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

    苏禾回到家里后,苏季的心思就都放到了哥哥(身shēn)上。

    不过苏禾也在国内待不了多长时间,几个月后,他还要返回欧洲再做一次手术。

    他是脊椎骨折,虽然康复的希望不大,但如果通过手术能恢复□的一些知觉,也能大幅提高生存质量。

    苏季心疼哥哥,每天挖空了心思哄他开心,其他的事(情qíng)也都暂且放到了脑后。

    墨远宁仍旧住在苏宅里,不过苏季忙于照顾苏禾,和他也仅是早餐和晚餐间匆忙碰到一面,互相打个招呼而已。

    这天苏季和苏禾一起去了他们童年时常去的游乐园,回来后苏禾有些疲惫,早早回卧室睡下,苏季才有空闲了下来。

    她有晚上在二楼小客厅读书的习惯,今天总算又有时间,就捧了前几天刚买回来的一本小说,就着台灯和红茶翻看。

    墨远宁刚结束了一阵工作,从卧室里出来倒水,就看到了她被笼在灯光下的(身shēn)影。

    他唇边的笑意也不自觉柔和了一些,走过去坐在她(身shēn)边:“又在看小说?”

    墨远宁虽然也会读书,但他的时间和精力有限,哪里有去看文学作品的闲(情qíng)逸致,所以即使他能和苏季聊很多哲学历史的话题,碰到文学,却涉猎甚少,更何况现在所谓的流行文学。

    苏季还真在翻一本近几年风靡全球的流行小说,只不过她从小看书就杂,连(日rì)本和欧美漫画都看了不少,现在看里面的女主角和吸血鬼狼人什么的谈恋(爱ài),虽然觉得还算唯美,但也没什么新鲜感。

    她从书里抬起头,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唇边含笑,深黑的眼眸在昏黄灯光下亮如星辰,透着点点暖意,偏偏俊美的五官又如雕刻般不真实,倒像一幅刻印在光影上的图画。

    她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下,就顺嘴说了出来:“要是吸血鬼有你这么帅,我也认了。”

    墨远宁听她没头没脑提了句“吸血鬼”,就知道一定是她在看的书里的内容,也没意外,就笑了起来:“我以为我的外貌还算阳光的。”

    他是阳光,他就是白天看起来阳光正直温文尔雅,晚上换个脸就邪魅霸气人面兽心的万能通用男主……苏季在心里悄悄吐槽。

    不过墨远宁的气质里还真有些正气凛然的部分,不然也不会在初见面时,被苏季误认为像顾清岚了,要知道顾清岚可是同学中出了名的领袖分子,形象又怎么可能不正面。

    所以即使外表俊美,墨远宁扮成吸血鬼或者(阴yīn)暗反派的样子,反倒没什么可信度,非要往玄幻上靠的话,他还更像那种飞上天拯救地球的超级英雄——

    一个男人已经如此俊美了,竟然还如此正义,简直是秒杀小女生兼熟女的不二法宝。

    其实大部分人从骨子里,还是(热rè)(爱ài)光明和正义的,而这个光明和正义,最好能体现在脸上。

    于是也不怪墨远宁在网上的那票“女粉丝”,在其他人都嘲笑墨远宁狼子野心一招落败的时候,还捧着心口为他打抱不平。

    苏季一边想着,一边就像前段时间那样,带着坏笑,抬手去摸他的下巴:“来,这位阳光璀璨的白衣骑士,给我摸一摸……”

    她做得自然,却在做完的瞬间,猛然想起了前几天苏禾给她看的那些照片:不知道其他千金小姐,有没有这样开过他的玩笑。

    她的动作在一瞬间变得不自然,神(情qíng)也冷淡下来,当然被墨远宁看在眼里。

    他也只是又笑了笑:“小月,我们也只是再坚持相处一段时间而已,如果你觉得看到我不开心,我可以尽量避免出现在你面前。”

    苏季其实是心知肚明的,她和墨远宁已经没有将来了,无论他是离婚后立刻就远走,还是再次回苏康工作,她都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

    墨远宁早晚还是会离开,无论是因为苏康和陈氏之间的争斗告一段落,还是因为她真的开始了“新生活”。

    她一般都选择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一来她是觉得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无需多谈,二来她也刻意去回避了在墨远宁面前提起。

    就像一年多前,她已经下定决心摆脱他,但接下来的一年内,她还是选择了表面上的和睦和平静——说是为了让墨远宁放松警惕,又何尝不是她私心作祟?

