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下)

    也许是因为那些照片,也许是两个人实在纠缠了太久,苏季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正在摆脱对墨远宁的迷恋。

    她曾经总会不自觉地把目光追随着他,无论是关心的或者怨恨的,他出现的地方,她始终会多看那么几眼。

    现在却不再是了,苏禾分去了她一些注意力,连顾清岚,她也会不自觉得去关注,于是墨远宁每天在什么地方,在做些什么,她反倒已经觉得有些模糊。

    苏禾下周就要回意大利,于是在最后一个难得的周末,苏季提议去h市郊区的一个温泉胜地泡温泉,顺便可以休整一下。

    苏禾一直都很随意,没什么意见就接受了,当时是下午,在苏宅和他们一起喝下午茶的,还有最近拜访很频繁的顾清岚。

    他听后笑了笑说:“好啊。”而后一顿,“墨先生要一起去吗?我看最近东城那块地王,苏康和陈氏竞争得很激烈,他估计也忙得很累。”

    苏季就算再不过问公司的事,大的决策她总是要知道的,顾清岚口中那块地王,前几天刚结束竞标,苏康略输一筹,让陈氏最后成了赢家。

    只不过因为那块地因为前期炒作太厉害,最后价格抬得很高,已经超过了那块地的真正价值,就算陈氏中了标,想要把项目做好,真正赢得丰厚利润,也实在悬得很。

    而且据说价格之所以被抬得这么高,跟苏康一直放风声说对这块地势在必得,搞得陈氏不得不一再加码有关。

    所以苏季就算不知道太多细节,但凭直觉认为,陈氏只怕是中了墨远宁设的局,等过后反应过来,有得是后悔骂娘的时候。

    顾清岚这么一提,苏季也想起来有几天除了吃饭的时候见墨远宁一面,其他的时候都没怎么见过他,就转头去问苏禾:“哥哥,要带墨特助去吗?”

    她这话一出口,就突然又觉得这样子很有些奇怪,假如放到古代的大家族里,男女再颠倒一下,那么墨远宁大概就是她养的什么外室或者小妾,出游带不带,还得征求家里人的意见。

    苏禾对什么事都有些不经心,看到她表(情qíng)有些古怪,也没注意,仅是点了下头:“我没什么。”

    尴尬中苏季转过眼,正好看到顾清岚脸上要笑不笑的神(情qíng),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心思。

    她忙轻咳了声转移注意力,把话题扯到别的事(情qíng)上。

    好在没过多久,墨远宁就下班回来,苏季上去问他要不要去。

    墨远宁倒是比她想象中还敏锐许多,虽然苏季没敢说一起去的人还有谁,但他明显是猜得到,把目光在苏禾和顾清岚(身shēn)上兜了一圈,才笑着点头:“好啊。”

    那笑容要多耀眼有多耀眼,眼梢眉角还依稀有些妖孽风范。

    苏大小姐觉得自己一下午快心力交瘁了:三妻四妾的古代士大夫真心不好当。

    两天后就是周末,他们周六上午就准备了下出发了,计划是在那里住上一天,周(日rì)晚上回来。

    苏季((操cāo)cāo)心着给苏禾带药和各种用品,自己倒没带什么东西,连墨远宁也意外地没有带着个他那个几乎片刻不离(身shēn)的笔记本电脑。

    他们是从苏宅出发的,然后再转去顾家的宅子接上顾清岚,对于顾家大少不自己乘车去,而非要跟他们挤一辆车的行为,只能说是想增加旅途(情qíng)趣了。

    好在今天为了让苏禾乘坐起来更舒适,苏季特地让司机开了部加长的房车,里面空间足够宽敞,乘坐四个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那个市郊的温泉胜地并不算太近,走高速也有四五十公里,一路上苏季只顾着关心哥哥,一会儿问腰酸不酸,一会儿问口渴不渴是不是晕车……

    弄到后来苏禾自己都无奈地笑了:“小季,我已经生活一年了,并不需要额外关照。”

    提到这个苏季就偷偷垂下了眼睛,忍不住有点心酸。

    她知道苏禾要强,没受伤之前不回家,受了伤就更加不会回来给她添麻烦。

    每当想到这里,她就觉得难过,更何况没过几天,她想关心一下就又找不到人了。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她故作轻松地笑笑:“那哥哥你早点给我找个嫂子啊,有嫂子在你(身shēn)边,就轮不上我插手了。”

    她从来没听苏禾提起过有女朋友,猜想他应该还是单(身shēn),所以这句话也就是这么随后一说,可苏禾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有些不自然。

    苏禾和苏季一样,都像他们妈妈,率直到藏不住(情qíng)绪,再加上他平时脸上的神色总是淡淡的,起了(情qíng)绪后变化就更加明显。

    苏季心说不会就说中了吧?立刻又笑:“原来是有了啊,哥哥什么时候带人家来给我看啊。”

    苏禾清了下嗓子别开眼:“改(日rì)再说。”

    苏季知道哥哥脸皮薄,虽然满肚子浩气,但也就没再纠缠下去。

    路途中就他们兄妹在说话,顾清岚和墨远宁一人一边坐在前排,都默契地一语不发,闭着眼睛养神。

    中午之前,他们就到了温泉胜地,这一带的温泉,好的泉眼基本都被一个酒店占据,足有百亩,前面是三栋彼此相连的客房楼,后面靠山凹的地方,却是一些的别墅,各种风格兼有,彼此隔得都颇远,隐秘(性xìng)足够好。

