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就在lin和苏季走进那栋房子后不久,听到报警赶来的特警就已经将那栋房屋团团围住。

    只是他们分不清里面有多少暴徒,又有多少人质,有得到消息说有两个没有武器的女(性xìng)刚刚走进去,所以只能通过围困和喊话,试图掌握里面的(情qíng)况。

    可无论是michelle和墨远宁,还是苏季和lin,都没有分心去关注窗外的警察喊话。

    所以当最后那三声枪响传出去,他们才终于下定决心冲了进去,却只在沿途看到数具尸体。

    里面的一切早就尘埃落定,无论是cia苦苦追寻的通缉名录上的要犯,还是暗地里调查着的杀手集团头目,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尸体实在太多,于是不得不送入几辆救护车中,分批运走。

    混乱中所有人都没有关注到,其中一辆本应开往警局验尸房的救护车,在经过一条预订的线路后,直接转上了另一条。

    司机悄然关上了一路长明的警灯和警笛声,于是这辆救护车就顺利地融入车流中,不再被过往的车辆所关注。

    然后在一条十字路口,它蓦然转入一条私家小路,彻底离开了监控设备的镜头。

    开车的司机这才抬起头,露出棒球帽下的脸,她意外的是个(身shēn)材分外(娇jiāo)小的女(性xìng),穿了医院的救护服,头顶一路也压得低低的。

    将救护车熄火后,lin就飞快离开驾驶座,小步跑到后面的车厢中。

    那里面的担架车上,只停放着一个被封装在黑色塑胶袋中的“尸体”。

    她连忙打开拉链,露出躺在里面的人,而后她就又飞快地从药品架上取出一支肾上腺素注(射shè)液,将其抽入针管中,对着躺着的那个人的(胸xiōng)膛,毫不犹豫地将针管全部插入进去,然后注(射shè)。

    药物被直接注(射shè)到了心内,强烈的刺激下他的(胸xiōng)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却依然没有进一步的反应。

    lin重新注(射shè)了一次,接着双手重叠,借着(胸xiōng)腔收缩的力度,用力按压他的心脏。

    这次她却用力太大,他猛地吸了口气,接着就蜷起(身shēn)体,咳嗽起来,咳出了几口血。

    反应太大也好过没有反应,lin略微松了口气,抬手去拍他的脸颊:“墨?”

    他只有力气将眼睛微微张开一些,其他的力量,都用来咳出堵在气管中的血,隔了好一阵,才将还罩着迷雾的目光投向她。

    他好像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意识,迷茫地看了她好几眼,才微微将薄唇张合了几下,只是他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微弱,lin根本无法分辨他说了什么。

    将人从死神那里拽回来,lin才吐出口气,也不管他是否能听明白,就开始抱怨:“你知道让你假死一次有多不容易吗?你那个妻子再多抱你一会儿,你就真死透了!”

    她当然没有能力抢救一个服下足够瞬间致死剂量氰化物的人,只是她负责监控组织的所有通讯工具。

    所以当michelle嘱咐人准备致死毒剂的时候,她已经找到机会,将胶囊里的氰化物换成了可以让人陷入重度昏迷,并让呼吸和心跳在一段时间内变得极度缓慢的药剂。

    这种药剂的症状和氰化物中毒并不完全相同,但也能在慌乱的(情qíng)况下骗过大多数人的眼睛。

    她不确定michelle会给他吃哪一粒药丸,就把所有的全部都换成了假死药。

    可惜michelle机关算尽,在最后关头反悔不肯吃药丸,不然的话,她现在也能顺利活下来。

    只不过墨远宁在服下药剂时就已经失血过多,再加上药剂中克制呼吸和心跳的成分,稍有不慎,也足够致命。

    这点lin事先没有考虑到,所以当他被苏季抱在怀里,体温开始变得过于低的时候,她才惊觉,连忙和急救人员一起,将苏季拉开。

    当按照原定计划,把他的“尸体”偷运到这里的时候,lin也不敢确定药效过去后他还真的能恢复呼吸和心跳,于是就连忙用肾上腺素,强行将他唤醒。

    他显然还在胃出血,而且之前“死去”的时候,有些血液流入到了气管中,所以他仍然侧着(身shēn)体不停咳出那些血花。

    lin听到他终于发出了声音,却低哑到几乎分辨不清字眼。

    她以为他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qíng)要说,就连忙俯(身shēn)把耳朵贴过去仔细倾听。

    他把那句话又重复了一边,她才听清,他是在说:“小月有没有安全?”