    和这个人已经不可能有结果了,在一起的时候也未必有多开心,可真的彻底割舍,就会有四年的人生,被空白占据。

    她想她还是不甘心,第一段婚姻就这样宣告失败,第一次全(身shēn)心(爱ài)上的人就这样离开。

    有一刹那,苏季觉得她有些怨恨突然把这个话题搬出来的墨远宁,可她又很快平静下来,无所谓地耸肩:“没关系,我忍了你一年了,多忍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她看着他,突然又来了一句:“你让我再吃一回,咱们就一笔勾销。”

    这是她单方面第二次提出来要j□j了,墨远宁都觉得自己再回绝的话就太不是男人,可也被她与众不同的思维打败:“小月,你是怎么突然扯到这里的……”

    苏季倒理直气壮:“只能看不能吃太残忍了好吗?公司里的女职工都说我现在是包养了你!”

    说到这里,她才想起来之前在公司里见过的曾琳,就开玩笑般:“你要是怕你那位琳妹妹吃醋才拒绝我,我倒是可以理解。”

    没想到墨远宁却变了脸色,微皱了眉头:“什么林妹妹?”

    苏季有些意外:“就是声称是你远房表妹的曾琳小姐啊,哥哥回来那天,我正好在公司碰到她。”

    墨远宁却继续追问:“她什么样子?‘曾林’是她自己说的名字?”

    他这样子看起来似乎对“曾琳”这个人是谁都不确定,更别提像曾琳说的那样,还曾说过不让她来找苏季。

    苏季略觉奇怪,墨远宁虽然算不上什么光明正大的君子,却也算坏得坦((荡dàng)dàng)磊落,不像是为了一个小女孩故意做戏给她看的样子。

    苏季前后思索了一下,更加觉得“曾琳”可疑,她只是在休息间里碰到过一次她。在她们的接触中,从都到位都没有第三个人在场,能证明“曾琳”真的是苏康的员工。

    如果是在平时,她过后或许还会有心(情qíng)让李秘书去查一查墨特助这位“远房表妹”具体在什么部门工作,可那天她急着去接苏禾,过后更是将这件事彻底忘了,所以她真的不知道“曾琳”这个人是否存在,是否是苏康的员工。

    愣了下后她就继续说:“她说她是你的远房表妹,一周多天刚到公司工作,我看她的样子很像在国外长大的华裔,个子小小的,脸很可(爱ài)。”

    墨远宁抿紧了薄唇,深黑的眼眸中目光剧烈地闪动了一阵。

    就当苏季以为他要说什么时,他就突然笑了下:“抱歉,我想起来了,我好像介绍她来公司……不过她留下来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苏季被他搞得云山雾罩,本来他还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个人,转眼间就又承认了下来。

    她觉得莫名其妙,不由冷笑:“你以为我还在乎你在外面是不是又勾搭了什么好妹妹?你原来那些烂帐我都不在乎!”

    墨远宁竟然也不再跟她斗嘴,站起来微微一笑:“那就好。”

    说完就转(身shēn)回了卧室,连放在桌上的水杯都没有拿。

    苏季被晾在原地,顿时觉得连看小说的心(情qíng)都没有了,随手把书一扔,默默咬牙切齿:

    要是在离婚前知道他以前还有那么多风流艳史,不管他是不是守(身shēn)如玉,都能一巴掌扇过去解解恨。

    现在她倒是想扇,可找不到立场扇,真是憋得一肚子火。

    作者有话要说:第三更,总有种精尽人亡的错觉……

    话说觉得小剧场只是但方面埋汰小墨墨不大好玩啊,准备搞点(情qíng)景剧?每次一个主题啥的……比如今天的武侠背景小剧场:

    某名门正派掌教弟子小苏:墨大魔头,你(身shēn)为邪教的走狗,手下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忠良,今(日rì)就是你的死期!

    某魔教麾下第一高手小墨:小道姑长得还算清秀,不如与我做些快活事(情qíng)吧。

    小苏:坟蛋这应该是我的台词!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