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中)

    吃完饭墨远宁没想再当电灯泡的打算,笑着说自己先回房间休息去了。

    本来苏季和顾清岚谈话,他就没什么插足的余地,跟着大概也只是碍她的眼。

    墨远宁起(身shēn)离开,顾清岚也说要去一次洗手间,暂且离开了客厅。

    但这边墨远宁还没来得及去二楼,就在过道里被他堵上了。

    顾清岚只笑了下,声音和语气还是温文儒雅之极:“墨先生,是不是(身shēn)体也不大舒服?”

    顾清岚的话说得有些奇怪,“也”不大舒服,那就是说不仅他一个人(身shēn)体不适。

    墨远宁笑了笑:“顾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呢?”

    顾清岚也笑:“小季说过了,我胃部有些毛病,消化不好,晚上吃饭容易积食气胀……如果不是小季做东,我很少用晚餐,都是喝些养生汤。”

    墨远宁脸上的神色不变,还是笑着:“是吗?我没那种条件,晚上不大吃东西,一般都是因为太忙错过了。”

    顾清岚沉吟了一下:“怎么会呢?难道小季没有替你注意?”

    这下墨远宁真的轻笑出声了:“顾先生,我们都是男人,说话就不用绕弯子了。我和小季已经离婚,现在我住在苏宅里,(身shēn)份不过是苏氏的一名员工,连进主餐厅就餐,也是沾了顾先生到访的光,哪里会有什么特别待遇?”

    他说完就没有再停留,唇边仍旧挂着笑容,擦过顾清岚的(身shēn)体,径直回房间去了。

    他的房间在二楼,平时不会有人经过,分外安静,走进去关上门,就像已经隔断了和这个宅子里所有人的联系。

    脱了穿着的外(套tào)挂起来,墨远宁这才蹙起眉在沙发上窝着坐下。

    回苏宅之前,他差不多已经胃疼了一整天,早餐虽然苏季让人给他送去了,但他那时候在路上颠得正反胃,没吃下多少。

    午餐则是运营部突然出了一个岔子,他赶去补救,忙完早就错过了饭点。

    知道自己的(身shēn)体早就不比从前,回来的路上,他还吞了粒止疼药,免得回家气色太差。

    在餐桌上坐下,看着送上来的那道辣汤,他当时是在心里权衡:到底是应该硬撑着喝下去,还是告诉苏季自己需要换一下,不必是顾清岚面前那种煲汤,哪怕是一杯温开水,也比这样刺激的开胃汤要好很多。

    可苏季没给他这种机会,那样讥讽意味浓厚的话,他能想象自己真的要求换汤,会被冷嘲(热rè)讽上多久。

    他只想配合他们,尽量平静地吃完这顿饭,并不想去招惹她。

    所以那时候他还是去喝了那碗汤,只不过他没想到(情qíng)况会这么差,这段时间里本来就症状频发的胃部,在每一口(热rè)汤滑下去的时候,都抽疼不止。即使尽量放慢了喝汤的速度,他还是差点出了满头的冷汗。

    后来上的菜,他也只勉强吃了几口,哪怕苏季有几次看着他面前剩了不少食物的盘子,面带不悦地皱眉,他也不敢再多吃一口,他怕再进食,自己就会失态地当场吐出来。

    即使现在已经坐下,胃部的不适也还是没有减弱,反倒是那种恶心烦闷的感觉,伴着一阵阵抽痛,更加明显起来。

    尽量将(身shēn)体蜷在沙发深处,他左手也握成了拳头,用力抵住已经开始僵硬痉挛的胃壁。

    他挨过一阵痛,冷汗出了一层,濡湿了(身shēn)上的衣衫,黏腻腻更加不舒服。

    就在他又深吸了口气时,他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很敷衍的敲门声,接着那个人很自然地推门进来,连问一声也没有,张口就说,语气里十分不满:“你怎么回事?”