    他“死去”之前,还能那么冷酷地说着那些即使她听了,都觉得有些残忍的话语,却又在刚从生死边缘回来后,就想着要先确认对方的安全。

    lin无奈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腕表,发现在等待前来接应的人之前,还有些时间,于是就从急救物品里找到和他血型符合的血袋,先给他输血。

    她一边将输血的针头刺入他的静脉中,一边感慨般地说:“所以呢?你还要不要回到她(身shēn)边?”

    他现在似乎已经恢复了部分神智,目光却仍旧茫然,他已经能辨认出(身shēn)边的人是谁,却只是问:“lin,我们是不是在地狱里?”

    lin的手一抖,差点用针尖把他的静脉戳穿,好在她还足够处变不惊,还能一边用胶带固定输血的针头,一边磨着牙笑了下:“于是,你是以为我也会下地狱了?”

    将氰化物替换成了别的药剂,她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不过她真高估了他的反应能力。

    一般人劫后余生的第一反应难道不是:我还活着?而不是:你怎么和我一起死了?

    但不管lin如何气愤,他仍旧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只是对着她,艰难地勾了下染血的唇角:“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天堂……”

    他说着,就将双眼重新合上,像是疲惫不堪一样,低声又说了句:“更何况……天堂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痛苦……”

    在lin认识他的这么多年里,她从来没有听他说出过“痛苦”这个字眼,哪怕是当初被michelle夜以继(日rì)的拷打折磨,他也不曾说过,这很痛苦,请停止下来。

    他只会在脸上带着些漫不经心般的微笑,沉默地承受一切。

    好像他所认知的人生,本来就该如此,所以无论遭受什么,都不必要大惊小怪,也没必要去强调这种遭遇。

    可他现在却说:这么多痛苦。

    她直觉地认为,他一定不是在说**上的痛苦。

    她想了下,于是就歪了歪头问他:“那么墨,你认为什么是痛苦呢?”

    这次他却不再回答了,lin等了一阵,注意到他已经重新沉默了下去,除了微弱的呼吸外,再也没有发出其他声响。

    她知道那是因为假死药的药效还没有消失,他又陷入了昏迷,所以也就不再说话。

    她看了下腕表,发现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于是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lin!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她就笑了:“雷蒙,不要太兴奋……我们的计划当然会成功,‘lx’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我们的组织了。”

    她从几年前开始,就已经惊讶于michelle虽然年纪不大,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却都是老派的作风。

    在这个年代,早已经不是那种依靠高压和残暴的统治,就能稳固权力的时候了。

    可能michelle到死,都以为她的背叛是受人指示,但michelle却没有想过,为什么她(身shēn)为一个技术员,就不能获得整个组织?

    她可以任意监控组织里所有人的行踪,她的耳目能渗透到他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大到电脑和通讯设备,小到埋植在皮层下的追踪芯片——她才是掌握着所有秘密的最大支配者。

    车门外响起来接应的汽车那低沉的马达声,她打开后车门,看到车上走下来的高大保镖。

    他们对她微微躬(身shēn),和之前面对michelle时如出一辙:“大小姐。”

    lin不在意地挥挥手:“你们不用这么叫我,我不喜欢这种称呼,还是叫我lin就好。”

    他们暂时去了另一处私人别墅,几个小时后,lin再去找墨远宁商量关于他们从岛国如何脱(身shēn)的计划时,他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虽然仍旧需要输血,也没有力气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但他已经恢复了所有的神智,也大概明白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只是他的神(情qíng)依然有些淡漠,目光中也透着些空茫。

    lin坐在(床chuáng)边,对他耸了下肩:“季和cia,都对你的‘尸体’特别感兴趣,我想他们都是想确认一下你真的死亡了……我们该怎么办?”

    她全都说完了,墨远宁才将目光移到他的脸上,他勾了下唇角,声音还是低弱:“你一定有计划了吧?”

    lin也不隐瞒:“我要再对你用一次假死药剂,然后把你装到加了冷气的棺材里,制造低体温,应该能骗过他们,把你当尸体运上飞机。”

    她边说,还很恶劣地笑了笑:“这次我会控制用药的剂量,尽量不要再弄假成真。”

    她说得开心,连墨远宁也忍不住跟着她笑了下:“没关系,我信任你。”

    lin看着他的笑容,又问:“那么季呢?她现在好像真的很伤心,你不准备告诉她你还活着的消息?”

    他的笑容凝滞了一下,顿了顿才回答:“不用……我们已经告别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快过年了流感猖獗,大家小心(身shēn)体,么么!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