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苏季又在地上坐了很久,后来应该是有人来拉她,还有人在她耳边大喊大叫着什么。

    可她完全不想去理会,这个世界已经缩小到只剩下她和她怀中的这个人,他们为什么却还是要把她和他分开?

    她知道他的体温一直在下降,可那也许已经是她从他(身shēn)上所能感受到的最后的温度,所以无论什么人,想要把他们分开,都太残忍。

    她还是努力去拥抱他,一边抗拒要将她拉开的那些手,一边说:“这是我的丈夫,不要让我们分离。”

    她说了一遍,又听到周围杂乱的呼喊,全都是异国的语言,于是就又用英文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但还是有人用力地拉扯着她的手臂,他们一边说着仿佛是安慰的话,一边从她手中接过他的(身shēn)体。

    只是他们哪里会像她那么小心,她看到有个人试了试他的颈间的脉搏,然后摇头对(身shēn)边的人说了句什么,就把他的(身shēn)体向地板上放去。

    她看到他的头失去了支撑,于是就无力地垂下去,他的薄唇已经开始泛起淡淡的紫色,却又因为姿势的改变,被打开了一道缝隙。

    她看着暗红的血从他唇角涌出,滑过他苍白的脸颊,染红了他枕着的地砖。

    她想她应该是尖叫了,她用尽全(身shēn)力气发出了嘶声的叫喊,然后试图突破重重阻碍,重新将他抱入怀中。

    混乱中她觉得后颈那里传来麻痹的刺痛,她知道那是镇定剂,也知道眼前的事物在飞快地模糊下去。

    她还是一直看着他的方向,最后留在她脑海里的,却只是他毫无生机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的样子。

    她彻底失去意识前,突然想到了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他从(阴yīn)沉着天色的室外走进来,推动了咖啡店的玻璃门,清脆悦耳的门铃声中,他像是注意到了她在看他,于是侧头对她微微勾起了唇角。

    那时她在心里想,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俊美?如此俊美,却又如此和善。

    他仿佛从未想过要像雄鸟炫耀羽毛一样炫耀自己的容貌,所以他对很多人都微笑,笑容里是依稀的暖意。

    她努力地去想那天他的样子,她多希望时光可以永远停在那里。

    即使他们永远都只是初次相见的陌生人,即使她从来都不曾拥有过他,也不曾被他所(爱ài),也没有关系。

    至少他还会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温暖的角落。

    陷入昏睡中时,苏季又做梦了,她梦到自己坐在巨大而空旷的苏宅里。

    整个宅邸里不再有一个人,所以更加的冰冷,她就坐在所有房间的中央,平静地看着这栋她出生于此,又生长于此的大宅。

    时光好像已经前进了很多年,她不知道具体是多少年,只知道她已经老了,所以这个宅子里的很多人都不在了。

    他们都垂垂老去,或者离开了这栋老屋,或者离开了这个世界,连孙管家都不例外。

    她一边看着这个空无一人的祖宅,一边想着,父亲至少还有一双儿女,她也应该会有后代的吧?

    按照她的年纪,也许孙子都应该有了……可他们都去哪里去了呢?那些她和她的丈夫,生育下的孩子们?

    接着她想了很久,才终于想起来,她和他并没有什么孩子。

    她失去他的时候太突然,也太早,所以在以后长久的岁月中,她再也没有人可以相伴。

    就这么困守在这座孤城里,变成了一个矜贵却又孤单的老太太。

    她想他离开的时候一定没有想过……没有了他的世界,是多么可怕。

    她的(情qíng)绪太躁动,所以镇定剂注(射shè)过后,不到几个小时,她就又惊醒过来。

    那时候不过还是当地时间的凌晨,天色刚微微亮,在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后,岛国的黎明依然如约而至。

    苏季睁开眼时,看到的是那个被她不小心“占用”过办公室的年轻外事官员,他记得后来他自我介绍说叫孙翔,因为姓氏和孙管家一样,加上名字又简短,她一次就记住了。

    现在他正用同(情qíng)的目光看着她,小心地斟酌着词汇:“苏小姐,你觉得好点没有?”

