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30章(中)

    苏季迷蒙中没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就轻哼了声,又向他颈窝中蹭了蹭。(思路客)

    看她这个样子,墨远宁不由又笑,干脆抬起她的下巴,((逼bī)bī)她跟自己对视,声音带笑:“小月?”

    苏季听到他叫自己,总算才清醒了不少,还没完全清醒,就睁开眼睛对他笑:“远宁……”

    墨远宁勾了唇:“嗯,我在……”他说完又放柔了声音,“能自己脱衣服吗?”

    苏季心想(身shēn)为一个成年人,她当然是有自己脱衣服这个技能的,就点头:“可以!”

    墨远宁就托着她的下巴微笑:“那乖一点,自己脱?”

    他微笑的时候,杀伤力永远都惊人,苏季看着他含笑的脸,顿时就把其他想法丢掉了九霄云外,真的点了下头,就抬起双手去解自己睡衣的扣子。

    她解了一颗两颗,直到解了第三颗,睡衣已经半开,稍微往两侧滑一点,就会露出未着寸缕的(胸xiōng)#部,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她住了手,抬起头的时候,明显惊喜多过震惊:“远宁……你要?”

    墨远宁正半撑起(身shēn)体,满怀兴致地欣赏着她的动作,听她这么说,还是没移开目光,点了下头:“是啊,继续。”

    苏季哪里还继续慢悠悠去解她自己的扣子,她只停顿了片刻,整个人就扑上去,挂在了他怀里。

    墨远宁伸手接住了她,忍不住笑:“你什么时候有了这种飞扑的技能?”

    苏季抱着他的(身shēn)体,半跪在他怀中,低头就在他耳后的敏#感#区轻((舔tiǎn)tiǎn)了一下。

    柔韧的舌尖带着微涩的触感,在他耳后轻转了个圈,又立刻离开,墨远宁抱她的手臂就忍不住紧了下。

    她这时才回答,还贴着他的耳朵,气流都从他耳旁略过,晃悠悠的像是故意去撩#拨他的小羽毛:“被你教的啊……游艇上那次……”

    她是说她被michelle绑架,他开着摩托艇去救她的时候,让她跳下船那次。

    那时他倒真有些意外,时间估算的是刚刚好,哪怕早上半秒晚上半秒,都有可能失败,而她竟然在听到他的话后,没有半秒钟犹豫,就纵(身shēn)跳下。

    他能那么顺利地救她出来,和她对自己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也有关系。

    他想到这里就笑起来,侧头去吻她:“我不记得我有教的这么好。”

    他们实在是分开了太久,这一次苏季竟然觉得有些慌张和手足无措,她只知道凑过去吻他的薄唇,其他的事(情qíng)就全凭本能。

    他仿佛也有些心急,动作虽然还是不紧不慢,目光中灼#(热rè)的光芒却透露了秘密。

    他的手指也一如既往地灵活,本来就被苏季自己解开了几个口子的睡衣,没几下就被他轻描淡写地挑开。

    淡紫色的绸缎睡衣裹着她的下半(身shēn),往上是白皙(裸luǒ)#露的肌肤,她被他抱着放在腿上,好像是被托举出的蓓蕾。

    他有心逗她,就笑着:“小月,你这次好像比以往都主动。”

    苏季已经心跳加快,红晕都染到了面颊上,哪里还管他调笑不调笑,抬手也去扯他的睡衣:“(爱ài)妃,知道朕着急,就别让朕等太久啦!”

    墨远宁又是一笑,握住她的手腕,轻松地翻(身shēn)将她换到下面。

    他这段时间(身shēn)体这么不好,体能上还是能轻松将她甩得老远,俯(身shēn)将轻吻落在她的颈侧,他笑起来:“我觉得……还可以再等等。”

    他这么说,也就真的这么照做,到后来苏季都觉得,这次的前戏真是漫长到天地尽头……可偏偏他灵活的手指和温柔的轻吻所到之处,都能让她立刻起满鸡皮疙瘩。

    刺#激一波强过一波,可他偏偏还是不肯进入,苏季脚趾尖都紧紧蜷缩起来,眼中含着的泪光几乎要从眼眶中流下。

    她忍不住(挺tǐng)起(身shēn)体去迎合他的,早就在他的抚摸下(挺tǐng)立起的(乳rǔ)#尖,摩擦着他同样温(热rè)的肌肤,她捧起他的脸,努力去吻他的双唇。

    她的腰被他用手臂勾起,带着几分蛮横地将她的(身shēn)体揉进怀里,他松开她的唇,呼吸之间带着喘息。

    他笑着说,声音温柔低沉,却又仿佛魔鬼的(诱yòu)惑般,带着某种危险:“小月,既然是你要求的,那么待会儿……你要动。”

    苏季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带着点小声呜咽连连点头。

    他们这场前戏实在做了太久,她本以为他还会拖拉一下,然而就在她点下头的那一瞬,他就突然冲入进来。

    灼#(热rè)的温度在这个瞬间充#满了她的(身shēn)体,她忍不住轻叫出声,那声音传到她耳中,连她自己都觉得甜腻到不可思议。

    他还是那么耐心十足,等她稍稍适应下来,他却还是不动,反而凑到她耳旁,继续用(诱yòu)惑的声音说:“小月……你可以开始了。”

    在他们以往的j□j中,他通常都是比较主动的那一方,有时候就算是苏季自己要求,他也会在后半程接过主动权。

    现在不管是半悬在空中的体位,还是他的这种要求,都是第一次。

    苏季窘得耳根都通红了,在他充满笑意的目光下,试着动了下。

    她从未如此主动,只刚刚动了一点,就又惊叫着想要夹紧双腿,可他不肯放过她,又将她的(身shēn)体带近自己一些,仍旧笑着:“小月,你确定要让我来?”

