后更大。

    苏季一直抱着他,他出了许多很多汗,衣服都被染湿了几次,前后更是吐了好几次,到最后吐出来的只是黄色的稀薄汁液。

    苏季尽力照顾着他,帮他擦汗,让他躺在自己怀中,她一直吻他冰冷汗湿的额头,一遍遍对他说:“远宁,忍一下,马上就不难受了。”

    到后来墨远宁忍不住压抑着恶心和眩晕,笑着对她说:“小月……你好像在安慰孩子……”

    苏季也不以为意,还是用脸颊去摩挲他发冷的肌肤:“我想不出其他方法来让你更好受一些啊。”

    纵然陷在头晕中浑(身shēn)无力,胃里也泛着一阵阵疼痛,烦闷(欲yù)呕的感觉更让他筋疲力尽,墨远宁却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唇角。

    在他的一生中,比此刻还要痛苦百倍的时候,其实早就过去了。

    如今所受的痛苦,不过是为了治愈(身shēn)体,为了那些憧憬中美好的未来……只要想到这一点,他还有什么不能甘之若饴?

    陈朔和陈柏岳一家,在b市逗留了两周后,还是离开了。

    他们走时,俞雯特地对苏季笑了笑说:“有时间,我会带着欣欣再来看你们的。”

    苏季和墨远宁都喜(爱ài)欣欣,天真可(爱ài)的孩子,也是在漫长的治愈过程中,最能给他们带来欢乐的所在。

    苏季笑了,真诚地对她道谢:“谢谢你们。”

    他们走了后,陆续又来了几波人看望他们,有终于从繁忙工作中脱(身shēn)的卓言的父亲和哥哥,也有孙管家和方宏,甚至连陆先生都拨冗又来了一次,告诉了他们“lx”成员在美国受审的一些进展。

    就这样,当漫漫长夏过去,秋意又染红了b市的枫叶,苏季曾以为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治疗,也终于告一段落。

    那天来给他们看最新检查结果的主治医生,脸上也带着欣慰的笑容:“在墨先生的原病灶位置,已经检查不到癌细胞了,祝贺你们。”

    欣喜之下,苏季竟然有些语无伦次:“这是说……我们可以结束了?”

    主治医生笑着点了下头:“疗程已经全部结束了,效果也很好,接下来就是定期接受复查了……如果你们愿意,墨先生的(身shēn)体已经具备出院的条件了。”

    她不想表现得这么呆蠢,不过这一刻她又觉得自己怎样失态都没有关系。

    转(身shēn)去抱住墨远宁,感受到他抱紧了自己,还在自己后背上拍了拍以示安慰,苏季的眼泪还是悄悄流了出来。

    她低下头把脸藏在他的衣服里,听到他正在问医生:“我还有个问题,如果复查结果也表示我的病已经被治愈了,那么最快要多久,我们才可以考虑怀孕?”

    他们是年轻夫妻,还没有生育,会关心这个问题也是理所应当,主治医生很快就回答说:“如果复查没有出现问题,药物残留的影响也消失了,最多两年就可以考虑生育了。”

    墨远宁笑着答谢,一直等医生出门离开,躲在他怀里终于忍住了眼泪的苏季,才抬起头看他:”远宁,你比我还关心这个问题啊。"他低下头看着她笑了,她眼睛红肿肿的,里面也还有些未干的水渍,他抬手去捏了捏她泛红的鼻尖,笑着:”当然,我想要个女儿很久了。l3l4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