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墨远宁的(身shēn)体有所好转,已经是第二天了。[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全本完结shuji]

    他第一天晚上还笑着对苏季说,不能下(床chuáng)给她做吃的,不知道她这顿饭该怎么办。

    苏季马上觉得自己(身shēn)为成年人的尊严被冒犯了,还嘴说她自己也可以做简单的料理,不用每时每刻都要人照顾。

    结果当她在厨房捣腾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只端出了一份勉强算成熟的意大利面,她还是有点自暴自弃了。

    她怕墨远宁出状况,所以不敢离开他(身shēn)边,于是就捧着那盘颜色和味道都很诡异的面,坐在卧室的(床chuáng)脚边吃,她还小声嘟囔:“下厨也没那么难嘛,我还是可以的。”

    墨远宁就半躺在(床chuáng)上看着她微笑,在她终于把那碗面都塞到自己肚子里后,他才笑着开口说:“我有一个钟点工,明天开始让她来把三餐做了吧。”

    苏季正抚着(胸xiōng)口努力把最后一口面咽下去,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这顿饭吃得更冤枉了,干脆扭过脸不理他。

    墨远宁还真没放过她,继续又加了一句:“本来我真以为可以不用叫她来的。”

    苏季只能落魄地拿着空碗自己回楼下厨房,一边奋力清洗被她搞成一团乱麻的厨房,一边独自((舔tiǎn)tiǎn)舐伤口。

    好在当她回到卧室,还是有福利的,墨远宁早将(床chuáng)让出了一侧,对她笑:“我可能会早些休息,你随意。”

    苏季当即就毫不犹豫地换了睡衣爬上(床chuáng)去,贴着他的(身shēn)体躺在他(身shēn)边。

    第二天一早,墨远宁真的叫了那个钟点工过来。

    出乎苏季的意料,那个阿姨竟然是个华人,还自带了一堆食材,进厨房没几分钟,就先做了一锅蛋花粥出来。

    那粥滚得十分精到,米粒入口即化,蛋花片片金黄掺杂其中,洒了葱花和香油后,入口香滑无比,馋得苏季一连喝了两碗才罢休。

    虽然这几天墨远宁的手艺也很好,但苏季只能感慨,果然还是中餐最适合她这个早就被中餐大厨养刁了的口味。

    早上安德鲁又来过了,除了查看了墨远宁的状况,告诉他可以试着吃点流食,然后又蹭了一碗粥,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虽然安德鲁说了可以尝试(性xìng)的吃一些流食,但苏季还是不敢多让他进食,小心翼翼地喂了几勺,就去看他的脸色:“远宁,胃疼吗?你还要吗?”

    她的样子太小心,墨远宁反倒被她逗笑了,勾着唇角看她:“我手脚还可以动,其实能自己吃的。”

    苏季“哦”了声,接着煞有介事地说:“我舍不得。”

    什么时候连自己吃个饭也要“舍不得”了,墨远宁笑了下,并不打算接着说下去,反而对她笑笑:“小月,待会儿帮我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谢谢。”

    苏季和他一起住了几天,也发现他每天都会在起居室的书桌上,用电脑做点事(情qíng),他从没避讳过她,她也没怎么去看。

    她知道墨远宁的(性xìng)格,应该不会是用来娱乐,现在看他病中也坚持要用电脑,就知道那大概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

    她也没劝,答应下来,又看他吃了一点粥,才过去把起居室的电脑取来交给他。

    过后她又借口去厨房送空碗,就避开了。

    等苏季走出房间带上门,墨远宁才打开电脑,他昨天中午开始不舒服,下午就没有上线,到今天中午,邮箱里已经有了堆积如山的邮件。

    这些(日rì)子来他早就习惯了,所以也并不意外,只是逐封点开处理。

    他刚上线,lin的聊天请求就及时来了,那是一个lin自己开发的软件,通过了重重加密,仅在组织几个核心成员间使用。

    他点开后,lin的脸就出现在屏幕中央,她现在占用了当初michelle的办公室,却把昔(日rì)以黑色为主色调的办公室,重新装修成了粉色调的,还放了一堆堆的毛绒玩具和盆栽,乍一看去,还以为是某个青(春chūn)期小女生的卧室。

    现在她正抱着一只棕色的小熊,看着他神色有点担心:“安德鲁说你又胃出血了,严重吗?需要休息几天吗?”

    墨远宁笑笑,又调整了下姿势,他还是需要保持半卧,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并不算很舒服。

    他和lin相识太多年,也知道她那种小女孩的样子只是外表,就不客气地说:“我可以休息,只用你同意。”

    果然lin立刻就又换上了一副笑脸:“亲(爱ài)的墨,虽然我也很想让你轻松一些,不过组织不能没有你啊……你看我都把季送来给你加油了。”

    她不提这个还好,提起来墨远宁简直要哭笑不得:“在山巅给我造一座假坟墓,然后骗小月过来,我不记得我要求你做过这种事!”

