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很久之后,苏季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qíng),还是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天真了一些。    不然她凭什么以为墨远宁不会骗她,又为什么会在那种时刻,真的离开他,    她一遍一遍地去回想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qíng)的细节,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假设,假如她没有离开他,后来又会怎样,    可一切已经发生了,就算她假设多少次,她没有离开,她一直和墨远宁在一起,也无法再改变任何事(情qíng)。    墨远宁被送到医院后,她又在领事馆待了十几个小时。    发现她在自己办公室藏着的那个外事官员问她为什么躲起来,她就只能说,她和丈夫被黑帮分子追杀,丈夫害怕她跟去医院不安全,所以让她单独留在领事馆内。    那外事官员点头表示立刻,可看她的目光,明显有些不赞同,大概他也觉得,即使被追杀,也不能让病(情qíng)那么严重的丈夫单独去医院吧。    没有家属跟随,领事馆就只得派了一个人过去,苏季担心墨远宁的(情qíng)况,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打电话询问一次,对方也比较细心,每次都耐心回答了她。    到了当地时间下午,苏季已经知道墨远宁被注(射shè)了相应的稀释剂,出血的(情qíng)况好转不少,再加上已经输了血,所以算是初步恢复了。    她提出过要和墨远宁通话,但墨远宁刚被送入医院抢救的时候没有意识,后来虽然醒了,也没什么精神,所以就作罢了。    苏季安心了一些的同时,又隐隐担心michelle不会善罢甘休,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过。    她深(爱ài)的人躺在医院里,她却只能躲起来不停祈祷。    然而下午时,留守在医院那边的外事人员却突然打了电话回来,那电话不是苏季接的,直接打给了领事馆内的总领事。    然后苏季就被请到了总领事的办公室,驻本地的总领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苏季后,沉吟了下,客气地说:“苏小姐,您的事(情qíng)已经有人跟我解释清楚状况了,但是方才医院那边,去了几cia的特工,表示您的丈夫墨先生,是他们名录上的通缉犯……我想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    苏季愣了一下,她已经知道了墨远宁原来的(身shēn)份,却也没想到他会是被cia通缉的,她只用了一秒钟时间,就想到墨远宁现在那个滴水不露的j□j,毫不犹豫地就说:“不可能!我丈夫是合法的中国公民,他的亲人都在中国,怎么会是cia的通缉犯!”    她说完,怕那个总领事不信,又补充说:“您觉得我有包庇嫌疑的话,请打电话给我丈夫的父亲陈朔先生,我丈夫随的是母姓,但陈先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也可以证明我丈夫是清白的。”    墨远宁的“墨”来源是他在组织里的代号,苏季当然知道,但她为了让总领事相信她,什么假话也不介意编出来。    更何况她知道以陈朔的应变能力,还有他对墨远宁努力争取的态度,一定会替她圆上谎的。    陈朔是全国富豪榜上的人,就算总领事不是h市的人,对他也略有耳闻。    总领事沉吟了一下,苏季和墨远宁是有(身shēn)份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从接到国内打来,嘱咐他对他们进行特别关照的电话了,苏季本人又说出了同样声名显赫的陈朔,也可以证明墨远宁的(身shēn)份,他觉得就没必要再真的去打电话求证了。    他想了想,就抬头说:“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对方,是他们搞错人了,如果他们坚持己见,那么就要按照外交惯例来,先给我们递交申请。”    苏季松了口气,点头对总领事说:“谢谢您的信任和理解,请务必保证我丈夫的人(身shēn)安全。”    从总领事的办公室回来,有个外事工作人员就示意苏季有电话,她以为是卓言那边的,就接了起来:“喂,表哥?”    那边却突然传出一阵笑声,接着一个她这两天间已经听得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怎么?我什么时候变成苏小姐的表哥了?”    苏季呼吸一滞,随口就说:“merle,你们不要伤害远宁,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心中的高压到达了极限,危机感就像冲破堤坝的洪水,她本能地想到他们这种人遭遇危机时的一般做法:“你们组织也许需要运营的对不对?我可以给你们钱,很多钱,苏家所有的钱都可以,数目也并不算少……只要你们放过远宁,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她一口气说出这么一大串来,merle听完后居然哈哈笑了起来:“女人,你还真有趣。”    他笑完后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打电话,是告诉你,放弃前王牌吧,他是你注定无法得到的男人。