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16章(中)

    墨大少爷胃疼兼之正在发烧,昨晚还消耗了巨大的体能,所以就算酒店把早餐车送到房间里来,他老人家还是四平八稳地躺在(床chuáng)上。

    苏季只能忍气吞声地把早餐端到(床chuáng)边,然后去推他:“远宁,不是饿了吗?吃点东西。”

    墨大少半睁眼睛,蛮强瞥了下那碗鸡茸蛋花粥,淡淡说:“不喜欢。”

    之前天天坐在一起吃饭那么多年,还真不知道他有挑食的毛病。

    苏季轻吸口气,忍下吐槽的冲动,继续微笑着说:“你胃不好,喝豆浆会涨的,我记得你喜欢吃中式早点。”

    墨大少倒是承认了:“中式好一点,不过我现在想吃面,鸡汤细面好一些。”

    如果苏季手里有一碗鸡汤面,她不介意倒他脸上去,可看着(床chuáng)上那人苍白的脸色,还有他侧过头轻咳的虚弱样,脾气不怎么好的苏大小姐还是忍了。

    把他拽着抱起来半坐,苏大小姐状似体贴,其实很粗暴地往他背后塞了个靠枕,笑眯眯说:“我知道你想吃细面,可现在又只有粥,不然你再等半个小时,我让他们再下碗面给你?”

    看她手中勺子跃跃(欲yù)试的样子,似乎是准备着墨远宁不同意,她就准备开始硬塞。

    识时务者为俊杰,挑剔的墨大少见状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皱了下眉:“好吧……”

    话音未落,盛满了粥的勺子就送到了他嘴边,看来……永远不能高估苏大小姐的耐心。

    不过苏季显然也饿了,给了墨远宁一勺后,很快就给了自己一勺。于是一碗粥,几乎是一人一勺,很快就只剩下碗底。

    一起送来的还有其他精致的早点,都被他们很快瓜分完毕。

    墨远宁还是胃口欠佳,到底是没吃多少东西,笑着看苏季上手捏着最后一只虾饺塞到嘴里:“苏大小姐,你的形象呢?”

    苏季轻哼了声,还去((舔tiǎn)tiǎn)手指:“形象是给别人看的。”

    言下之意,墨远宁不是外人,不用注意。

    墨远宁都不知道是该荣幸还是其他,笑着往(床chuáng)上躺:“求你,别抠脚。”

    苏季倒真给噎了一下,手指头也没兴趣((舔tiǎn)tiǎn)了,侧头看他虽然在笑,却还微蹙着眉头,就知道他还是胃疼。

    她倒想起来一件事:“我们下午就要回城了,你还行吗?”

    墨远宁高烧未退,胃里也翻腾着不是很舒服,觉得闭着眼睛还好一些,笑着说:“苏总可不可以准我一天假……今天坐长途车,回去后可能有些吃不消。”

    苏季想了下,就俯(身shēn)在他还苍白着的脸颊上轻吻了吻,出去找苏禾和顾清岚了。

    苏禾和顾清岚早就吃完早点,已经在庭院中坐着喝茶。

    昨晚她进了自己房间后就再没出来,她的房间又和墨远宁的房间想通,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见了哥哥和前暗恋对象,苏季当然觉得有些不自然,她只能走过去清清嗓子,掩饰尴尬:“哥,清岚哥哥……你们昨晚还好吗?”

    苏禾还是那副淡淡的神(情qíng),仿佛知道妹妹和前妹夫又搞到一起去了,他也没什么所谓:“(挺tǐng)好的,除了晚餐菜太多,没吃完。”

    那菜是四个人份的,他们两个去吃,当然会没吃完……苏季又清清嗓子,继续把话题岔开:“是这样的,墨特助昨晚犯了胃病又发了烧,今天还没有大的好转,所以今天他就不回市区了,哥哥和清岚哥哥如果想要回去的话,我让司机先送你们。”

    她没说自己要留下来,可看这个安排,她是打算和墨远宁一起留下来了。

    苏禾这才抬头看她,皱着眉不是很耐烦:“他怎么又生病了?”

    苏季顶着哥哥的质疑,硬着头皮说:“可能我也有点责任。”

    苏禾可能还是头一次遇到在你(情qíng)我愿的(情qíng)(爱ài)后,男人生病,然后女人说我也有责任的,而且这个事(情qíng)还发生在他妹妹头上。

    他一向没什么表(情qíng)的脸上也有点震惊,又看了苏季几眼,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仿佛是不想再看着他们俩添堵,苏禾抽了下唇角说:“我们马上就走,不等下午了。”

    苏季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专门为了让苏禾宽心的度假变成这个样子,她也很过意不去,可又不能真放着墨远宁不管。

    苏禾动了气,嘴上没说什么,但马上就吩咐人收拾行李离开。

    顾清岚从头到尾都在一旁没有说话,只是抽空笑着对苏季说:“代我向墨先生问好,让他好好休息。”

    苏季只能略带尴尬地笑着答应。

    等她回了房间,墨远宁早就又睡了,他现在十分心安理得,很有种天塌下来砸不着的气度。

    苏季看着他的睡颜,努力了一把,才忍住了去捏他鼻子把他弄醒的冲动。

    虽然说了要多留一天,但墨远宁的(情qíng)况真的不算很好,苏禾和顾清岚走后,苏季干脆又换了另一个更加精巧的别墅。

    那个小院统共只有一栋小楼,上面卧室,连带温泉在内都是室内的。

    酒店有值班医生和医疗设施,苏季换过房子后,就将医生请了过来,检查后确定墨远宁只是胃炎加呼吸道感染。

    为了快速退烧,医生最后给墨远宁挂了吊针,又开了一堆药才离开。

    苏季看着躺在(床chuáng)上安心养病的某人,最终很郁闷地托腮说:“难道是因为你上次胃出血我没去医院看你,所以这次惩罚我必须得陪着你养病?”