    苏季订下来这间院子,整体是中式院落的设计,却不像一些粗制滥造的仿古庭院一样大而不当,设计相当精致婉约,青瓦白墙围起的院落,很有些苏州园林的味道。

    他们四个人的房间都有两扇门,一扇通向院落的中庭,另一扇则打开就对着后院中的露天温泉。

    苏季不知出于什么心思,这个大温泉居然是男女混浴的。

    苏禾进来看到浴池,就挑了唇似笑非笑地去看苏季,苏季就连忙转开眼去假装没看到。

    那边苏禾早又转头对顾清岚笑着说:“清岚,你今晚小心点。”

    苏禾和顾清岚年龄相近,少年时也有点交(情qíng),几天相处就熟悉得很快,彼此间也能开些玩笑了。

    苏季顿时更羞,脸都红了,还假装淡定地拿行李回房间,临走前还看了唯一置(身shēn)事外的墨远宁一眼:“墨特助待会儿打不打算出去走走啊,我听说翻过后山就是高尔夫球场。”

    墨远宁其实根本就不(爱ài)打高尔夫,毕竟对一个前杀手来说,让他站在一大片几乎毫无遮掩的草地上,总让他感觉一千米之内随便有个狙击手就能把他一枪毙命。

    不过苏季明显是想借此逃脱的,他也就从善如流地笑着点了点头:“好,我也想去看一看。”

    苏季马上如释重负地说要去换(套tào)适合远足的衣服,就钻进了房间里。

    她刚才觉得尴尬,倒不是因为她真的想看顾清岚被苏禾一语道破,事实上她订酒店的时候,想起来的是墨远宁的。

    谁让他现在几乎守(身shēn)如玉,连带因为苏禾在家,她也没胆子再趁晚上去(骚sāo)扰他。

    苏季觉得如果有一天墨远宁真的离开,那她得先给他拍(套tào)j□j,再拍个短片,最好还能照着他做个等(身shēn)抱枕……这样下来才过瘾。

    越想越觉得太过哀怨的结果,就是苏季换衣服的时候不停唉声叹气,最后还恨恨说了声:“墨氏,你也太不争气了,都没办法带出来见人哪,害老爷我丢脸!”

    房间里没人,又足够大不怕传出去,她就痛痛快快大声说了出来,直到听到(身shēn)后一个慢悠悠的清醇声音:“看来老爷对我意见颇多啊。”

    苏季见了鬼般转过(身shēn)去,惊魂未定地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正站在她(床chuáng)边的墨远宁:“你从哪个洞里钻过来的?”

    看起来她着实吓得不轻,都语无伦次了,墨远宁勉强忍住笑:“我们的房间有个门想通。”

    他说着指了指衣柜旁边的一扇雕花木门,那扇门设计的相当径直,上面镶嵌着一个雕花铜环拉手,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墙上的装饰。

    那门只是松松地绊着,苏季走过去轻轻一拉就打开了,门对面赫然就是墨远宁的房间。

    苏季立刻觉得大为尴尬:“所有房间都这样?”

    墨远宁笑着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两个的房间是这样的。”

    他们预定的四个房间,最靠内两个苏季安排给了苏禾和顾清岚,她自己住中间的一个,墨远宁住的在最靠外面。

    现在来看,里面两个和外面两个房间,大概都是(套tào)房的设计,也就是有暗门想通,这点她居然没仔细听酒店的员工解释。

    那边的苏禾和顾清岚一旦发现他们的房间也是想通的,估计就会猜到这边的(情qíng)况。

    苏季指天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

    不过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墨远宁,突然就乐了:“墨氏啊墨氏,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面对心(爱ài)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逗,墨远宁如果还能忍得住,那他就不是(禁jìn)(欲yù)系冰山了,而是(禁jìn)(欲yù)系乌龟。

    他挑了挑长眉,就在带着(床chuáng)柱的中式大(床chuáng)边斜眉一笑:“苏大官人,小心隔壁的正室啊。”

    苏季正看他看得j□j熏心,听他这么说就撇了撇唇:“什么正室?还没三媒六聘呢。”

    她可能对顾清岚有旧(情qíng)复燃的趋势,这点墨远宁从没说过,她自己也不提,但起码今天在场的四个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她这么否认,墨远宁也不再纠缠,而是恢复了正常,笑笑对她说:“3分钟后前门见。”

    他说完就重新穿过那扇雕花木门回去了,苏季也知道他的意思:知道房间想通是一回事,两个人真的从一个房门里出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给的时间不多,苏季不想让他等,立刻就拢了下头发,把手机塞在手包就出去了。

    她不是没有和顾清岚发展一下的想法,只不过时隔十年,顾清岚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他从来不会主动,就那么一直温润地笑着,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她当年曾经很沉迷于这种暗恋般的感觉,如今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一味付出的感(情qíng),谁会不累呢?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赶上了今天更新,本来卡(肉ròu)戏想炖一锅的,结果今天还是没憋出来,明天继续,捂脸。

    小剧场:

    墨大魔头:唔,仙姑脱了吧。

    苏掌教:其实我一直想说,这地方不适合……

    墨大魔头:是吗?我一直觉得仙姑不在意的。

    苏掌教:我没那么色急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