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苏季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她走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古代宫(殿diàn)中。

    红墙金瓦,雕龙的巨大楠木梁柱,连地上都是光可鉴人的细泥金砖,反(射shè)着(殿diàn)外耀眼的阳光。

    她就走在这样的宫(殿diàn)里,穿着宽袍大袖,(身shēn)后跟着什么人,她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匆忙,可神态和气势却是沉冷无比。

    一路快行,她终于在(殿diàn)前看到了一个跪着的人影。

    那个人穿着青色的官服,以古代紫朱为尚的品阶计算,他官职应该不高。

    她不知为何(胸xiōng)中有团怒气无处纾解,走到他(身shēn)前,就甩袖哼了声:“墨卿倒是好大脸面啊,真会给朕找不痛快!”

    原来她自称“朕”,看来是个女皇?

    她(身shēn)前那个人仍旧(挺tǐng)直着脊背,跪得端正,看起来毫无疲态,可她却知道他已经跪了两个多时辰,膝盖以下还有没有知觉都未可知。

    见她发怒,那人也没有告饶,仅是躬(身shēn)拜俯下去:“臣不敢。”

    他声音曾经很好听,现在却夹杂着嘶哑,听上去仿佛已千疮百孔,仅仅是三个字,倒像是从肺腑里挤出来的一般。

    她听了更加觉得无名火起,随手从(身shēn)后的侍者手里拽过来一封奏折,劈头盖脑摔到他(身shēn)上:“你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你这不就要辞官还乡了?”

    奏折砸在他肩头,她看到他的肩膀似乎微晃了下,很快就又稳住,仍旧是嘶哑着声音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臣是懂的……”

    她听到这句,以为他又反悔的心思,心底一送,还没来得及开口顺着台阶下去,他就又续道:“君恩深重,臣才德疏浅,无以为报,唯有不再贪恋旧位,尸位素餐,望陛下雅量,不至于治臣死罪。”

    她气得冷笑:“你小小一介从七品的中书舍人,还敢跟朕提什么尸位素餐,朕没革了你的职,还真是高看你了。”

    她也是气糊涂了,人家本来就是来辞官的,听她这么一说,就立刻拜倒下去:“谢陛下隆恩。”

    虽然在梦里头,她还是有些意识的,心想果然他官阶很低,只是从七品,可一个从七品官员的去留,如何能让皇帝亲自过问并大发脾气?

    她心里在这里嘀咕,梦中的那个女皇帝却已经冷静下来,只冷冷看了眼地上的人,就挥手让(身shēn)后的从侍端上来一杯酒。

    她吓了一跳,都想从意识里伸出一只手阻止了:女皇你等等啊,人家只是要辞官,不能赐死啊!

    不过似乎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女皇冰冷冷地开口,有着些(阴yīn)森的味道:“既然你去意坚决,朕也没有强留的必要,只是墨卿(身shēn)怀绝世武功,就这么走了,朕着实不放心……这杯酒喝下去,可强行散去全(身shēn)内力,墨卿真要辞官离开,就给朕饮下这杯酒,如何?”

    她这么说,和她一体同心的苏季是很清楚用意的,大概是想为难一下那个人吧,毕竟对一个武林高手来说,散去他全(身shēn)功力,比杀了他还要残忍一点。

    可出乎她的意料,那人仅是又俯(身shēn)拜下去:“臣谢陛下恩典。”

    她无法阻止地看着,看那个人从侍从手中的托盘里端起那杯酒,而后一饮而尽。

    她心中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喊:不能喝,他已经(身shēn)中剧毒,再散了功力,连最后一点生路都要断了!

