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墨远宁并没有因为失血过多失去直觉,但却没有办法走到楼下去。

    苏季下楼去喊了医生和护士,又抬来担架,才把他移送到了病房里。

    他手臂的伤口并不严重,因为凶器足够锐利,切口平整,缝合起来后,反倒没有留下疤痕的隐患。

    只是他的静脉血管的确被割破了,失血不少,整个人更加虚弱,脸色也苍白得吓人。

    医院给他安排了输血,接着就是为什么病人会在医院里割破手臂,而且是称得上严重的伤口,

    merle的匕首当然被他自己带走了,医院苦找凶器无果,去问墨远宁时,他就淡笑着说,只是自己偷上天台透气时,被天台上的铁架子刮的。

    这话说出去连谁都糊弄不了,可他就这么坚持了这种说法,无论怎么问,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说只是自己刮的。

    他那种苍白的脸色,也没人敢((逼bī)bī)问,只能就此作罢。

    至于他有可能再次胃出血,医生检查了一遍,说(情qíng)况不是很严重,只有少量,但因为他手术创口还没长好,所以伤口处也有一些崩裂,还是又缝了针,进一步观察(情qíng)况。

    主治医生给他检查(身shēn)体的时候,虽然没有多说话,但看神(情qíng)明显是觉得这是病人自己不(爱ài)惜(身shēn)体,态度没有好到哪里去。

    医生交代完注意事项,让护士留下来时刻关注病人(情qíng)况,就离开了。

    他手臂上的伤口被纱布包着,苏季就坐在一旁,一直握着他的手,她时不时会旁若无人地抬手抚开他额头被冷汗沾湿的碎发,神(情qíng)专注无比。

    墨远宁没有对她回应太多,但当他目光转到她的脸上,总会有那么片刻的停留。

    那些他在虚弱中说出的话语,纵然像美丽的肥皂泡一样,瞬间就破灭掉,可还是留下了痕迹。

    苏季最后吻在他的面颊上,轻声说:“休息一下吧,远宁,我在这里。”

    这句话如同带着魔力,他没过多久就合上双目,只有长长眼睫,在眼窝上投下淡淡(阴yīn)影。

    墨远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阒静的深夜里。

    苏季还坐在他的(床chuáng)前,握着他冰冷的手,她感到他的手轻微的动了下,然后她连忙抬起头,就看到他缓慢睁开了眼睛。

    也许是还陷在梦境中,他的目光还带着些怔忪,却在看到她的脸后,立刻就流泻出了满溢的柔和,她看着他勾起苍白的唇角,对她轻声说:“小月……”

    他终于又叫了她“小月”,自从他在天台上这么叫了她之后,有些什么东西,就像从深埋在地底的盒子里被放了出来。

    于是在初醒的时刻,他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叫了出来,好像那些痛苦的回忆只是一个幻梦,梦散去了,她还是他的“小月”。

    她想要回应他的呼唤,但她还没来得及张开口,她就看到那正温柔看向她的双瞳中,逐渐浮上了其他的光泽。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眼神,那里面分明没有丝毫的痛苦和挣扎,只是像一片水波潋滟的清澈湖水,却在逐渐龟裂碎去,最后只剩下满地废墟。

    他略显僵硬地侧过头去,轻声咳了几下,当他再将目光转回来,苏季就又看到了他这几天最常见的目光,平静又克制,彷如镜面般毫无波澜。

    苏季握着他的手更紧了一点,她突然觉得害怕,他明明就在她(身shēn)边,虽然是在医院里,但这些天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在离婚后,他们很少会有这么长久的亲密相处。

    可她却还是感到自己正在一点点失去他,他离她那么远,几乎是在一条巨大河流的对岸。

    墨远宁也逐渐觉察到了自己的手正被她握着,他的神色还是没有变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并开始对眼前的形势进行判断。

    苏季看到他又笑了下,这次的笑容里却多了几分尴尬,他的声音还是不大,带着些喑哑:“我失去知觉了?对不起,实在抱歉。”

    苏季没有回答他,她在这时光流转的刹那间,感到她似乎失去了什么,不是此时此刻才开始失去的,而是远在她意识到之前,她就已经不断失去了,她竟然就那么毫无察觉。

    等了一阵,还是等不到她的回答,墨远宁的眼睫就微垂了一下,他的神色还是没有丝毫变化,目光却刻意地避开了她的眼睛。

    良久,他终于自嘲般又笑了一笑:“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跑。”

    苏季没说话,只是泪水顺着她的眼眶滑落下去,流过她的面颊,又落在(床chuáng)边的织物上。

    她已经有好几次想要落泪了,都强自忍住。

    她没办法忘掉那个画面,她焦急着要找他,听到他的低咳后,冲到楼顶,就看到他一个人靠着墙壁低头坐着。

    她能看到他白色的衣衫上沾染了鲜血,但瞬间的工夫,她没能看清那是哪里的血,更无暇猜测是怎么沾到了他(身shēn)上。

    她只看到天台漏进来的细碎(日rì)光中,他脸色苍白,白衣被鲜血沾染,仿佛是早已昏睡过去,而这幅影响,又随时都可以乘着光亮消失。

    那个画面像是在一瞬间,就被刻到了她的心里,心脏里涌上来的刺痛,让她无力招架。

    她从未曾想过,有一天她会因为心疼一个男人,心疼到整个心脏都是疼痛的,仿佛她已经病入膏肓,无法再呼吸。

    像是要把被压抑住的恐惧和悲痛都哭出来,她就在他面前一直哭,哭到后来,也不再是无声的啜泣,而是极力压抑的哽咽。

    墨远宁像是看了她很久,他沉默了好一阵,才再次开口:“小月……我虽然不能很快出院,但(身shēn)体也没什么大碍了。”