    三个月前,他被lin所救,并被秘密安置在这个意大利小城疗养。

    那时候lin对接受组织的事,还抱有很乐观的态度,她以为掌握了组织的所有秘密和(情qíng)报,就可以掌握了所有人。

    但事实上在这种崇尚暴力的组织内做一个领袖,不但要精明的头脑,还要有足够震慑所有人的气魄。

    她的头脑足够精明,却仍然没有michelle那种威慑群雄的气魄,所以除了几个和她一样负责技术的成员,还有被她笼络的少数几个杀手,大部分人还都采取观望的态度,并悄悄进行着自立门户的打算。

    这时候lin只能把他重新抬了出来,告诉所有人,当年的王牌“墨”又回来了,她也是听从了“墨”的调遣,才会站出来反对michelle。

    当年的“墨”虽然离开了组织四年,却仍然是很多人心目中不可超越的存在。

    再加上michelle被杀时的经过,虽然组织内没有人亲眼所见,但成功潜入封闭严密的堡垒,在一对多的(情qíng)况下获胜,并能够诈死全(身shēn)而退,也是一则令人信服“墨”实力的传奇。

    所以现在的局面,竟然是“墨”弑主成功,上位变成了“lx”的新任首领。

    而michelle在森先生去世后,一直未聘用到合适的财政官,现在“lx”的财政状况一片混乱,他也在实际上接手了这方面的工作。

    只是在岛国的时候,cia和其他势力不确定他已经死亡,后来他们也获得了他还活着的消息,重新将他列入了通缉犯名目,正大加搜捕,所以他才会被困在这个小城里,的确也烦不胜烦。

    lin看他许久不说话,就试探(性xìng)地问:“墨,我给季你的地址,引导她和你见面,你有意见?”

    他只是笑了下:“lin,既然现在你也承认我才是组织的核心,我想你做一些事(情qíng)前,应该征求下我的意见。”

    虽然现在他是名义上的首领,但自从他回到组织后,大部分时间也并不干涉lin的一些作为,抬出自己的(身shēn)份,这还是第一次。

    lin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忙放下小熊努力解释:“墨,我是真的担心你和季的状态……我不是告诉过你季的状态不好吗?她除了总在心理方面的网站浏览外,还总去各种宗教内容的网页,每次都停留很久。她还对转生之类的内容特别感兴趣,我是真的怕她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决定。”

    不用她强调,墨远宁也知道苏季是个唯物论者,也没有信仰。

    当一个人信仰发生了根本(性xìng)的转变,也的确是她正经历着巨大心理压力和变化的体现。

    他对lin笑了下,最终还是没多说,仅是简短地又说了一句:“事已至此,希望下次你不要再自作主张。”就关闭了视频工具。

    他知道lin可能是处于好意,苏季的状态也的确像她说的那样很不好,如果他再不现(身shēn),她真的可能出现终(身shēn)的心理创伤。

    但他这边,也确实不方便暴露在外,cia对他的追捕并没有结束,甚至其他的杀手组织,也跃跃(欲yù)试着想趁着michelle(身shēn)死,他新上位的时刻,一举瓦解“lx”。

    这时候苏季出现在他(身shēn)边,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并不安全。

    偏偏他现在的(身shēn)体又是这样的状况,他并没有信心能独力保护她,假如他们陷入危机中,又可能会变成上次那样的状况:他有心却无力,只能将她的安全交给别人去负责。

    只不过这些话,他已经不再会对lin说,当他们还没有权力和利益纠葛,只是单纯的朋友时,lin对他而言,是个可(爱ài)的妹妹般的人物。

    他能和她交心,谈论很多深入且**的话题,如今他们站在权力的巅峰,已经只能诸多保留。

    他对着电脑屏幕沉思了一阵,在外面等着的苏季却有些着急了,悄悄将门退开一半,看着他一脸担忧:“远宁,你躺在(床chuáng)上用电脑会不会不舒服,需要我帮你举着吗?”

    他闻言就抬起头笑了下:“苏大小姐牌的人(肉ròu)(床chuáng)上电脑桌,我可不敢用。”

    苏季知道他是拿自己打趣,轻哼了声:“我主动被你用的还不成吗?”

    她说着,正撞到他带着笑意的双目,就微微愣了一下。

    即使相隔着一段距离,那双深黑的明亮瞳孔中,溢出的光芒和温柔,仍然足以把她全(身shēn)都包裹其中。

    她这么看着,突然觉得自己太肤浅且杞人忧天:会用这种目光看着她的人,怎么可能不(爱ài)她呢?明明连傻子都不会怀疑他的用心。

    作者有话要说:

    某谢:小墨啊,上位变成boss的感觉如何?还有亲以为你要带领组织拯救世界哦!

    小墨:……我只是个杀手,谢谢。

    某谢:“杀手”前面还用“只是”,这样真的好么?╮(╯_╰)╭

    小墨:……

    小苏:我家远宁好棒,我家远宁无论做什么都好棒!

    某谢:你已经坏掉了我知道……

    北山赤碧扔了一颗地雷

    多谢,╭(╯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