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20章,下,

    苏大小姐委屈自己插科打诨了一场,墨美人还是把他自己给气着了,过后就重新躺去病(床chuáng)上,连家里送来了他最喜欢的鸡汤细面,都没心思吃一口。

    苏季只能继续去哄他,坐在(床chuáng)边轻摇摇他的(身shēn)体,“远宁,你可以骂我几句啊,千万别生气。”

    墨远宁是平躺着闭着眼睛的,虽然在生气,他倒还保持了睡美人在水晶棺里的标准姿势,闻言只轻哼了声,连动都没动。

    不主动配合的墨远宁从来都难搞之极,苏季越发觉得头疼,在无从下嘴了一阵后,只能抬手去摸他的脸颊,然后胡乱感慨:“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rì)不见兮,思之如狂……”

    被人一边摸脸颊,一边念酸诗,这种体验一点都不好,如今傲(娇jiāo)属(性xìng)全开的墨远宁怎么可能让她为所(欲yù)为,终于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接着就翻了□,留给她一个背部。

    可天纵英才、算无遗策如墨公子,也会漏算一点,那就是苏大小姐如今的节((操cāo)cāo)。

    他翻了(身shēn)后,病(床chuáng)一侧就空出了一块不大的空间,苏季竟然就脱了鞋贴着他的后背躺了上去。

    墨远宁能感觉到她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背上抵住,接着似乎整个(身shēn)体都贴了上了,他是真的有些无奈,勉强开口说:“苏小姐,这张(床chuáng)不大。”

    苏季有些委屈地应了声,又说:“你又叫我苏小姐……”

    她的声音委实太可怜,弄得他以为再冷言冷语下去,她就会哭出来。

    终究对她狠不下心,他只能闭上眼睛,努力忽视背后那个发(热rè)的温软(身shēn)体。

    可她似乎没打算就此放过他,隔了一会儿,手指就在他背后的衣料上滑来滑去,力道很轻,透过衣料传递到他的肌肤上,就更像瘙痒。

    他努力忍耐了一会儿,她却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手指头甚至已经滑到了他颈部j□j的肌肤上。

    他只能叹了声:“别闹。”

    苏季却变本加厉,凑过去把头放在他肩膀上,俯在他耳边说:“叫我小月。”

    这般厚脸皮要求人家称呼小名的人,还是那个矜贵到四年都不说一句“(爱ài)”的苏大小姐吗?

    她手指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墨远宁只能在沉默片刻后,认命般地说:“别闹,小月。”

    苏季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把手臂伸过去揽在他的腰上抱住。

    她嗅到了他颈中熟悉的清爽味道,如今带着点医院的消毒水和药剂的气味,也没有丝毫影响好闻的程度。

    于是她又向他的方向靠拢了一点,像一只小猫,拼命向着暖炉的方向贴近。

    她其实心里是清楚的,她和墨远宁的事(情qíng),远比表面看上去复杂。

    她和他的感(情qíng),已经变成了一场苦恋。

    如果你(爱ài)着一个人,又怎么会觉察不到他(身shēn)上的异常?

    她能感觉得到,他想要离开,无论原因是什么,离开后他又将去哪里……总归他是想彻底离开的。

    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他那专业侦探都无法查到蛛丝马迹的过去,也许他还有办法,让今时今(日rì),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变成另一个过去。

    也会无迹可寻,也会变成他的人生中,另一段被尘封的秘密。

    可她还是没有办法就此放手……一个人的一生中,能有几次机会,在最后关头,醒悟过来自己所(爱ài)的人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一生中,又有几次机会,可以遇到一个能让自己倾心相(爱ài)的人?

    “远宁……”她抱着他,努力让自己和他贴得更近,“不要忘记我好不好?不要忘记我是(爱ài)你的……哪怕我在你面前多么糟糕。”

    她说完又等了很久,可始终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她知道他是清醒着的,除了支撑不住昏倒外,他从来不会比她先入睡。

    她最后只能隔着衣料,吻了吻他的肩膀,小声重复:“远宁,我(爱ài)你。”

    声音里透着连她自己都不知深浅的坚定。

    无论苏季再怎么努力,墨远宁对她的态度也没有再进一步。

    他被((逼bī)bī)着不再叫她“苏小姐”,也尽量不用冰冷的表(情qíng)去对着她,但更加温(情qíng)的相处模式,在他们(身shēn)上似乎已经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qíng)了。

    墨远宁在医院里一住就是半个多月,期间方宏打了个电话给苏季,表示墨特助的带薪假期已经都休完了,接下来就是不带薪的病假,还有他的辞呈,按照流程也早应该批准了。

    苏季头疼地听着这些事(情qíng),最后说:“没事,大不了我把董事长让给他来做。”

    方宏果然即刻就闭嘴了,前上司现下属,马上就有可能又变成上司,对他来说压根不算冲击,只用了一秒钟就接受:“好,祝你成功,苏总。”

    苏季还没回过神,他就果断把电话挂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再也不想理老板的“家务事”。

    她接电话的时候,是特地去了外面的客厅的,结果回到里面后,墨远宁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她:“方宏?”

