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生死的一瞬间像被无限地拉长,苏季就在这样的瞬间,觉得自己的感观增强到了极致。

    她能听到海浪拍打着船舷的声响,也可以听到微风吹拂过耳畔的低呜。

    michelle并不打算犹豫,她手中的枪在瞄准她后,扳机就已经扣下,可就在这短暂的一秒钟内,船底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动,船(身shēn)突然剧烈地震动。

    他们都站在船上,这样幅度的震动,足以将他们甩出几步远。

    michelle枪管中(射shè)出的子弹完全偏离了目标,(射shè)向了空中。

    游艇并没有再稳定下来,船(身shēn)在震动过后,已经开始缓慢地倾斜。

    船长从驾驶室冲出来,对外面喊了一句英文,苏季虽然没有在国外生活的经验,但也自小被苏伟学请来的口语老师教导,他这句喊声很大,她就听明白了,是“船舱破裂进水,快上救生艇。”

    混乱中,除了游艇倾斜沉没所发出的吱嘎声,还有一个马达的声音在靠近。

    那应该属于什么小型的快艇设备,轰鸣声不算很大,可尖利刺耳,而且正在快速靠近。

    苏季在刚才的震动中被摔到甲板的一侧,抓住了栏杆,才勉强站稳,她无暇回头,却听到(身shēn)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明明她二十多个小时之前还听过,现在却觉得早已恍如隔世。

    他的声音还是温和镇定的,此时却透着一种不可辨驳的力量:“小月,3点钟方向,跳下来!”

    也许是生死关头,从未进行过任何军事训练的苏季竟然瞬间听懂了,她不再去关注michelle是否又准备对她开枪,也不再分神去想merle在哪里,要做什么。

    这一刻她交付了全部的信任,心无旁骛,她半转了一□,然后就面对着海面,用力纵(身shēn)跳了下去。

    呼啸而过的风声中,她看到了那艘乘着波浪而来的摩托艇,然后就是驾驶着它的人。

    倾斜的船(身shēn)让她离海面的距离并不大,他张开一只手臂,轻巧地将她接在怀中。

    摩托艇的速度早就开到最大,他们迅速远离正在沉没的游艇。

    苏季回头看了眼,正看到站在高点的merle,举起一把手持机关枪,对着他们的方向进行扫(射shè)。

    他们的距离正在迅速拉开,那密集的子弹却也打在他们(身shēn)后的水面上,追逐着他们溅起零散水花。

    接着她就听到(身shēn)旁的人低低笑了一声,他并没有回头,却像是预料到了对方的所有动作,然后他对她说:“抱紧我的腰”

    苏季下意识做了,他就放开她的(身shēn)体,用腾出的一只手,按下了被固定在摩托艇的智能手机上的一个按钮。

    这次从游艇的方向,传来的爆炸声已经不再是刚才那种程度,而是震耳(欲yù)聋。

    苏季费力回头望去,就看到那艘豪华的游艇,已经彻底被分解成几大块漂浮在海面上的东西。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视野可以看到很远。

    她看到merle在爆炸发生的瞬间,已经跳落在海面上,举着手中浸水的机关枪,对这个方向大吼了一声什么。

    只是距离隔得太远,苏季已经听不清楚。

    她听了他的嘱咐,紧紧地抱着(身shēn)前这个人的腰,和他一起站在摩托艇上,迎接着海浪带来的颠簸。

    这样的快艇大部分被用来体验海上冲浪的快感,所以防护措施很少,海水在他们面前分开,却也不断地溅到他们的(身shēn)上和脸上。

    他就是这样驾驶着这艘小摩托艇来的,所以衣物早就被打湿,他穿了黑色的紧(身shēn)衣,现在全都紧紧贴在了肌肤的表面。

    连略长的黑发也被沾湿,凌乱地搭在他的额头。

    苏季被侧放在他(身shēn)前,她抬起头看他的侧脸,就忍不住抬头,在他的唇边轻吻了一下,她叫他:“远宁。”

    他又笑了一声,低下头看了她一眼:“嗯?”

    苏季勾起唇笑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qíng),只能呆傻一样说:“真的是你。”

    他轻叹了声,唇边的笑意还是柔和的,透着点放开一切的洒脱,那是她所不熟悉的模样:“是啊,真的是我。”

    苏季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我还以为他们搞错了,他们说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你……什么前王牌,什么最会杀人的人类之一,一定都是其他人。”

    现在也没有其他事(情qíng)可以做,她一口气说下去,语速还有些快:“你不过是个(身shēn)世有点复杂的都市上班族,最擅长的是((操cāo)cāo)控那些复杂的数据,绝对不是什么杀人艺术。

    “可我即使觉得他们搞错了,也不敢说,如果他们知道抓错了人,一定更不会留我一命,早就把我一枪杀了……”

    她边说着,边更加用力的抱紧他的(身shēn)体。

    现在太阳已经完全沉落到海面以下了,从黄昏到黑夜,通常只是几分钟的事(情qíng),她不再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脸,可她还是记得,他那在黄昏的阳光中,仍然显得苍白的唇色。