    偏偏不管她心里想着什么,梦中的那个她却像是没意识到一样,仅仅是用带了些怨毒的目光盯着那个人,看他把酒喝完,还冷哼了声。

    散去功力的过程应当是痛苦的,她看到他虽然一声没吭,汗水却很快濡湿了鬓边的头发,连青色的官服上,都有汗湿透出来。

    被意识分离出来的那个她在不停呐喊,心如刀绞,然而梦中的那个她却只是冷酷地看着,未发一言。

    不知过了多久,梦中的那个她似乎终于对此失去了耐心,冷冷开口:“好了,你可以给朕滚了。”

    还在不停落汗的那个人俯低□体,头抵在石砖上,瞬间就是一片湿印:“谢陛下。”

    这时好似又有什么人来了,梦中的她惊喜地转过(身shēn)去,声音瞬间柔和下来:“你怎么来了?不过一些琐事而已,不必忧心。”

    那是一个穿了(身shēn)白衣的(挺tǐng)拔青年,她看到他的脸,心里说果然是顾清岚,也只有他能让梦中的自己青眼相加了吧?

    顾清岚却只看了眼还跪趴在地上的那个人,语气担忧:“宁熙兄……这是怎么了?”

    原来梦中的那人叫“墨宁熙”,她明显是不想顾清岚管这件事,语气柔和却带着强硬的回答:“他要辞官回家,我准了,我们快些回去吧,别再这里耽搁了。”

    对着地上那个人,她口称“朕”,对着他,却是“我”,亲疏立判。

    梦中的她见了顾清岚就完全不想再去理还在地上跪着的那人,握住他的手,转(身shēn)就走。

    混乱中,她似乎听到那个人在他们(身shēn)后低声说了句:“祝陛下大婚万喜,福祚绵长。”

    她急得快要跳起来,梦中的她却只是一步步走远,不曾停留,也再未向后看一眼。

    也许是她急到了顶点,她的视角突然脱离了梦中那个她,转头看向了(身shēn)后。

    她看到从都到尾都跪拜在地上,从未抬起头的那个人,此刻正抬起了脸,看向着她离开的方向。

    他的脸色苍白到毫无颜色,那双黑色的眼眸上更像蒙上了什么白雾,居然已经看不清瞳仁。

    她看到他眉宇间舒缓开来的褶皱,还有他唇边不散的温柔笑意,看着他的(身shēn)影越来越小,倒退在无穷无尽的(殿diàn)宇之间。

    她心里在不断地想着,再看他一眼,因为她知道这次之后,他们此生再无相见之(日rì)。

    他会离开她,然后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死去,从此后世间再无墨宁熙……

    “远宁!”她忍不住喊了出来,睁开双眼,却发现全(身shēn)早出了一(身shēn)的冷汗。

    她还是在度假村的房间里躺着,(身shēn)边有一个明显高于平时体温的熟悉(身shēn)躯,她忙伸手搂住他,又把头后退一些以便自己能够看清楚他的脸。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做的梦一个比一个((逼bī)bī)真,上一个梦还是有点荒诞意味的公主和驸马,这次居然已经是女皇和臣下……而且细节那么具体,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小说看多了,都开始学会在梦中自行编造(情qíng)节了。

    现在天已经亮了,墨远宁却还是没醒的样子,被她又喊又晃,才终于勉强睁开眼睛,对她笑笑:“小月?”

    苏季翻(身shēn)起来,摸了摸他的额头,温度虽然不如昨晚那么烫人,但却还是比正常体温高了不少。

    她本来以为吃了药睡上一晚,第二天墨远宁怎么也会好转一些了。谁知道她一觉醒来,(身shēn)边的人却还是没退烧。

    她还在为那个梦心悸不已,忙用手拍他的脸颊,想让他清醒一些:“远宁?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她下手也许重了,墨远宁给她拍的轻皱了眉,侧了头看她,仿佛觉得无奈:“大小姐,就算昨晚的事你觉得后悔……也不要虐待我。”

    苏季是真没有虐待他的意思,事实上她现在看着他,都怕他是琉璃做的,再用点劲拍一拍,就会整个人碎掉了。

    昨晚无论怎么看,被半强迫着上了的人是她吧?怎么搞得他才像是被蹂躏的那一个?

