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33章(上)

    围捕lin和摧毁“lx”的计划在雷厉风行且很顺利地进行着。

    墨远宁(身shēn)为前“lx”的骨干,在这个过程中所需要和警方配合的,也只是交出他手中关于“lx”的(情qíng)报,而后静候其变。

    苏季设想的什么伪装、潜伏的戏码,都没有派上用场。

    她虽然觉得无聊,但想到墨远宁可以趁这个时间休养(身shēn)体,也就没什么其他怨言了。

    更何况他们被半限制人(身shēn)自由地关在这个郊区酒店里,什么都做不了,墨远宁正好也难得地彻底空闲下来。

    苏季和墨远宁共用的房间就在二楼,merle的房间被安排在一楼。

    merle虽然看起来不甘寂寞,却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几天的幽闭生活不会让他不耐烦,他甚至还管陆先生要了一部音乐播放器,每天在楼下播放那些摇滚风格的音乐,倒也自得其乐。

    只不过苏季就被他每天早上7点钟准时开始的摇滚乐吵得精神衰弱,本来在这安静的郊区,她已经幻想着每天清晨,在第一缕阳光中吻醒(身shēn)边沉睡的(爱ài)人。

    可merle的摇滚却破坏了这一切,她每天都是顶着有些睡眠不足的青眼圈,被楼下震耳(欲yù)聋的重金属打击乐吵醒的。

    如是两天后,苏季终于忍不住了,对墨远宁抱怨:“你的小m能消停点不能?他再这么摇滚下去,我怕他一时兴起对天鸣两枪助兴。”

    墨远宁原本的作息规律本来就比她规律很多,每天早上7点钟的摇滚显然不会惊动他的睡眠,他听到后只是微微笑了笑:“merle的武器都被没收了。”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用有此担忧,merle就算发兴了,他也找不到武器。

    他话音刚落,楼下的merle听到高亢处,跟随音乐吼了一嗓子,他的声音和歌手那撕心裂肺的声音混在一处,不得不说很有些惊悚效果……不知道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凶案现场。

    苏季越发头疼,忍不住捂住脸哀叹了声。

    她知道merle还年轻,也知道还没过青(春chūn)期的小孩子们,都多少有点这毛病……不过那不代表她对熊孩子的行为就能像墨远宁一样淡然处之。

    也许是看她实在太头疼,墨远宁就笑起来:“你要是真的觉得烦,可以下楼去告诉merle,假如他能保持一整天的安静,晚上我就演奏小提琴给他听。”

    苏季和墨远宁结婚这几年,只知道他对古典音乐颇有鉴赏能力,去听什么演奏会也大多能说出点门道,还不知道他自己也会乐器。

    她听到这里眼睛一亮:“远宁,你会拉小提琴?”

    这些(日rì)子来,墨远宁对她的态度总是柔和地过分,对她笑了笑才说:“总是有很多时候,需要附庸风雅的,当然得会一些。”

    他看苏季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就笑着补充:“苏先生给你看的那些照片……混入上流社会总需要一个(身shēn)份。”

    对付那些天真纯(情qíng)的千金大小姐,艺术家的(身shēn)份其实比其他任何职业都来得便利和有效果。

    对于那些本(身shēn)就带着浪漫符号的职业,比如画家和音乐家,年轻的女孩子总是更加容易陷入其中,也更加容易无防备。

    即使对待那些已经历经(情qíng)海沉浮,眼光和手腕都老辣的贵妇,一个俊美年轻,又充满艺术气息的青年,也更容易让他们沉迷。

    所以他常用的几个(身shēn)份里,有一个就是郁郁不得志的年轻小提琴手。

    为了配合这个(身shēn)份,组织给他安排了系统的小提琴演奏学习,而演奏这种精密乐器本(身shēn),也更能锻炼他的精神力还有手指和大脑的灵敏度。

    他这么一提,苏季才想起来那次苏禾给她看的,那些他和其他女(性xìng)的亲密照。

    她那时还不知道他的真正(身shēn)份,以为他原来在国外时,是那种轻浮的(情qíng)场浪子,对他的偏见还更深了一些。

    现在她想起来,就又想起了那些她对他冷嘲(热rè)讽乃至横眉冷对的(日rì)子,(禁jìn)不住有些难过:“远宁……”

    墨远宁透过她的目光,就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就无所谓地笑了一笑:“没关系,无论我的目的是什么,我都欺骗过那些女(性xìng)的感(情qíng)……本来就是我的罪恶。”

    他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罪恶”这个词,好像承认自己有太多“罪恶”,对他来说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qíng)。

    苏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解,而所有惯常的道德观,在他这些年的遭遇和经历里,都失去了意义。

