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19章,下,

    墨远宁也咳完了,放开捂着嘴的手,抬起眼看他,“陈先生,我不记得我答应了要去陈家。”

    苏季则早给那一句“亲生儿子”震得有些发蒙,下意识搂住他的腰,“远宁,你是我的对不对,”

    对此墨远宁就更加不置可否了,他也没朝她看一眼,只是对陈朔说,“陈先生有句话也说错了……我已经不再替苏小姐打理公司了,我在收购完成的当天,就递交了辞职信,现在相信方宏已经批准了。”

    他说到这里,才转头看了看紧贴在他肩头上的苏季,又说:“就算公司和董事会不批准,我也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一个月后也会自行离职。”

    他递了辞职报告,苏季又怎么会不知道?

    就在他住院的第二天,仍旧昏迷不醒的时候,苏季就接到了方宏的电话,说是昨天下班之前,墨远宁就写了封辞职信给他,今天他上班查收邮件,立刻就看到了。

    后来她又看到了孙管家从家里收拾来的那叠沾了墨远宁鲜血的资料,其中就有一封打印出来的辞职报告,可能是想带回家给她看的。

    那时她看着那张被血迹淋过的辞职报告,看着里面简短却严谨的措辞,一个没留神,就将眼泪也洒了上去。

    现在他又提辞职的事,苏季就仿佛又看到了那封和着血的打印纸,眼眶瞬间红了。

    她也不管陈朔也在这里,悄悄把(身shēn)体又向他靠近了一些,紧贴着他的肌肤,小声说:“远宁,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你以后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别走。”

    被她抱得实在有些不舒服,墨远宁就一手撑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开一点距离,勾了下唇:“苏小姐,我不是你的吗?怎么你又来求我别走?”

    他这两句话问的简单,却是在嘲笑她话里的矛盾:她才刚说过他是她的,又在求他别走……既然是她的所有物,又何须用到“求”,才可以让他别走?

    那两句话不过是苏季下意识里胡说的,现在被他拎了出来咬文嚼字,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她知道墨远宁嘴巴上不饶人,以前他跟她说话的时候,总会刻意让着她点,让她不至于太尴尬。

    现在他不再存心相让,连(身shēn)体也不再乐意让她触碰,只是勾了唇带着点陌生的讥讽,就这么看着她。

    他们两个之间暗流涌动,陈朔在一旁颇有兴致地看着,笑着开口说:“小苏,这世间有许多事不能强求,其中有一件,就是男人的心。”

    苏季正伤心,侧头看了看他,原来是没留心,现在看他的样子跟五官,跟墨远宁还真有三四分相像。

    当然他们的气质截然不同,陈家是传了三代的豪富之家,陈朔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情qíng)场浪子,一生(情qíng)人无数,就连夫人也已经换了两任,要不然也不会临老了捡到一个私生子,还能如此平心静气。

    墨远宁却没那种纸迷金醉的公子哥儿气息,眉宇间更冷冽许多。

    苏季想到这是因为他儿时和少年时,恐怕都没有得到过多少关怀,就反击回去:“我是错待了远宁,可陈先生二十多年来都没有关心过远宁,现在才想来坐享天伦之乐,难道不好笑吗?”

    这下陈朔真的一时无可反击,当年他那个并没有多深刻印象的(情qíng)人,拒绝了他提出的堕胎条件还有巨额赔款,自己跑去临市生下来了他的儿子,也因此殒命。

    那时他连这个孩子最后被生下来没有都不知道,也无心去找寻一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不夸张地说,假如不是二十多年后,墨远宁以苏家女婿的(身shēn)份站在他面前,并一再给他找麻烦,他不会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也不会从他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眉眼中,想到那个可能。

    发现一个当年从未被期待过的孩子,他的内心竟然是窃喜的,喜的是岁月终究还是留给了他一笔隐藏的财富,窃喜过后,却也百感交集。

    陈朔纵横一生,自问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产生过愧疚感,即使是被他抛弃的发妻,他也给予了高额的抚养金,就算不那么喜(爱ài)的长子,他也一手扶他坐上陈氏领导者的高位。

    但惟独对这个孩子,他不敢说无愧于心。

    他在漫长的时光里,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也不曾想到去寻找他。

    如今他已成人,也有了能力,甚至一度凭借自己的力量,获得了高位。

    这时候他才发觉他是自己的儿子,想要让他重新回到陈家,也的确是有些站不住脚。

    他想到这里,就抬头扫了眼苏季,轻哼了声:“我从没关心过小宁,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他是我的儿子。你呢?你倒好,人放在你(身shēn)边被你看着,却给糟践成这样子!”