我们接到的命令,一直都是杀掉你,把前王牌完好地带回去……也许在资产上,你还可以试着和组织一较高下,但在其他方面,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挑战michelle。”    他说完,又低笑了声:“我已经放过你两次了,一次是你们刚进领馆的时候,一次是救护车进去的时候,算是我杀掉你朋友的补偿……不会再有第三次。”    merle说完最后一句,立刻就挂掉了电话。    苏季有些木然地放下手中的话筒,虽然刚刚才认识,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但merle留给苏季的印象一直是深刻的。    也许是因为他行事太狠辣张扬,也许是因为他那张也算出众鲜明的面孔。    他年纪不算大,苏季今年二十五岁,他看起来最多也只有二十二三岁。    但除了仍旧略显青涩的面容,他却比苏季自己看起来,要老练沧桑很多。    苏季想起来墨远宁,他的资料上显示,他只比自己大两岁,事实上也应该如此,他的那份资料在年龄上并没有造假。    当他们还很和睦的时候,她就觉得他太过成熟练达,倒不是说非常老于世故,而是他看待人和事,总给她一种历经沧桑后的平和。    后来在他们离婚,她对他很不好的这半年里,他表现出来的容忍,也是一般这个年纪的人所没有的。    她之前以为可能和他成长经历坎坷有关,只不过那时候她没想到他的成长经历居然如此黑暗残酷。    她不知道亲手结束一个人生命的感觉,也一辈子都不想去知道,他却在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就已经亲(身shēn)感受过了。    苏季想着,就觉得更加心疼他,他不在自己(身shēn)边的时间也更加难熬。    好在当地时间晚上7点钟,苏季就接到消息说,卓言安排的私人飞机已经在当地机场降落,只要检修和燃料补充完毕,就可以再度起飞了。    医院那边,cia当然不肯放弃自己的判断,坚持要逮捕墨远宁。只不过中方态度强硬,所以他们还在纠缠在繁琐的国际引渡条例中,中国与美国之间并没有刑事犯罪引渡协议,cia还试图努力通过当地警方批捕。    但中国的外事人员就在一旁,当地警方也左右为难,更何况嫌疑犯本(身shēn)(情qíng)况也特殊,正在重病中,医院也不同意直接将人带走,所以场面还是胶着的状态。    总领事晚饭后,又把苏季叫过去,简单解释了如今的状况,然后表示等他们登机出发时,从医院到机场的这段旅途,恐怕会有变数,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当听说cia的人竟然也到了的时候,苏季就知道事(情qíng)没有那么简单结束,可她也暗下了决心,无论对方折腾出什么事端,她都要和墨远宁一起回国。    也知道她这里(情qíng)况不好,那架飞机经过快速燃料补充,没多久就反馈说很快就可以开始下次工作了,起飞时间定在当地时间晚上11点钟。    苏季暗暗松了口气,领事馆的人也开始通知在医院守着的外事人员,要准备将病人转移到飞机上去。    不过是打一通电话的时间,那个复杂联络的外事官员却去了很久,过了一阵才回来找到苏季,神(情qíng)有点尴尬:“苏小姐,是这样的,为了让墨先生更好地休息,我们的工作人员一直都是在病房外面看守的,但刚才我打电话过去,他们进到病房里,却发现墨先生已经不见了……”    墨远宁被送去医院时候的状况所有人都看着,这才刚刚几个小时过去,就算已经恢复了一点,却还是必须要卧(床chuáng)休息。    他突然从病房里不见,再联系到之前的杀手,还有cia,任何人都会想到,他可能是被其他人胁迫绑架走的。    那个外事官员额头上也出了层汗,这对领事馆来说,还不算最坏的(情qíng)况,最坏的那种他当然没敢当着病人家属的面说:进去后发现病人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的话说得很清楚,苏季却觉得自己花了好久才明白过来:“你说,我先生不见了?”    那个外事官员连忙点头:“是不见了,完全消失了。但时间不会超过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前,我们的工作人员还进病房看过墨先生。”    两个小时有多少事(情qíng)也发生了……苏季知道自己不能苛责这些政府的外事人员,毕竟他们也已经尽到了义务,只是这件事里,有太多普通人力所不能及的(情qíng)况。    她心急如焚,还想再问问具体(情qíng)况,甚至恨不得自己飞到医院去,这间休息室里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墨远宁被送往医院后,她就又被转移到二楼的一间会客室里,之前的好多电话,都是通过隔壁房间那个领事馆对外公布的电话来传达的,甚至merle的那通电话也不例外。    休息室里的这个电话,一直都没响起来过,现在突然铃声大作,苏季愣了一下,看到那个外事官员的神色也有些惊讶,愣了愣才说:“这是内线电话,谁打的?”    苏季在这一刻有些福至心灵,她坐在沙发上,本来距离电话就近,所以不假思索地拿起了话筒。    将话筒贴到耳朵上的时候,她果然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清脆女声:“季,你要不要出来,再见墨最后一面?”    作者有话要说:    某谢:小m啊,泡前王牌的女人,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小m: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泡了?    某谢:两只眼睛╮(╯_╰)╭    飘飘扔了一颗地雷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