    他刚才进房间,只开了沙发边的台灯,所以房间内光线并不明亮,苏季适应了片刻,没有等到他回答,才看清他的样子。

    那蜷曲着不自然的姿势不用说,连他勉强抬起的脸上,都苍白地挂着明显的汗水。

    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午睡时做的那个荒唐的梦,在还没来得及有其他想法之前,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她扑得实在有点太猛,墨远宁给她撞得整个人往后面靠了靠,他吸了口气,才缓过来点,略微直起(身shēn)体冲她笑:“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苏季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抬起手捧住他的脸颊,来来回回地看:“你还真有本事啊你!”

    墨远宁失笑了一声,牵动胃部的痉挛,又跟着咳了两声:“苏小姐……这是哪里话。”

    他都疼成这样子,还没事儿人一样在这里跟自己打太极,苏季暗暗咬牙,她是没他心狠手辣,像那天那样,明明都在吐血,还能若无其事。

    反正都是他自己找的,疼死也活该,她有心跟他比比谁比较狠心,干脆放开他直接走掉。

    最后僵硬了一阵(身shēn)体,还是抬手摸索到他的胃部,将手掌盖在他发冷的手上,感觉到被他压在掌下的腹部透着丝丝冷硬。

    她吸了口气,带些强硬地扯开他的手掌,而后把自己的手覆盖上去,先让掌心的温度传递过去一些,她才开始慢慢按揉,小心控制着力道,再观察着他的表(情qíng),看是不是按得太疼。

    这么暖了一会儿,她终于觉得掌下的肌(肉ròu)不再那么紧绷冷硬,就略微轻舒了口气,抬头瞪了他一眼:“看来墨先生是觉得折腾自己的(身shēn)体很有趣了。”

    墨远宁好受了不少,这时候正靠在沙发上微合了眼,听到这话还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不折腾自己,我也不想折腾啊。”

    感(情qíng)他还委屈得不行……苏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说话不好听是真的,她只是不应该指望墨远宁会忍下那口气。

    这么多年夫妻,就算墨远宁城府再深,她也多少了解了一点他的(性xìng)格,以他的脾气,让他忍气吞声的后果就是,他干脆自己给自己变本加厉了。

    她还抱着他的腰,就忍下心酸,放弃般地把头放在他的肩头,他熟悉的气息包裹住了她,呼吸间有温暖的气息纠缠。

    她就这么抱了他一阵,才起(身shēn)说:“厨房里应该还有用剩下的发泡海参,我让他们炖个海参小米粥给你,你要不要先喝点温水?”

    墨远宁还是靠坐在沙发上上,姿势却舒服懒散了许多,他看着她似笑非笑:“剩下的啊。”

    剩下的也是最好的辽参!他难道还在嫌弃?

    苏季轻哼了声,想说句不想吃不吃,终究是怕他真的就不吃了,或者干脆吐了……忍了许久只能来上一句:“你乖一些,我头疼。”

    这种哄宝宝一样的语气是她能够忍受的极限了,说出来后还听到墨远宁“噗”得一声,竟然是忍不住又笑了。

    焦头烂额的时候,她还听到他悠闲地慢慢问:“对了,顾先生呢?”

    她额上青筋都要被气出来了,咬牙说:“吃完饭就送走了,你满意了吧!”

    说完这句话,她也不想再理他,干脆转(身shēn)气哼哼走了。

    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坐在沙发上的墨远宁才睁开眼睛,看着黑暗中显得幽深空旷的房间。

    他知道自己又用(身shēn)体来胁迫她妥协了,就像上次在别墅里一样。

    苏季很聪慧,她知道他的意图,却又不得不一次次退让,只是因为她比较心软而已。

    利用别人的善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委实还是太过卑鄙,只是暂时,他还找不到其他方法,来改善两个人的关系。

    苏季来去匆匆,又被他气走,房间里顿时还像不久之前那么寂静,假如不是她指间的温度,还残留在他的(身shēn)体上,他都要以为那是一场幻梦……源自于他的自私和不甘。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