    墨远宁只是觉得难得有这种隔绝外界一切联系,单纯休息的时间,因此一边安心躺着,一边笑着跟她说话:“苏小姐大可以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跟上次一样,把账单付了就好。”

    苏季叹了口气:“墨美人,朕已经为了你把皇兄和他国太子都得罪了,求你别再说这种让朕心寒的话了。”

    墨远宁听着忍不住笑:“原来陛下还真难做……”

    苏季于是继续苦大仇深地叹气。

    无论如何,在只有她和墨远宁的这方小天地里,苏季觉得自己暂时不用去思考太多。

    上午输了液后,墨远宁的体温就渐渐降了下来,晚上总算能恢复正常的胃口。

    他们晚饭后泡了下温泉,在顶棚和四面全是玻璃房的温泉浴室中,雾气氤氲,潺潺水流伴着屋外淋漓的小雨。

    窗外天地萧瑟,秋雨寒凉,里面却温暖如(春chūn),是只属于他们两个的私密空间。

    苏季在温暖的池水中靠近了墨远宁,然后她抱着他的(身shēn)体,抬起头和他接吻。

    肌肤间的温度隔着水互相传递,她有那么一瞬,觉得他们像是回到了过去:仍旧单纯地相(爱ài)着,从来不曾有猜忌和怨恨。

    前一晚的j□j已经够激烈,他们最后当然还是没j□j,只是在泡过温泉后就上(床chuáng)并排躺着。

    墨远宁搂着她,笑着说不要她也被传染感冒了,苏季却只轻哼着回答:“我抵抗力没你那么弱。”

    原本打算周一晚上回去,结果因为墨远宁要连续输液三天,所以他们一直到周二下午才出发回市区。

    苏季回到苏宅时略微有些心虚,苏禾这周四一早就要趁班机回意大利了,她却乐不思蜀地跟墨远宁一直厮混了几天才回来。

    如果在他们离婚之前,这还好说,毕竟是夫妻间的事,苏禾也容易体谅。

    但他们已经离婚,苏禾也明确表达过了对墨远宁的不喜,他们却还是纠缠在一起,难免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他们回去时,苏禾正在客厅看书,苏季过去打了个招呼,他也只淡淡地点头,照例对她(身shēn)后的墨远宁视而不见。

    苏季夹在中间更觉得尴尬,好在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她就说要收拾下行李,就躲到楼上去了。

    就像几天前一样,客厅里只剩下苏禾和墨远宁,苏禾还低头翻着书页,就冷冰冰说了句:“墨先生看来是不打算理会我的警告了。”

    早在度假村的时候,墨远宁就知道这次在苏禾眼皮子底下和苏季和好,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这时候就温和笑了笑:“苏先生,我假如只把你当做前任雇主的儿子,那么我没有必要和你说太多……我是什么人,苏家没人比你更清楚。”

    苏禾闻言抬起头,目光对准他的眼睛,毫无温度地笑了声:“墨先生这是在威胁我吧?”

    墨远宁还是笑着摇摇头:“我哪里敢……你是小月的哥哥啊。”他说到这句时,声音一再放柔,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其中包含的深(情qíng)和包容。

    苏禾的神(情qíng)却连变都没有变,语气里的讽刺反倒更浓重了些:“墨先生有这种手段,怪不得小季连那些照片都看了,还是逃不出你的手心。”

    墨远宁知道苏禾对自己的成见不是一天两天累积起来的,更何况他之前的一些作为,自己现在也不认同,因此听了也并不生气,还是耐着(性xìng)子解释:“苏先生,我告诉小月,让她再相信我一次。我同样也希望你能再次给我一些信任,只要知道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小月就够了。”

    他这番说辞显然无法打动苏禾,他看他的目光还是冰冷无比,好像在打量一堆无法打扫走的垃圾。

    墨远宁不由在心底苦笑,要说苏家兄妹有什么特别相似的地方,那么除了相貌外,就是这点了。

    这种天生高高在上,不自觉俯瞰众生的气场,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他也不(禁jìn)为自己的处境悲哀:他进门连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就要站在门厅里接受前妻兄的质问和鄙视,不能算不狼狈。

    没等他再开口,也没等苏季良心发现,从楼上下来给他解围,孙管家就匆忙走到了苏禾(身shēn)边。

    他先看了墨远宁一眼,才低声向苏禾报告:“刚才顾宅来电,说顾先生已经做完检查了,暂无大碍。”

    苏禾点了点头,再抬眼看向墨远宁的时候,唇边的意味极具讥讽:“墨先生这步棋看起来是没走好……清岚没有死,也没有昏迷,真遗憾。”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防盗,后面章节名字我都统一用了,所以看到相同章节名字的,并不是没有更新,而是有新的哦……后面的内容提要还是不同的啦。

    求留言求花花,小墨墨没几天好(日rì)子过了大家难道不开心么?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