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苏季茫然地愣了一阵,才勉强从记忆深处,翻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同时那张甜甜的面孔,和明亮的大眼睛也跃入她脑海,“曾琳,”

    lin的声音还是像她记忆中一样(情qíng)况,她和merle一样,都有种超然于生死外的感(情qíng)态度,仿佛无论发生了什么,哪怕是他们自己即将面临死亡,他们也依然会是这种无动于衷的态度。******$百度搜小说网看最新章节****

    她用略带轻快的语调说,“墨闯入了michelle在这里的别墅中,据我所知他已经干掉了七个组织的人……”

    她说着,似乎是看了看什么监视系统,立刻又更新了数字:“对不起,已经九个了。”

    苏季没有耐心陪她玩这种报数游戏,打断她问:“远宁一个人去的?他(情qíng)况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lin倒也马上回答:“墨从来都是一个人行动的,新伤倒没有,不过他(情qíng)况应该也不大好,我看到他在转角的地方停下来休息了一阵。”

    苏季听到他的消息,就立刻恨不得马上出现在他(身shēn)边,她再也顾不得墨远宁让她留在领事馆内的叮嘱,毫不犹豫地对lin说:“我要见远宁,你要保证我的安全。”

    她就算再急,也没有昏掉脑袋,只有两个人都安全地回到国内才是胜利,无论是墨远宁出事,或者她自己出事,都是要极力避免发生的。

    lin显然也没想到她这么理直气壮地吩咐自己,略愣了一下才笑起来:“好呀,为了墨,我也会尽力保证你的安全的。”

    她接着又说:“3分钟后,到领事馆正门,我去接你。”

    苏季倒也没直接就走出去,她偷摸到一间休息室里,从里面的衣柜里拿了两件衣服,她还顺手拿了顶宽边大草帽。

    换上那件夸张的印花长裙,又把头发都弄到头上去用草帽压住,低着头从领事馆里走出来。

    站岗的卫兵比较关注从外部进入的人,从里面出来的倒并不盘问,所以苏季也算平安地走了出来。

    接着她一边悄悄地四下打量(情qíng)况,一边感叹自己的底线下降之快,两天前她还是教养良好的富家千金,现在却已经连偷衣服这样的事(情qíng)做起来也相当顺手了。

    lin的时间观念也相当精准,她才不过站出去十几秒,一辆精致的红色敞篷跑车就停在了她面前。

    驾驶座上的lin也带了一顶大大的草帽,还有一个桃红边框的墨镜,衬得本来就只有巴掌大的脸更显精致。

    她扬了扬下巴,好像所有接女伴去游艇上开派对的富家小姐一样,神色透着点漫不经心:“走吧。”

    苏季顾不上吐槽她拉风的车和造型,闪(身shēn)上去关了门,边系安全带边问:“远宁现在怎么样?他在哪里?我们这样贸然出去,会不会给他增添麻烦?”

    她虽然忧心忡忡,但也还有基本的理智,她自己没有在危险中保全自己的能力,即使她再想马上见到墨远宁,她也要考虑自己会不会反而给他增添麻烦。

    lin却根本不给她反应时间,也不管她是否将安全带扣好,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车子在夜间的街道上飞速穿梭,lin才回答她说:“别担心,你和我在一起就不会……十分钟前你这边还有五个人分别在前后门待命,现在据点出了那么大动静,他们已经被调回去了。”

    她说着,不知怎么从膝盖上抽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扔到苏季怀里:“帮我看着监视系统,墨在7号摄像机那里,看到有人向他靠近,就马上通知他……用1到12点标记方向。”

    lin同时丢过来的,还有一副无线耳麦,苏季忙捡起来(套tào)在自己头上。

    她看着电脑屏幕,努力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墨远宁,这台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并不大,却密密麻麻并排监视着十多个摄像机。

    好在苏季此刻被激发了所有潜力,很快就数到7号摄像机,那是个对着走廊的摄像机,她果然看到有个熟悉的(身shēn)影,正在慢慢走出这个摄像机的范围,向前方转弯的楼梯口方向走去。

    再往上就是8号摄像机的监视范围了,苏季正看到有一个人在楼梯上蹲下,手里端着枪,似乎正准备隔着楼板向楼下扫(射shè),她就忙说:“远宁,你头顶……4点钟方向!”

    这种标记方位的方法,上次墨远宁让她跳下游艇时就用过了,她融会贯通,大致领悟了用法,只是还没有形成条件反(射shè)一样的直觉。

    不过她是掌握了摄像机内容的提前预警,稍微慢那么一两秒钟也没什么,她话音落下,就看到墨远宁没有丝毫迟疑,举枪向那个方位连发几颗子弹,那个人连一枪都没来得及开,就应声倒下。

    话筒是双向的,她看到墨远宁换了个弹夹,含着点笑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月,你不应该来的。”

    她不来,难道要像一个布娃娃一样,只能在金色的笼子里等他回去吗?