    他现在真的已经是离职后的状态了,不但叫过苏季“苏小姐”,连方宏也直呼其名。

    苏季不好隐瞒,点点头:“是啊,说你的假期。”

    她不想提辞职的事,墨远宁却正等着这个消息,还心(情qíng)不错地笑了下:“我这个月的工资大概要扣完了,不过没关系,报销的医药费早就回本了。”

    他这次在医院用掉的治疗费用,苏季当然没有提过要他自己承担的事(情qíng)。

    他这么一说,苏季就想起来自己上次竟然还想让他自己负担医药费,顿时对自己的悭吝有些脸红:“别提那些了……你不愿意做助理,苏康还有其他职位留给你,总之不会没有你的位置的。”

    她是希望墨远宁能随口问一句什么位置,这样她也好顺势而为,把他再“聘请”回来。

    可墨远宁似乎早就识破了她的意图,听后只是微微一笑,根本没有继续追问的打算,只笑着说了一句:“方宏这个人还算不错,虽然笨了点,守成还是可以的。”

    苏季也笑笑,连连点头,不知道改为方宏默哀,还是为自己默哀。

    在医院里住了两周多后,墨远宁终于见到了一个早该出现的人。

    说他早该出现,其实也并不准确,因为他只知道会来一个人,却不确定会来“哪一个”。

    那人来时正是一个午后,苏季上午忙着照顾他输液,后来又喂吃午饭,忙完后才去里面的休息间午睡,所以他走进来时,病房里只有半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墨远宁一个人。

    墨远宁睁开眼看到是他,也没什么惊讶,仅是挑了下唇:“果然是你。”

    房间里那个穿着医生服饰,目光中却没有丝毫救死扶伤的悲悯,唯有一片冰冷杀意的混血年轻人于是也笑了:“当然是我。”

    他就是一年多前,当苏季被关在地下室时,出现在墨远宁(身shēn)后的那个组织的杀手。

    据lin说,是在墨远宁离开后,成绩相当优秀的一个年轻人,可惜……距离当年墨创下的记录,他始终只差一点点。

    站在墨远宁面前,他笑了笑,那笑容和墨远宁完全不同,透着点肆意的邪气:“正式认识一下,我叫merle。”

    墨远宁却根本没从沙发上站起来,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突然笑了:“原来如此,连名字都会让人想起我。”

    他在组织里的代号,一直都是中文的“墨”,虽然所有人都会尽量用靠近中文的发音去称呼他,但难免有一些人的发音不那么标准,有时候听起来的确有些像“莫尔”。

    他不说还好,说完后merle的神色果然瞬间扭曲了一下,他收拾好表(情qíng),又笑了下:“我不介意让你血溅在这里,前王牌。”

    墨远宁这才站起(身shēn),他们说话的声音一直不大,里间的苏季还在睡觉,没有觉察,他也没朝那个方向看一眼,就说:“去天台吧,那里没人打扰。”

    可能是上次苏季受伤昏倒在地上时,墨远宁对她视而不见的态度让merle印象深刻,他现在毫不在意这个中国女人,轻笑了声,压住眼底嗜血的**,就当先走了出去。

    贵宾病房本来就在大楼靠顶层的位置,他们出来后没有走会被人发现的电梯,而是从楼梯间绕到了天台上。

    这栋病房楼原本就以单人病房和贵宾病房为主,人员稀少,再加上这里的天台基本是废弃的,除了几个备用的储水塔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他们上来后,merle就很快从袖子里抽出了他惯用的匕首,他体内的好战因子早就叫嚣不止,连唇角都不自觉扬成一种略显狰狞的弧度,回头看着墨远宁:“在中国用枪太不方便……不过近(身shēn)搏斗我更喜欢。”

    墨远宁还穿着医院统一给病人发放的衣服,那是纯白色有些类似中国古代中衣的设计,一侧有系带,交领的领口也略大,谈不上美观,只是方便穿上和脱下。

    只是他现在人很消瘦,这样的衣服穿在(身shēn)上,就有了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他站在那里也只笑了下,相比merle的剑拔弩张,他倒还是一派闲雅:“冷兵器也是武器,看来你是不准备让我也找一把武器了。”

    merle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样子,本来就眼球充血,这时候更加不再犹豫,干脆利索地向他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m:别看我名字里有m,我可是个s!

    小墨:不过就是个想要超越我而不得的小破孩罢了。

    小m:半年里住了两回院的渣渣,等我完虐你呵呵!

    小苏:谁要虐我家远宁?妈蛋皮鞭抽他!

    小m:……女王大人~\(≧▽≦)/~

    众人斜视:刚才是谁说自己是s来着?

    江江扔了一颗地雷

    天铃鸟扔了一颗地雷

    多谢地雷╭(╯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