    陈朔这个人没别的特点,就是唯我独尊兼刚愎自用,这个特点在他上了年纪后更加变本加厉,往往他在陈家咳嗽一声,都没有人敢再动。

    他自觉看在小宁的面子上,没当面批评她媳妇当得这么差劲,已经给足了苏季脸面,现在这几句话说出来,站的当然是长辈批评小辈的立场。

    苏季正准备继续反驳,靠在她(身shēn)上的墨远宁就皱眉躺□:“两位,想要吵架请去外面,我听得头疼。”

    他们两个吵来吵去,无非就是互相指责谁对他更加不好,墨远宁却像他们说的话根本不关他什么事,只想求个清净。

    他还在病中,而且又得的是最气不得的病之一,苏季和陈朔的气焰顿时就都下去了。

    苏季更是忙着扶他躺好,细心地把病(床chuáng)摇低一些,又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远宁,你先睡一下,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百忙中她还分出神来瞪了眼陈朔,目光中的不满溢于言表。

    墨远宁合上眼睛像是要睡,苏季就收起桌上的碗筷,和陈朔一起从病房里出来。

    她送他出去,顺便就准备两个人“单独”谈一下,出了隔离区,等电梯的时候,她就冷哼了声:“陈先生还真会找时间,远宁今天好不容易有胃口喝点汤,就给您倒了胃口。”

    陈朔假装没听懂她话里的嫌恶,关心地问:“小宁现在胃口很差,我看比上次又瘦了些。”

    苏季不屑地看他:“您既然这么关心远宁,他住院手术那天,为什么不来看他?这都五天过去了,不知道您还献什么殷勤。”

    陈朔倒真不是故意等了这么几天才来医院看人,只是他当天在苏康大厦,向墨远宁表达过希望他回陈家的意愿后,就觉得应该给他留几天时间思考。

    墨远宁病倒住院,苏季又瞒住了苏家之外的人,所以五天后陈朔觉得应该再给儿子提个醒敲个警钟了,打电话去苏康,才知道了他已经住院多(日rì)。

    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还没好好说过几句话,人就这么病恹恹地躺在医院里,他心里也不好受,更加对苏家也颇有微词。

    在他眼里,苏季毕竟不过是个小辈,别说她,就算苏伟学重生,在他面前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

    他刚才在病房里,不过是因为担心儿子,才受了她几句话,现在听她还这么没大没小的说话,就冷笑了一声:“你要是真关心小宁,他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此时正好电梯来了,他也没想让苏季送她下去,就抬步自己走进去,临走前望了她一眼:“好好给我照顾着小宁,再出了什么事,别怪我对苏家不客气。”

    他多年(身shēn)居高位杀伐决断,(身shēn)上带着的戾气不是一般年轻人可以有的,只是一眼,一句话,苏季就给看得心里一颤,半天才缓过神来。

    她倒不是怕他真的对苏家怎样,而是知道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听起来轻描淡写,实则重逾千金。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不管是她还是苏家,都绝不会好过。

    走回病房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余悸未消,只是里面之前已经睡下的墨远宁看她走进来,还睁开眼看了看她,出声问:“他有没有为难你?”

    苏季摇摇头……照顾好他本来也是她的心愿和所想,所以陈朔不能算为难了她。

    她坐在(床chuáng)边,抬手轻抚他消瘦的脸颊,笑了笑说:“他倒是没说错,又瘦了些。”

    她如今说什么甜言蜜语的话,墨远宁都可以淡然处之,听后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又说了一句:“他要是有什么地方为难了你,告诉我。”

    到了这地步,他仍旧是站她的立场的,哪怕对方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也会先护着她。

    苏季心想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迷失了内心,被表象所迷惑,忍心那样对他。

    明明这个人,对她好到,已经全无要求。

    她想着,实在太想吻他,就凑近了一些,感觉自己和他的呼吸都快胶着到一起,她笑了笑说:“远宁……他要是想为难你,也要告诉我。”

    她脸凑得太近,墨远宁就看了她一下,勾了唇说:“看来我们都对陈先生防范颇多。”

    苏季也毫不客气地点头:“因为他是(肉ròu)山大魔王嘛。”

    墨远宁就算不知道这个“(肉ròu)山大魔王”为何物,总归也知道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忍不住轻笑出来。

    苏季逮到他一笑融冰的机会,轻吻住他的薄唇。

    这个吻当然要比10秒钟多很多,良久才松开,她的脸颊都有些红红的,眉眼弯弯,心(情qíng)像是极好:“击败魔王都会有公主奖励的……当然,王子也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是双更,别看漏了哦——其实昨天那前一更还是主要互动内容,捂脸。

    本来准备攒到今天双更的,结果设置错了时间咳咳,不过也没差啦,大家新年快乐!

    还有因为大家普遍反映20:00太晚,所以每天更新提前到18:30,黄金档哦╭(╯3╰)╮

    小苏:远宁,我现在好乖,你对我好一些嘛。

    小墨:对不起让我休息一下,你太折腾……

    小苏:嘤嘤,远宁还是嫌弃我。

    老陈:所以说小宁还是回陈家好一些嘛。

    小苏&小墨:你就别添乱了谢谢!

    老陈:爸比的心……碎了……

    挽风kaze扔了一颗地雷

    多谢地雷╭(╯3╰)╮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