    即使知道他们还远远没有脱离危险,但是能看到他的(身shēn)影,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苏季还是忍不住稍微放松了紧绷的(情qíng)绪。

    当她听到lin那句“来见他最后一面”的话,心脏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起,连心跳都像停滞了几秒。

    她只用了零点几秒,就反驳回他的话:“你也应该待在医院里!”

    话筒那边他低低笑了起来,声音里透着点嘶哑,却仍旧是温柔的语调:“小月,你不应该来,那会让你的一只脚踏进黑暗里。”

    他说完这句,苏季愣神了一下,才突然觉得有些明白过来:他在告诉她,现在就在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属于黑暗的世界的,她不应该直面,更不应该亲(身shēn)参与其中。

    比如刚才,她不过是出言提醒他了一句,他的确是安全了,但另一个人却丧失了生命。

    这并不是什么电脑游戏,对面也并不是木偶或者假人,而是活生生的人类,隔着一道屏幕,她对于生命的消逝没有太多的直观感觉,但她却已经亲自参与了一次谋杀。

    苏季木然想着,却在看到另外两个人进入镜头时,飞快又对他报出:“楼梯上层,5点钟方向,7点钟方向,两个。”

    她看到他干脆利落的点(射shè),翻(身shēn)上前的漂亮动作,还有他手中的匕首挥出时,那在屏幕上带起的亮光。

    以一敌二,他仍旧未落下风,他穿着紧(身shēn)衣裤和防弹衣的黑色(身shēn)影,就像是一道属于死神的暗影。

    她到此刻才亲眼所见,他人生中的另一面,像他说的那样,是属于黑暗的另一面。

    高度的精神集中,让她来不及分心去体会其中的意义,她只是想,如果这就是他的全部,那么她也并不会去排斥。

    那两个杀手也瘫软在地上,苏季看着镜头中墨远宁的(身shēn)影不易觉察地晃了一下,然后他压低声音咳了一下。

    苏季比lin更加熟悉这种沉闷的咳嗽,她心中狠狠地疼了一下,忙说:“远宁,你在吐血?”

    镜头的角度让她看不到他的脸,却能看到他用手背在唇角擦了擦,他似乎是缓了一下,才笑着开口说,声音也更加喑哑:“没关系,除了michelle,除了只剩下一个人了。”

    只剩下一个人,苏季愣了下,随即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人的(身shēn)影:merle……他还没有出现。

    她连忙搜索屏幕,然而每一个监视镜头她都看了几遍,还是找不到merle的(身shēn)影。

    她只能说:“我看不到他。”

    墨远宁已经上到了这座三层建筑的顶楼,他面前的走廊尽头,只有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没有安装摄像机,但就算用猜的,苏季也能猜到michelle就在那里。

    难道说merle此刻也等在里面?

    苏季来不及把这个猜测告诉墨远宁,他就收起手中的枪,(挺tǐng)直了脊背,走到走廊的尽头,推开了面前的门。

    苏季看到他将(身shēn)上的耳麦和接收器全都拆了下来,扔在地上。

    她愣了片刻才意识到他是要只(身shēn)进去面对michelle和merle,连忙焦急地喊了声:“远宁?”

    然而他却已经听不到她的呼喊,他漫步走了进去,同时关上了(身shēn)后的门。

    lin将车开得极快,这座城市并不大,在lin又闯了红灯,将车子急转弯进入一条街道时,她终于开口说:“前面那栋红色的房子就是,准备下车。”

    那栋房子的确近在咫尺,那是栋带着地中海风格的小楼,掩映在高大的棕榈树和花木中。

    苏季向最高的那层楼望去,却正好看到里面闪现的几下火光,还有在耳边响起的沉闷枪响。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她才知道原来枪声和枪响在黑夜中是如此明显夺目。

    她忙低下头,看到走廊尽头,她最后能从镜头上看到的那扇门上,已经洞穿了几个枪眼。

    作者有话要说:

    某谢:其实用1-12点去标记方位,是我打游戏进战场时学到的技能,每次听耳麦里说,x点钟方向,快去增援,顿时就觉得自己好高端哎╮(╯_╰)╭

    小m:于是接下来你们就团灭了对吗?

    某谢:呃……为毛你对术语还(挺tǐng)了解……

    小m:(身shēn)为一个狂霸酷拽叼的新一代美青年,我偶尔也打游戏的谢谢。

    某谢:你一定不知道在中国狂霸酷拽叼一般用来形容一种带有“2b”属(性xìng)的人吧?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border="0"class="imagecontent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