    她定定地看了他一阵,突然问:“我丈夫呢?”

    孙翔顿了顿,他仿佛是挑选了下词汇,才开口说:“苏小姐,关于墨先生的遗体,在运往警局停尸间的路上遗失了。”

    苏季木然地听着,她的理智告诉她,也许这个人已经很小心地去遣词造句了,想要尽量不去触动她的(情qíng)绪,而他的说法,也的确挑不出什么大错。

    可她依然觉得刺耳,觉得他一定是说错了什么?那些关于“遗体”,“停尸间”什么的词汇,一定是错的,她拒绝接受。

    所以她就冷冷地笑了下:“连个人都能弄丢,看来当地警方的确没什么作为。”

    孙翔想提醒她,不是弄丢了人,而是遗失了尸体……这样的事(情qíng),的确是警方的漏洞,但现场的尸体那么多,到处又都是开枪的痕迹,经验缺乏的当地警方,能保证没有其他大的疏漏,也是不容易了。

    可他也知道,死者家属的(情qíng)绪是最不能触动的,痛失挚(爱ài)的心(情qíng),足以让任何人变得偏激和不通(情qíng)理。

    于是他只是轻轻叹息了声:“苏小姐,请您节哀,保重(身shēn)体。”

    苏季冰冷地看着他,而后她突然笑了下,那笑容太冷漠,所以显得有些让人心惊:“我的丈夫不见了,我还被打了镇定剂困在医院,我怎么保重(身shēn)体?”

    苏季当即就通过孙翔,向当地警方提出了抗议,而当地警方正为这个死伤无数的大案焦头烂额。

    再加上死者多数都持有美国护照,所以cia派来的特工也参与了其中,让事态更加复杂。

    偏偏和其中一具死者遗体一起消失的,还有现场的另一位目击证人,也就是lin。

    所以当地警方不但没有理会她的抗议,还提出(身shēn)为唯一的目击证人,要求她配合调查。

    苏季当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不是涉案人员,任何枪械上都没有她的指纹,她也在绝大部分枪响过后,才进入了那个房子,这点街道上的视频监视系统可以证明。

    她的理由也足够充分:她丈夫被人绑架,所以她冲进去救人。

    至于为什么没有先报警,那就更好解释:对当地警方不信任,而且对方威胁说报警了就会伤害人质。

    假如能够证明她的丈夫是涉案人员,那倒也是好办,可他的遗体又在这个节骨眼上丢失了,无法对照枪械上的指纹,也无法验证尸体手指上是否有火药的痕迹。

    所以无论是苏季的抗议,还是案件的调查,都陷入了僵局。

    苏季等(身shēn)体恢复一些,就从医院离开,她应该回领事馆,但却对领事馆的人冷笑着说:“看来你们也不能对我进行什么庇护。”

    她是自己跑出领事馆的,但她的丈夫,的确是在领事馆监视下失去了踪迹,后来又被她声称遭人绑架。

    即使领事馆方面觉得此事有蹊跷之处,也无法推卸责任,只能一再道歉。

    她于是联系上了卓言派来的那架飞机上的人,让他们安排自己住进了一家酒店。

    好在卓言知道这边事态复杂,派了一个很得力的秘书过来,那个中年人就飞快安排妥当了一切,并且负责苏季和外界的沟通。

    苏季也知道她的精神状态不大好,从医院醒过来后,又过去了几个小时了,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的夜晚,她却再未合过一次眼睛。