    她以为他是要劝她不要担心他,忙抬起蒙着水雾的眼睛看向他,小动物般楚楚可怜。

    墨远宁的语气也更放柔了一些,他还是没什么力气,声音柔了后,更是低微:“小月,我没什么事(情qíng)可以为你做了”

    苏季一瞬间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更加茫然地看着他。

    他却显然理解错了她的想法,努力对她又笑了笑:“你别担心,方宏会帮你的,家里的事(情qíng),也有孙管家不是吗?少了我之后,你的生活并不会有太大改变”

    他感觉到了她的恐惧,可他却不是很清楚她的恐惧来自何方,只能尽力从事实上去开导:“陈家不会继续为难你的,假如他们有什么动作,怎么对付的方法,我也告诉方宏了,短期内不会出现问题的。”

    这次苏季总算懂了——他醒来看到她哭红了眼睛,握着他的手坐在他(床chuáng)边,是因为她害怕他离开后,自己的生活将会发生改变。

    他从来没想过她这样是因为担心他的(身shēn)体,他以为她会这么对他,只因为她还有事(情qíng)要他去做。

    苏季一直在落泪,这时却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荒诞的,而造成这种荒诞的最大因素,竟然是她自己。

    她不敢再放开心怀去对待他,也不敢直视自己对他的感(情qíng),于是她仍旧像原来那样,对他百般讽刺,冷眼旁观他忙忙碌碌,做好那些繁重又耗费心力的工作。

    她彻底陷在她给自己划下的牢笼中,以为只有她的痛苦才是痛苦,她居然从来没有试图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想过。

    那么长久的冷漠对待,她甚至没有想到要给他一点希望。

    所以他才始终不肯相信,她是真的(爱ài)他,没有任何企图地,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她的家族,也不是为了她的公司。

    可即使被她这样刻意忽略抗拒,他还是站在她(身shēn)边,在神志刚恢复的时候,就只想着要去开导她。

    她俯(身shēn)过去抱住了他,他还躺在(床chuáng)上,所以她只能尽力将(身shēn)体靠上去,将头埋入他的肩膀。

    她听见自己的哭声了,带着点压抑,却又肝肠寸断。她想要说点什么,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开口说话。

    苏季实在哭了太久,最后连墨远宁也有些无从招架。

    他刚醒来实在全(身shēn)无力,也只能头疼地低声重复:“小月,别哭了。”

    苏季摇摇头,将脸埋在他的手臂间,小动物般去轻轻蹭着他的(身shēn)体。

    深夜里医院很安静,能听得到窗外的风声,现在是冬天,万物萧瑟,h市的寒冷也早就降临。

    墨远宁安慰她了很久都没有结果,又怕她真的哭到脱水,只能想了下,转移话题:“小月……你发现了吗?快要下雪了。”

    苏季听了半天“别哭”,突然听到这么一句不同的,果然抬起脸看着他问:“为什么?”

    墨远宁见她上钩了,就勾起唇角,笑了笑说:“我在天台上闻到了,风里有雪的味道。”

    苏季有些惊讶地将哭得红肿的眼睛长大一些:“真的能闻到,我怎么不知道?”

    她的眼皮红肿了起来,鼻尖也红红的,样子太可(爱ài)也太好笑,墨远宁忍不住就笑出了声,他一笑,就带动了腹部的刀口,就又咳了几声。

    结果他自己眼角也咳出了一点水汽,平复了一下,才带着笑容说:“当然是骗你的。”

    苏季刚刚还沉浸在悲伤的(情qíng)绪里不能自拔,现在眨了眨眼睛,才有些回过味来:“远宁……你开我玩笑!”

    墨远宁只是又笑着转过头去,他倒真不是纯粹开玩笑,除了近(身shēn)搏击外,他的另一个长项是远程狙击。

    那是一种相当枯燥且需要毅力的工作,每个狙击手都需要对天气和风向的变化非常敏感。

    而在户外埋伏的次数多了,有经验的狙击手,真的可以感觉到空气湿度和温度的变化,从而判断出未来几天会不会有雨雪天气。

    不过他现在说出来,真的也大半是为了逗苏季转移注意力。

    又眨了几下眼睛,苏季也猜出了他的用意,她干脆小心地去挤到病(床chuáng)的边缘,紧贴着他的(身shēn)体:“你开我玩笑,所以罚你让我抱着!”

    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试图挤到他这张不大的病(床chuáng)上了,墨远宁手臂上连着观察他脉搏和心跳的仪器,连忙无奈地向一旁挪了点:“小月,我们是在医院。”

    苏季可不管,她侧头看他(身shēn)上的仪器没有被蹭掉,就心安理得地把头放在他肩膀上:“怕什么,这医院苏家又不是没有股份。”

    对于这种理直气壮的土豪,墨远宁还真是只能甘拜下风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苏:我觉得我好久没(肉ròu)吃了,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某谢:人还在医院里,肚子上还划了一刀,胳膊上也伤了一刀,你倒真有脸提这个?

    小苏:可我天天跟远宁在一起,我就算不提,远宁憋坏了肿么办?

    某谢:唔……关于此事,小墨你怎么看?

    小墨:……其实我可以。

    某谢:大拇指,不愧是我儿子!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笑靥颜扔了一颗浅水炸弹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笑靥颜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西江扔了一颗火箭炮

    江江扔了一颗地雷

    多谢土豪包养,么么哒╭(╯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