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墨远宁真正清醒,已经是几天之后。**********请到看最新章节******

    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处在深度昏迷的状态,在icu里接受观察。

    他醒来时,入目首先是医院纯白的天花板,接着他就闻到了已经有些熟悉的,独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道。

    他知道自己彻底从梦境中醒来了,(身shēn)体的知觉渐渐恢复,虽然还是能感觉到疼痛,却不再是梦中那种带着寒意的痛感。

    他想活动沉重的(身shēn)体,却还没来得及转动头,就感到有人贴近了他。

    苏季的脸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她低下头来吻他,温(热rè)的唇瓣触碰着他的嘴唇,带来属于人体的温度。

    他试着想动一下手臂,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她的手一直紧握着他的,十指交握,不知道已经这样了多久,像是已经早就融为了一体。

    苏季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轻声说:“谢谢你醒来,远宁。”

    她清甜的声音此刻已经变得有些发哑,但话语中温柔的意味,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他轻勾起唇角笑了笑,想要开口说话,却只发出几声嘶哑的气流声。

    苏季用手托住他的脸颊,又低头吻了吻他微张的薄唇,她笑着,语气有些揶揄:“看,昏迷太久了吧,都不会说话了。”

    墨远宁又试着发生,发现还是没有办法出声后,他干脆就放弃了。

    几天没有活动,肌(肉ròu)也非常无力,抬手去抚摸她的脸颊,他暂时也无法办到。

    他虽然觉得遗憾,但也并没有太多失落——因为他活过来了,并且也暂时没有打算再让自己回到垂死的噩梦中,所以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那些时间足够他对她说上很多话,做上很多事,所以他并不着急。

    墨远宁又睡睡醒醒了一天,第二天他才能开口说话,声音却还是低微。

    结果苏季一边用棉签蘸了水给他润唇,一边嘲笑他:“睡美人有什么着急要说的啊,我听不清。”

    墨远宁只能努力又重复一遍,这次声音稍大了些,只不过他发音实在太喑哑,如果不是他说出的那句话太耳熟能详,苏季也还是听不出来:“小月……对不起……”

    苏季笑了一下,低头在自己刚湿润完的薄唇上轻吻了吻,才开口说:“知道对不起我,就乖乖接受治疗。”

    她说着,就给他解释现在的(情qíng)况:“医生说,你胃里的病灶位置靠下,所以能够全部切除……具体我也不懂,反正切了三分之二下来,重建了消化道……”

    她即使刻意说的轻松,说到这里也有些说不下去,因为他现在躺在病(床chuáng)上,(身shēn)体上还被连接着各种维持生命所需的软管。

    而医生也明确地告诉了她,因为他(情qíng)况特殊,在切除手术前胃部受到了开放(性xìng)的创伤,所以并发症的概率也会增大。

    觉察到她的(情qíng)绪,墨远宁就用手指勾住了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他声音还是微弱,但低哑的嗓音里,也透出了(诱yòu)哄和安抚的味道:“小月……我努力接受治疗。”

    苏季横了他一眼:“乖了就好。”

    从害怕失去他的惊悸中恢复过来,苏季就想到要算账了。

    当lin喊出“他有癌症”时,她就想到了他吃的那些药,还有安德鲁提过的那个“手术”的含义。

    她没能在第一时间知道他患病的事,有她自己粗心和没有追根究底的责任,也有他刻意隐瞒的责任。

    只不过她现在无论如何都硬不起来口气骂他,最多也就瞪两眼了事。

    好在墨远宁也非常识趣,这么努力地主动来哄,苏季看在他还不怎么能动弹的份儿上,就决定暂时不跟他计较。

    她握着他的手,低下头隔了很久才开口说:“远宁,接下来你可能还要进行化疗,无论有多痛苦,我请你……不要放弃。”

    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答,当她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抬起头时,就看到他的目光正落在她的眼睛上。

    他的目光温柔专注之极,他一直等到她抬头,才注视着她的眼睛,轻声保证:“我不会……再放弃你。”

    苏季一愣,随即就破涕而笑:“不许再做没信用的小狗!”