    那怎么可以?!她这么努力把他拐上(床chuáng),要是没什么绝招和突破,能让他刮目相看,她岂不是白干了?

    苏季一着急,干脆又吸了口气,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自暴自弃般努力上下动了几下。

    里面的内#壁和灼#(热rè)紧紧地摩擦着,这种毫无保留的接触,每一下每一分,都让她感觉满溢的(情qíng)感终于找到了去处。

    她想起那些失去他的痛苦,还有守望他的艰难……此刻他们已经用人类所能有的最亲密的方式相拥,她还有什么理由去保留(身shēn)心?

    她颤抖着轻声叫他:“远宁。”

    她拥抱着他的(身shēn)体,一遍遍亲吻他脸上的每一寸位置。她知道自己的动作还是青涩,所以就努力去做得更加到位。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主动,也是从未有过的疯狂。

    到后来她仿佛已经置(身shēn)于烈火之中,(身shēn)体的极致欢愉包裹着她,想要炙烤她的一切,从**到灵魂,无不被包裹其中。

    他自制力惊人,他们之前每一次j□j的避孕措施,都是他保留到最后,等退出她的(身shēn)体再释放。

    这次在一片迷幻中,她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退却的意思。

    最后一下,她吸气努力去挽留住他,她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痉挛,还有从他(身shēn)体里喷#薄而出的(热rè)#流。

    她已经筋疲力尽,还是得意地弯起了唇角:他千算万算,还是错算了自己的自制力,她这几天,并不是安全期。

    因为太过卖力,只做了一次,苏季全(身shēn)都酸软下来。

    她也不觉得丢脸,只是抱住他的脖子,将全(身shēn)都挂在他(身shēn)上,任他把自己抱入浴室中清洗。

    他倒还保留了一些体力,一边把她抱在怀里用(热rè)水淋湿她的(身shēn)体,一边还能亲吻她的脸颊。

    苏季窝在他怀里完全不想动,一直到他替她洗好,把她抱上(床chuáng),她还是用迷蒙的目光看着他,如同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事物都可以不用关心。

    他也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耐心十足地轻吻她,直到她入睡。

    经历了这样的一夜,第二天苏季足足睡到临近中午才醒来。

    她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时,墨远宁已经洗漱好,换上了衣服,正在起居室的书桌前忙碌。

    听到她的响动,他笑笑站起来,端着一杯水走过来。

    苏季看到他脖子上未褪的吻痕,就想到昨晚自己的疯狂,脸色又悄悄发红,接过他手里的水杯说:“谢谢。”

    接着他又递给她一粒药丸,笑了笑:“紧急时用的,对(身shēn)体不是很好,我一直不希望给你用。”

    苏季一愣,这才明白过来,这应该是紧急避#孕药。

    她知道昨晚她没有跟他商量,就擅自让他(射shè)在自己体内,可现在这粒小药丸还是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低下头,小声说了句:“不要。”

    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她(身shēn)边,隔了很久才叹了口气:“小月,我这段时间(身shēn)体不好,用药也太多……”

    她也知道现在不管是他的(身shēn)体状况,还是她自己的,都没有调理到最佳,这时真的贸然怀孕,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后果。

    但她还是摇摇头:“你不会给我第二次机会的,我知道。”

    不管他的态度再暧昧,待她再温柔,她也知道的,他还是打算离开。

    就像那次他住院时一样,他对她好,不过是因为不久后他就要抛下她,就像告别时最后的温柔,总是带着保留,和若即若离的痕迹。

    墨远宁沉默了一下,而后才对她笑了笑:“小月,从我们签下离婚协议开始,我们早就离婚了。”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离婚的夫妻,前夫或者前妻,比路人稍微近那么一点的陌生人而已。

    她可以用没有去领离婚证来狡辩,但事实是早在他们签了协议的时候,她就放弃了他了。

    是她违背了结婚时的誓言,率先离开了他,这是她永远都无法推卸的错误。

    苏季抬头看着他,眼泪又要落下来,她在他面前早不成器地厉害了,泪水随时随地都会涌出来,像是用不完一样。

    时至今(日rì),墨远宁仿佛还是最怕她的眼泪一样,略微顿了一顿,才又说,话语里夹着叹息一般的语气:“小月,我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这样。”

    他胡说!在她心里,他就是最好的,比全世界所有的其他男人都好,甚至快要比全世界都加起来还要好。

    作者有话要说:

    小苏:避孕药这个梗太老了!我姐姐已经用过了,抗议!

    某谢:她那碗药是被强灌下去的,你也想来一发?

    小苏:远宁,你也想灌我吗?

    小墨:……

    ================

    对不起明天再停更一天……这(肉ròu)炖的有进步么?o(n_n)o

    hui扔了一颗手榴弹

    多谢,╭(╯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