    时间的流逝仿佛已经对她失去了意义,她躺在酒店的(床chuáng)上,就这么看着黑暗的天花板,过了整整一夜。

    一整夜的时间,她没有睡过一秒钟,只是像一具行尸走(肉ròu)般,沉默不语地呼吸着。

    她(身shēn)边是受了卓言嘱托,24小时轮班照顾着她的机组人员,外界有什么新的消息,就会由其他人先知道,再去通知她。

    第二天清晨,陪她熬了一整夜的那个空姐离开后,卓言派来的秘书就走进来,对着还躺在(床chuáng)上的她悄声说:“他们找到了……墨先生的遗体,和失踪的那位小姐一起,在机场。”

    他说完,又连忙补了一句:“墨先生的遗体没有遭到什么损坏……只不过那位小姐,试图将他带上自己的私人飞机。”

    苏季翻(身shēn)坐了起来,她看着他,满脸不解:“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啊。”

    她是穿着昨晚洗澡后换上的衣服躺下的,虽然不是正装的衣裙,却也是可以穿出去见人的衣服,只是经过了一整晚的辗转反侧,早就凌乱不堪。

    自从出事后,她就没有再注意过自己的仪表,连昨晚那次洗澡,也是被机组的空姐劝进去的,现在更是这样,那位秘书打量了一下她,却并没有提醒,而是体谅地点头说:“好,我们马上就去。”

    这个海岛城市本来就不大,他们住的也距离机场不远,因此不过二十分钟后,他们就到了机场的停机坪上。

    这里旅游业发达,私家飞机的停机坪也豪华巨大,他们借着自己飞机机长的便利,才能驱车进去,而后就在停机坪中央,看到了正在对峙的两方。

    一方是已经站在登机舷梯下的lin,另一方则是荷枪实弹的当地特警。

    lin换了一(套tào)黑色的(套tào)装,虽然(身shēn)躯(娇jiāo)小,却并不掩凛冽气质。仿佛在一夜之间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子。

    她(身shēn)后是一辆加长的轿车,车门开了一半,即使远远看过去,也能看到里面放着的黑色棺木。

    苏季他们走进,才看到特警们还簇拥着两个穿着西服的高大白人。

    lin转头看到她,突然就笑了笑:“季,你也来了?”

    苏季一步步走进,她觉得也许她还是心存侥幸,即使他在她怀中停止了呼吸,并且一点点变得冰冷。

    但她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也许他还在的,他还活着,只是暂时没有呼吸和心跳,也没了温度,却不是真正死去,再也无可挽回。

    lin今天却分外残忍,她如同是洞悉了她的意图,也了解面前的这些特警和cia,到底是什么居心。

    于是她笑了下,开口用英文说:“我知道,你们只是想验证一下罢了。”

    她回头嘱咐(身shēn)后的人:“打开棺木。”

    那是两个高大健壮的保镖,他们退开来,俯(身shēn)到车里,将扣得严丝合缝的黑色棺木打开。

    那应该是一具附带了制冷系统的棺材,棺盖打开时,有丝丝的雾状冷气透到空气中来。

    然后苏季就再一次看到了他的脸,lin显然已经找人整理过他的易容,于是当时汗湿的碎发和脸上的血痕都不见了,只剩下一张苍白却安详的面容。

    lin对他显然也有诸多怀念,替他换上了洁白的衬衣和黑色的西服,棺木的缝隙中,还装满了白色的玫瑰花朵。

    lin看着他,仿佛也怕惊动他的灵魂一样,压低了声音说:“我只是不想让他被放在冰冷的解剖台上,接受毒理检查。”

    苏季没有回答,她走了过去,犹豫了一阵,才抬起手,将指尖贴在他的面颊上。

    她从未如此直接地触碰过完全失去生命的**,但她仍旧被那种冰冷的温度寒彻了(身shēn)体。

    她愣愣地看了他一阵,才笑着低声说:“远宁,你一定是在惩罚我,别这么狠心。”

    她说着,眼中的泪水却悄然滴落下去,落在棺木中的白色花朵上,仿佛是凝结的露珠。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到这里,上卷就完了。

    空镜mm扔了一颗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