    墨远宁只是温柔不语地看着她,他想着自己也许真的没有再骗她……哪怕当他对她说着要给她幸福,却又一边打算着放弃生命时,他也没有再骗她。

    他的内心早就帮助他做了选择:无论如何,他都不愿再放弃即将到手的幸福。

    墨远宁刚做过手术,(身shēn)体太虚弱,于是就一直留在小樽的医院里接受治疗,等待化疗稳定后,再转去其他医院治疗。

    另一方面lin被抓获后,“lx”在(日rì)本分部的残余势力也很快被清理。

    出人意外地,merle还跟着陆先生参与了不少行动,立下了功劳。

    墨远宁清醒后,他和陆先生一起到医院看望。

    也许是因为被陆先生教导了,他现在总算改变了之前那种花花公子式的装扮,穿着简洁的黑西服和白衬衫,头发也理得断了,和陆先生一起进来时,乍一看还以为是和他一同工作的年轻警察。

    陆先生和墨远宁寒暄几句,看他实在精神不济,就打了个招呼,自己先出了病房,留下他们三个人聊天。

    苏季注意到merle的手腕上还带着那种追踪器,这次甚至已经从有伪装(性xìng)质的手表,变成了那种明显且堂而皇之的腕圈。

    merle发现她在打量自己手腕上的“新装饰”,就扬起来不大在意地说:“这个啊,是专门用来监控重型罪犯的,除非有远程密码指令,不然要取下来,就只有把这只手腕割了。”

    都是和警方合作,墨远宁明显比他要受优待很多,起码她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说是限制他们两个人的人(身shēn)自由的。

    单纯是因为墨远宁目前正在重病恢复中,也不大像。

    merle对这个没有多在意,只是勾唇笑了笑:“虽然我最近表现不错,不过陆先生还是说我比mr墨危险太多,所以必须要严格看管起来,现在我住的房间门口,24小时都有警卫看守哦。”

    他说完又顿了下,才接着说:“因为mr墨一直在医院躺着,所以接下来我可能要代替他,回美国做污点证人。”

    他还年轻,说起任何话,却都有一种阅尽千帆的淡漠:“不过我的确背着太多谋杀指控,所以就算做污点证人,估计也不会被免刑,最多换取一点减刑罢了。”

    苏季所了解的merle,年轻气盛、玩世不恭,视生命为无物。

    她想象不出这样一个人,最后竟然没有选择更加激烈的结局,而是准备平和地去接受法律的审判。

    她沉默了一下,还是问他:“那么……大概会有多久?刑期。”

    merle耸了下肩:“谁知道,也许减刑后也还是足够我老死在监狱里。”他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十分遗憾的样子,“不过做了污点证人,可能不会判我死刑了。”

    苏季还是没忍住教育他:“无论怎样,没有失去生命总是好的。”

    merle侧头看了她一眼,仿佛并不惊讶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勾唇笑了下:“苏,你总是这么天真可(爱ài)……失去生命,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惩罚。”

    他接下来说:“在监狱里,接受长达数十年的j□j,对我来说才算惩罚。”

    墨远宁一直沉默着,这时候才开口说了句话:“让你代劳了我的部分工作,麻烦了。”

    merle无所谓地回答:“不过无聊之极,举手之劳罢了。”

    他对待自己人生的态度,看起来实在太随便,苏季就又忍不住说:“在监狱里要好好表现,争取减刑,说不定可以保释。”

    merle笑了:“可以啊,等到我六十岁的时候?”

    一句话,堵得苏季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

    他又坐下来和墨远宁聊了一阵,无非是交换自己了解的对于组织的(情qíng)报,为之后merle上法庭做准备。

    陆先生带他来的主要目的估计也是这个,所以他在门外等了很久,都没有不耐烦或者催促。

    等merle和墨远宁聊完,他又抬起头看到苏季,就破例地对她笑了笑:“苏,你很想问我为什么会选择去监狱服刑,对吧?”

    虽然知道对于他这样的人,去监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苏季还是点了点头:“你自己也说了,那对你来说是比失去生命还要痛苦的惩罚。”

    merle也就很快回答了她:“其实我在进入组织,成为杀手之前,就做了这个决定:假如我能够在结束杀手生涯时,还留着(性xìng)命,我就会主动找警方投案自首,供认所有罪状。”

    苏季还真没料到这样的回答,愣了愣才说:”你是为了即将开始的杀戮生涯忏悔吗?"新温更merle摇了摇头,他又对她笑了下,也许是错觉,她居然觉得,这个笑容里有柔的意味:',不更快我杀了她为7我母亲。,,是她是我的原罪。l3l4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