    ——当一个人因为残酷命运的际遇,深陷罪恶黑暗的深渊,原本就能让所有看似仁慈公正的观点显得苍白无力且纸上谈兵。

    她最后也只勉强笑了下,借口去找merle,避开这个话题:“那我去了,看这一招好不好使。”

    出乎苏季的意料,从来不肯主动配合的merle,在听到自己只要能保持一天安静,晚上就可以听到墨远宁演奏小提琴时,竟然立刻满口答应下来。

    苏季看着他终于关掉了那个快把她((逼bī)bī)疯的播放器,颇有兴趣地拿过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脸上也写满了期待,似乎对晚上的演奏很感兴趣。

    苏季现在也发现了merle对于墨远宁,有一种扭曲的“崇拜”,说是崇拜,似乎又夹在着太多跃跃(欲yù)试想要超越的念头,说不是,他似乎又对墨远宁的事(情qíng)格外关注。

    难道merle竟然是墨远宁的粉丝?

    为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脑洞吓得不轻,苏季回了下神,清清嗓子问:“你原来听过远宁拉小提琴吗?他演奏水准很高?”

    merle摊了下手:“mr墨从组织里退出的时候,我还在基地里接受训练,连王牌的面都没资格见,又怎么知道他演奏水准怎么样。”

    他接着就摸摸下巴笑了:“不过我们的音乐老师是同一个,那个任何人都看不上的老头子,有次居然感叹说还是mr墨资质最高,如果能走职业路线,也许会有所成就。”

    可想而知,“lx”的预备杀手,接受任何训练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暗杀行动服务,即使墨远宁在音乐上有多少天分,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去走职业路线?

    苏季自己是在普通的环境下生长的,就算苏伟学对她有些严厉,但也给了她相当的自由。

    比如苏伟学虽然不让她去外地和国外读书,但如果她不愿学习经济和金融,他就没有强求。

    但那总归是习惯强权的父亲,对于女儿的另一种关(爱ài),虽然不近人(情qíng),也伤害过她的感(情qíng),但却并没有彻底断绝她人生中的其他可能。

    而当墨远宁进入“lx”的那一刻,除了成为顶尖杀手外,他人生就再没有其他可能。

    想到这里,苏季就鼓起勇气,问了一个她从来没有在墨远宁面前问起的问题:“你知不知道,远宁是怎么进入你们那个组织的?”

    merle还真知道,他“哦”了声,就说:“这个简单,可是在组织里广为流传的事……mr墨九岁时被人贩子偷渡到美国,卖给一个喜欢玩弄小男孩的老男人,那个老男人在试图j□jmr墨时,被他干掉了。

    他说到这里,还吹了声口哨:“据说手法相当干脆利索,一刀刺中颈部毙命,前去调查的警察都被吓到了,不相信这是九岁小孩子干的。

    “后来mr墨和组织里的森先生被关在同一辆囚车里,组织去救森先生的时候,就把他一起救出来了,然后森先生就带他去见了大小姐。”

    时间过去了三个多月,merle说到michelle,声音里依然会有一些异样的(情qíng)感,他顿了顿才继续说:“大小姐看上了他,所以他就留下来了。”

    苏季听到这里,已经有些呆滞,她是知道墨远宁有些黑暗的过去,可她没有追根究底,也就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悲惨的遭遇。

    merle看着她有些痛苦的神色,似乎是觉得有趣,就笑了:“怎么,你还指望我们这种人,是在学校里填报了‘杀手’志愿而被组织录取的吗?”

    看着他,苏季下意识就问:“那么你呢?”

    merle顿了下,他像是没想到苏季会突然这么问,不过在停顿了片刻后,他就又耸了下肩,恢复到满不在乎的状态:“我的事(情qíng)组织里的人也都知道,我母亲带着我,改嫁给一个俄国佬,他们一起虐待我,我把他们都杀了,逃跑路上被组织发现。”

    他没有说发生这些事时,他自己是几岁,但看墨远宁的经历,“lx”似乎偏(爱ài)招收年龄幼小的孩子加以培养,那么他那时很可能也只是个孩子。

    为了防止从苏季嘴里听到千篇一律的同(情qíng)话语,merle果断的对她挥了下手:“想要哭的话,去找mr墨吧,我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

    他毕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做不到墨远宁那种将(情qíng)绪滴水不露的水准,说出这句话时,难免带了点不自然的尴尬。

    作者有话要说:

    小苏:远宁,你家小m不是暗恋你吧?

    小墨:他什么时候成我家的了……

    小苏:从你的崇拜者变成你的小弟,难道还不是?

    小m:我永远最(爱ài)御姐,大小姐是我的最(爱ài)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