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卓言在半个月后,才离开了h市。(更新更快)

    他走时苏季已经像是完全恢复了正常,她没有因为悲伤过度生病,也没有什么轻生的举动。

    除了偶尔她还会像那天晚饭时一样,不经意地提起墨远宁,好像他还在她(身shēn)边,其他的奇怪举动和思想,她都没有。

    仿佛她真的已经度过了丧恸期,开始逐渐适应新的生活。

    卓言也知道,单是表面的好转,已经是不容易了,至于更深的心伤,除了留给时间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再留下来的意义的确也不大,所以就挑了个(日rì)子,告别离开。

    b市和h市隔得并不远,卓言要来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qíng)。

    不过他还是在机场里,拥抱了前来送行的苏季,神色罕见地郑重:“小季,有什么需要,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苏季笑了笑:“好,我会努力麻烦你的。”

    卓言这才放下心来离开,他都走出很远了,还回头冲她招了招手。

    苏季会意,也对他招手笑了笑。

    送完卓言回苏宅的路上,苏季就又接到了苏禾的电话。

    自从她出事从岛国回来后,苏禾现在几乎每天给她打一个电话,无非是害怕她心(情qíng)不好钻了牛角尖。

    苏禾和墨远宁一贯不睦,但现在人都去了,苏禾也没再说过别的什么话,只是叮嘱苏季要注意(身shēn)体。

    苏季接了电话,和哥哥又闲聊了一阵,才将电话挂断。

    卓言走了,她下午并没有什么安排,回家后就看了一阵书,然后回房间休息。

    接着照例是准时的晚饭,和晚饭后的短暂休息,等夜深了,就可以上(床chuáng)睡觉,又是一天过去。

    这样算下来,似乎每一天,过得也并不算艰难。

    苏季能感到,天气在一天天转暖,新年早就早一片混乱中过去,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季节已经又到了(春chūn)天。

    苏宅的院子里,有几株高大的樱花树,据说是当年建宅的时候种下的,每年到了早(春chūn),就会开出大片粉云似的花朵。

    苏季原来曾想过,要找一年(春chūn)天,和墨远宁一起,在花树下赏花,如果有雅兴,还可以喝一点青梅酒。

    现在她再从自己房间的窗口,看到花园中盛开的樱花,就在心里想着,樱花果然还是太单薄的花朵,只有花没有叶,透着孤单。

    在三个多月后,lin终于主动联系了苏季。

    她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苏季也只能靠被动等待。

    lin的方式还是带着她鲜明的个人特色和黑客习惯,她直接就进入了苏季的私人电脑,然后弹出了一个对话框:hi,季。

    苏季正在对着电脑刷新网页,愣了一下后,才打字回复说:你好。

    再接着电脑就被lin接管,她直接弹出了视频对话窗口,然后对着镜头说:“季,你最近的精神状态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她还是老样子,神色天真,面带笑容,苏季就笑笑回答说:“(挺tǐng)好的。”

    lin却有些不以为然:“你的网页浏览记录显示,你每天都在重复刷新一个页面……你确定你有在看里面的内容吗?”

    面对这种无孔不入,随意翻检别人**的黑客,苏季也只能笑笑,无言以对了。

    lin也不打算继续为难她,而是说起了正题:“我说了要告诉你墨的墓地在哪里,但之前有些事耽误了,现在告诉你吧。”

    她说完,又用对话框发过来一串地址,是中文和意大利文对照的。

    因为苏禾常年在意大利,所以苏季才能看出那是意大利文,她看了一下那个中文地址,果然发现是在意大利北部的一个海滨城市。

    lin发完后对她笑了笑:“你可以随时去看望他的,祝你愉快。”

    苏季拿到地址后,没有再犹豫,第二天就让孙管家给她预订机票。

    她要独自出门,更何况是去一个语言不通的遥远异国,孙管家肯定是不放心的。

    但苏季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她自己打包了行李箱,准备好了所有要用到的旅行物品。

    当苏禾打过来电话询问时,她还笑笑说,如果时间(允yǔn)许,可以顺便去弗洛伦撒看望一下他。

    她去意坚决,其他人也不好再劝。

    等几天后苏季上了长途飞行的国际航班,才意识到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独自出门旅行。

    其实也并不算完全是一个人,孙管家早在当地给她联络好了一个中国方面的接待人员,连酒店什么的也都一并安排妥当。

    长达1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后,苏季在当地时间下午到达,机场距离那个海边的小城镇还有一段距离,所以那个接待人员就开车去机场,将她接回酒店。

    那是个年纪不算很大的中年人,他告诉苏季自己姓颜,所以苏季就叫他“颜先生”。

    颜先生早年应该是个专攻欧洲线路的导游,后来就攒了钱,全家移民到意大利定居。导游是他的老本行,所以他现在也接一些私人导游的活,一来算作休闲,二来也维持生计。

    颜先生可能已经做惯了那些富豪的私人导游,他将一切事宜都安排的相当妥当。

    苏季下榻的酒店,也坐落在风景最好的海港边缘,推开窗子就能看到碧蓝的海水。

    孙管家可能已经对颜先生说过了苏季来这里的目的,所以颜先生没有按照接待普通游客的惯例,给她推荐一些当地的特色美食和特色商店。

    而是在把她送到酒店的房间后,就礼貌地问:“您需要我陪您一起去吗?”