    她有点尴尬的住手,谁知道墨远宁却又抬手按住了胃部,轻吸了口气侧了侧(身shēn)。

    她顿时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看了看这个深陷在被褥中不怎么愿意动的人,小心问:“胃疼?”

    墨远宁轻“嗯”了声算作回答,隔了片刻又简洁明了地甩出一个字:“饿。”

    苏季顿时啼笑皆非,他昨天中午就没吃饭,晚上更加不用说,现在距离他吃上一顿饭,都过去差不多24个小时了,不饿才奇怪。

    别说他,就连她被这么一提,也觉得腹内空空饿到有些脱力。

    他们现在这样子,全部都一(身shēn)凌乱的,走出去撞上苏禾和顾清岚,该有多尴尬不用别人提醒了。

    苏季想了又想,还是打了客服电话,要求酒店把早餐给送到他们房间来。

    她还特地要求饭菜要是中式好消化的养胃餐点,并且加了急。

    打完了电话,她没忍住,又回到(床chuáng)边,这次她也不怕脏,就半坐在(床chuáng)头的地毯上,趴在(床chuáng)边,看着他的睡颜。

    被她这么注视着,墨远宁隔了会儿就有所觉察,睁开眼看她,唇边带上了笑意:“大小姐,你这又是干什么?”

    苏季憋得心里发慌,就趁这个时间,把刚才的梦说了,还顺带把上次做的那个公主驸马的梦也说了。

    苏季从小就睡得不踏实,没少做梦,可除了梦到过去的事(情qíng)外,一般都是模糊到醒来后立刻就会忘记的梦,像这两次一样(情qíng)节什么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实在少见。

    墨远宁听她讲的绘声绘色,开始还很认真听着,越到后面就越忍不住想笑,就算他勉强忍住了没笑出声,弯下的眼角和越挑越高的唇角却骗不了人。

    苏季正讲到生死离别的动人处,没好气捅了他胳膊一下:“笑什么?你都死了,两次!”

    墨远宁用肘部撑起了一点头,侧(身shēn)躺着姿势相当怡然自得,微微笑着看她:“没什么……只是在想,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显然不是我的风格。”

    苏季吓得又捅了他胳膊一下:“别瞎说!都怪你没事说这些吓人的话,害我没事做这种莫名其妙的梦,我都不敢虐待你的(身shēn)体了好吗?”

    墨远宁倒是第一次知道,她关心他(身shēn)体是因为这个,唇边的笑意还是不减:“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个心思,原来小月是害怕我出了什么事(情qíng),你会愧疚。”

    他说的还真没错,苏季虽然之前曾经下毒害他,还恶狠狠说想要看他痛苦死去,但那都是色厉内荏的气话。

    也许就是因为曾经有过那种恶毒的心思,让她面对他时,一直有些不自觉的愧疚。

    所以会想东想西,乃至做出这种真实感很强的梦,大半都是她的内疚心理在作祟。

    她垂着眼睛不想接话,头顶突然被墨远宁的手掌心轻轻覆盖,他现在正发着烧,手掌也不再冰凉,盖在她头顶有暖暖的温度。

    他轻揉了揉她睡的有些散乱的长发,笑着说:“小月,我是一个有自保能力的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用替我担心。”

    苏季抬起头,就看到他含着笑意的神(情qíng),那唇角的温柔弧度,竟跟她梦中最后看他那一眼惊人相似。

    忍住心中突如其来的悸动,她不由自主地乖乖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是要继续转折的,没忍心,所以继续甜了一章,小墨墨,看我对你多好!

    小剧场:

    某谢:小墨墨啊,你看你都在小月梦里死了两次了,再死就没震撼了啊。

    小墨:所以请你停止诈尸的恶趣味可以吗?

    某谢:哦吼吼吼……可以╮(╯_╰)╭

    小墨:……等等,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某谢:╮(╯_╰)╭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