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34章(上)

    那鲜红的痕迹散入水中,甚至不太醒目。******请到看最新章节*****苏季却只看了一眼,就觉得遍体生寒。

    她几乎是同时,就推开椅子,站起来握住他的手:“远宁!”

    她动作突然,声音又有点大,顿时整个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

    苏季却完全无心去管别人怎么样,只是看着他,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感受,只是眼底的水汽飞速地堆了起来。

    墨远宁又轻咳了声,像是又缓了下,才微抬头对她笑笑:“小月,这是在公共场合。”

    即使他竭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苏季也听出他的声音有些低哑。

    她从钱包里胡乱摸出来几张应该远超这顿饭费用的大额钞票放在桌上,然后就走到他面前,拉着他说:“远宁,我们回房间。”

    她说完,才想起来还要加一句:“还可以走吗?”

    墨远宁又侧头轻咳了咳,才抬头对她笑笑:“没问题。”

    他们匆忙从餐厅离开回旅馆,苏季却觉得心如乱麻。

    她一直牵着墨远宁的手,只是他手掌通常都有些发凉,她也辨别不出现在是否更凉。

    直到走回房间,关上房门,她才转(身shēn)抱住他,有些艰涩地开口:“远宁,我们现在不能……”

    墨远宁对她笑笑,轻声接下去:“不能去医院。”

    苏季觉得,自从几个月前,merle把她绑架走开始,事(情qíng)就向着她不能控制的方向走去。

    她本以为,只要她不再计较过去的一切,专心(爱ài)他,无论他是否对她还有怨恨,最终也会原谅她。

    她也本以为,相(爱ài)与否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外界的阻力再多,无非也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流言蜚语。

    他们曾经走过那么多坎坷,到今时今(日rì),除了他们自己的心愿外,再也没有其他事(情qíng)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

    可事(情qíng)从那个时候开始,从墨远宁的过去开始找上他们,就完全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她没有想过因此责怪墨远宁,甚至没有抱怨为什么她的丈夫和(爱ài)人,原来竟会是一个杀手。

    她早做好了接受墨远宁的一切的准备,哪怕是他黑暗的部分,她也不会试图将它们从他(身shēn)上分离。

    她(爱ài)这个男人,已经到了哪怕饮鸩止渴,也不愿放手的地步——所谓没有理智的(爱ài),大概就是如此。

    所以她能在知道他还和杀手组织有联系时,也不会萌生退意,知道他和警方合作,去设计抓捕昔(日rì)亲密无间的同伴,也鼎力支持。

    她想她在他们昔(日rì)的婚姻生活里,夹杂了太多私心和考虑,那么从今往后,她将放弃任何的谋划和思考,任他带领。

    哪怕他会将他们都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也无悔亦无怖。

    墨远宁抬起手臂,抱住她的肩膀,轻拍了拍,全是安慰的意味:“别怕,小月……很快就能结束了。”

    苏季抬起头看他,凑过去吻他的薄唇,当她想要撬开他的唇齿深入时,却被他抬手挡住了。

    对她笑了下,墨远宁的神色间有些歉然:“不要,有血腥味的。”

    苏季摇头:“我不在乎。”

    这点上墨远宁却很坚持,还是对她笑了笑:“小月。”

    原来还能勉强他,现在苏季却对他这样温和的笑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只能抱着他,继续问:“你要躺下休息吗?”

    在墨远宁点了头后,她就拉他到(床chuáng)上躺下。

    出去穿的衣服还来不及换下,她只是帮他脱了外(套tào),就也躺在他(身shēn)边,还是环抱着他的腰。

    墨远宁闭目养神,还是分出心来问她:“小月,你不要吃晚餐了?”

    苏季又摇头:“你不吃,我就不吃。”

    墨远宁带了他现在要吃的药,苏季就去帮他取了,又倒了温水过来。

    那些药片都是在意大利时,那个叫安德鲁的医生开的,装在印着意大利文的药瓶里。

    因为不知道该拿多少,苏季就将药瓶全都带了过来,然后看着墨远宁自己从里面倒出药片。

    她早就注意过,却还是觉得每次要用的药片倒出来后,几乎有半把那么多,数量惊人。

    她现在全心信赖着墨远宁,他既然说了这些只是治疗胃溃疡的常规药物,她也就相信,却还是忍不住皱眉:“这里的事(情qíng)结束后,我们回国就给你安排手术吧……总不能老是这样。”

    墨远宁一边仰头吃药,一边笑了笑:“好。”

    苏季蹙着眉看他,隔了一阵才说:“你现在这么听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她这种评价不知从何而来,墨远宁于是就笑:“难道我原来不听话?”

    苏季摇摇头:“也不算啊,不过你之前比现在(情qíng)绪多……”

    她说完也觉得自己有些胡搅蛮缠了,再次相遇,墨远宁的确沉静寡言了许多。

    不过总归他原本也不是多话的人,加上现在他可能是为了lin和组织的事,思虑过多,所以整个人都显得更加凝重了。

    她想着,就凑过去抱住他,接着轻叹:“把你从那么多人手里抢回来……的确好难啊。”

    她随意抒发自己的感慨,竟然还用了“抢”这个词。

    墨远宁侧头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下,带着笑意问:“敢问女土匪大人,把我抢回去以后准备如何?”

    苏季自然就接了下去:“那当然是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

    她说完了,才发现他是在逗她,于是就轻哼了声:“不管那么多,反正先抢回来再说!”

    这一晚lin都没有出现,苏季却几乎彻夜未眠,她一直躺在墨远宁(身shēn)边。

    大约是药里有安眠的成分,也或许是墨远宁现在更容易疲惫,他很快就在她(身shēn)边睡熟。

    苏季将(身shēn)体依偎在他(身shēn)边,听着他绵长却均匀的呼吸。

    苏季想,她大概已经沦陷得彻底了,即使就这样在他(身shēn)边,即使长夜无眠,她仍旧觉得,他所在之处,即是天堂。

    作者有话要说:

    某谢:想吃(肉ròu),却严打,这纠结……

    小m:酱油拉面好好吃!

    某谢:从一代犀利杀手,沦落为吉祥物,请问小m你为毛适应地这么快……

    还剩最后七八万字了,需要调整下开始收尾,大概下笔会比较谨慎,所以更新会慢一些。

    "border="0"class="ima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