    苏季笑笑对他摇了摇头:“不用。”

    小城本来就不大,她也不希望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扰。

    颜先生也能理解她的想法,只是说了句酒店门外就有一家花店,然后留下了他的手机号码,说自己就住在隔壁房间,有什么需要尽管叫他,就退出去回了房间。

    苏季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但她还是将箱子里的行李都拿出来收拾了一下。

    只是稍作了休息,她就换上一件黑色的长裙,独自下楼了。

    经过颜先生的刻意安排,这个酒店距离她的目的地并不远。

    她走出去后,在不远处街角的花店买了一束白色玫瑰,再顺着上山的道路一直走下去,就能看到道路尽头的墓园。

    那是一处能够眺望到海面的山丘顶部,整个墓园面积并不小,从半山的位置开始往上,就都是葱郁的树木,还有林立的墓碑。

    意大利人天(性xìng)浪漫,所以即使是埋葬尸体的墓碑,也都雕刻的千姿百态,有比较传统的十字架和小天使,还有颇具现代风格,影印着逝者生前容貌的大理石。

    墓园很大,苏季走了很久,才找到了lin给她的那个坐标。

    那是在一株大枫树下的墓碑,并不大,也没什么花哨的设计。只是简短地用中文刻着一句:我的朋友墨,长眠于此。

    刻了中文的碑文,却没有遵照中文墓碑的格式,看起来多少有些怪异。

    苏季将手中的白色玫瑰靠着墓碑放下,然后自己也在一旁的草地上,席地而坐。

    也许是因为刚经过了一场让人疲惫的长途旅行,也许只是因为她走了不少上山的路,总之她觉得自己现在异常疲倦。

    好像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旅途,她早就觉得很累,不想再继续走下去,却仍旧有很多人和事,告诉她必须要坚持。

    天空在一点点变得(阴yīn)沉,可能很快就会有一场雨,意大利北部虽然气候温和,但现在只是4月下旬,雨水仍旧是寒凉的。

    苏季知道她现在应该快速离开,找个地方避雨,等待明天再来。

    反正她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可以每天都走上这么一段路,来看望他。

    可她还是没有移动自己的(身shēn)体,反倒干脆将(身shēn)体靠在了墓碑上。

    她穿得有些单薄,于是石制墓碑的温度就从她(身shēn)后透了出来,肩膀上一片冰凉。

    她又等了一阵,觉得(身shēn)体越来越冰凉,接着才意识到,雨已经开始下了。

    有那么一阵时间,她是感觉不到有雨水落在自己(身shēn)上的,等开始意识到的时候,每一滴冰冷的雨水打在她肩膀上,都会泛起一阵刺痛。

    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冰冷的雨水还是源源不断落下,苏季却已经靠在墓碑上完全不动了。

    远处树下那个撑着伞的(身shēn)影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他一直走到苏季面前,看清她紧闭着双眼的消瘦容颜,薄唇就不由自主地抿紧。

    半蹲下来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在触到那有些烫人的温度后,他下一刻就用手将她的(身shēn)体揽进了怀里。

    一边撑伞,一边还要抱起瘫软成一团的这个人,他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完全将她拦腰抱起来。

    伞被塞进她蜷着的胳膊里,勉强将两个人的头顶遮住,他站起(身shēn)走了几步后,才轻声叹息出来:“又发什么疯?”

    苏季其实并没有完全失去知觉,但高(热rè)还是让她觉得(身shēn)边的事物全都不真实起来。

    雨声敲在伞上的声音让她觉得吵,又在朦胧间听到他说话,她本能地就将头向他怀中又靠了靠,手臂也隔着伞柄去拥抱他的(身shēn)体。

    那种熟悉到刻骨的清冽气息包围着她,她觉得温暖,却又突然更加伤心。

    她记得她已经永远失去他了,不然她不会这么难过,难过到好像每一天都没有意义,活着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忘却。

    “远宁……”她低声呼唤他的名字,用尽全(身shēn)力气去抱着他,好像那天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管如何用力地去拥抱他,也留不住他逐渐逝去的生命。

    她实在用了太大的力气,忘记伞柄搁在他们之间,她听到他轻吸了口气,而后用无奈却带点笑意的声音说:“你非要弄疼我才开心对不对?”

    她连忙又把手臂松开一些,却开始不舍得完全放开,她不知道(身shēn)边的这个人是真是幻,是她绝望下的幻想,还是真实存在。

    总算想起来抬起头看一看他,苏季觉得自己的眼睛里一定都是泪水,不然不会看他看得那么不真切。

    可即使这样朦胧的视野,她也能确定,她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她吸了吸鼻涕,认真想了很久,才抬起手去,用手指一点点抚摸他的脸颊,又是笑,又想哭:“远宁……你要跟我人鬼(情qíng)未了吗?”

    他的脚步一顿,一瞬间想干脆把她找个什么地方随便扔下算了,省得抱在怀里闹心。

    她却好像对自己的结论很满意,又凑过来吻他的唇角,继续笑着说:“远宁,就算你是鬼,我也不会害怕的……你要带我走也可以。”

    墓园太大,他抱着她又不再像以前那么轻松,因此走得并不快,走了很久也没走过那些林立的墓碑。

    苏季亲过他之后,又将自己有些发烫的额头贴在他的脖颈里,她发着高烧,自然觉得他体温太低,于是又觉得自己猜得没错:这是远宁的鬼魂回来了。

    她也没有说谎,没有他的世界实在太空旷也太冷,他就算是来索命的,要带她走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他不要再把她一个人留在什么地方。

    他觉得怀中的人安静了一阵,正想低头看看她是不是又睡着了,就听到她轻声哼唱了起来。

    她唱的是那首安魂曲,悠远又哀凉的曲调,又带着一丝莫名的温暖,仿佛倾诉着无限的思念,还有不忍割舍的眷恋。

    这首歌足够长,也一路唱到了墓园的尽头,他没有听到她的抽泣,却觉得有滚烫的液体从自己的脖子里流了下来,绵绵不绝。

    “远宁……”她就这么不断地流着泪,字字清晰地说,“带我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看,年前是会见面的,╭(╯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