    还有他在自己的怀抱中也缺乏温度的(身shēn)体,她眼睛有些发涩,声音也涩然了下去:“那不该是你的,远宁,你不应该在这里,你应该留在医院里,好好休养(身shēn)体……”

    她最后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她努力将全(身shēn)都贴紧他的(身shēn)体,温(热rè)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去,也渗入他的肌肤中。

    墨远宁沉默了许久,他像是专心致志地在开着摩托艇,这样的小艇动力虽强,燃料却很少,勉强够他们抵达最近的海岸。

    所以他要辨认准确方位,以免他们抛锚在海面上。

    他空出了一只手搂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啜泣,他唇边一直含着点笑意,直到她的啜泣声小了下去,他才笑了笑说:“没办法啊,小月……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要委屈你了,可能真的需要陪我亡命天涯。”

    苏季也隔了一小会儿,才回答他,她说:“是浪迹天涯。”

    墨远宁也略微愣了下:“什么?”

    苏季说:“我原来答应过你的,只要你带我走,浪迹天涯也可以。”

    墨远宁这才想起来,那是他们还在医院时的一次笑谈,她那时认真地看着他,说可以陪他浪迹天涯。

    可他认为那不过她的随口之言,毕竟那时她还完全没有被卷入到这里面来,她有足够理由,来认为他不过是在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可她现在又说了,在黑夜中南太平洋的海面上,在他刚刚炸毁了一艘游艇后,还是认真地看着他,说要和他浪迹天涯。

    夜幕完全笼罩了四周,曲线峥嵘的海边山崖,也出现在他们前方的视野中。

    摩托艇终于用尽了最后一丝燃料,在距离海岸几十米的地方,安静下来,载着他们漂浮在海面上。

    苏季也松开了紧搂着他腰的双手,她踮起了脚,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将自己的双唇送了上去。

    他的味道仍旧是那样清冽,又被加上了一丝海风的咸味,她专心致志地吻他,用唇尖一点点描摹他唇齿间的韵味。

    他只犹豫了片刻,就立刻更加主动地回吻了她,深吻里带了些比之前更加强横的东西,像风暴一样将她携裹在内。

    等一吻结束的时候,苏季的(身shēn)体已经完全软了下来,她几乎是挂在他的臂弯里,但还是喘息着努力开口说:“merle他说……”

    墨远宁就比她淡定许多,还能含笑看着她:“他说什么?”

    苏季又喘了口气,才接下去:“说michelle还没得到过你……”她笑了,十分的志得意满,“我好开心,我的远宁,才不要被她玷污。”

    michelle大小姐这辈子里,应该还没有想得到什么男人,被说成是想要玷污人家。

    不知道她本人亲临现场,会做出怎样精彩的表(情qíng)。

    墨远宁只想象了一下,就忍不住想笑:“那我只能多谢夸奖了?”

    苏季还是捧着他的脸,现在他们漂浮在海面上,头顶只有星光闪烁,她不用力贴近去看的话,就不能看清他的眼睛。

    她笑了:“不,你值得的,远宁……没人比得上你。”

    最后几十米,他们是用手划着海水慢慢靠岸的。

    这个地点并不是很好的靠岸点,没有沙滩,只有有些陡峭的山岩。

    徒手攀爬山岩,对苏季这样纯粹在都市里长大且不(爱ài)运动的人来说,穿着裙子攀岩还是有些吃力。

    墨远宁一直揽着她的腰,把她推送了上去。

    两个人窝在山崖半腰上的一个岩洞里,这才能稍稍喘口气。

    他们的衣物经过了一些时候,也差不多半干了,苏季注意到墨远宁的衣服更加湿一些,似乎从内到外都在水里浸泡过。

    她想起来之前在游艇在感觉到的震动,就问他:“远宁,你潜水了?”

    墨远宁正从岩洞里拉出一个密封袋,从里面拿出一个野外照明灯,将明亮度调到低档。

    此时月亮已经升上了半空,这里的空气质量良好,月光皎洁地铺洒下来,也透了一些到岩洞上的缝隙里来,和亮度微弱的照明灯交相辉映。

    她已经能看清他的脸,就看到他抬头笑了下:“对,我先潜水过去,在船底装了水下爆破的装置。”

    苏季却根本不是在询问他救自己的过程,只是连忙找到他手臂上有旧伤的地方,双手捂上去说:“快脱了衣服,让我看看伤口裂开了没有?”

    墨远宁却没有去接她的话,他低着头看着她,还是轻笑了笑,说:“小月,我们可能要在这里等一阵才能出去了,大概8个小时以内,这里还会是安全的。”

    苏季一愣,这时她也注意到了,他过于苍白的脸色,还有上了岸后,就在持续升高的体温。

    作者有话要说:

    某谢:男神,你出场了,帅气不!

    小墨:……

    某谢:男神你别昏啊,再(挺tǐng)一章你可以的!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