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下)

    合同上写的是签订之后三(日rì)内到公司上任,墨远宁也真会掐时间,直到三天后,这一周已经快要结束的周五早上,才到了苏康的大楼报道。

    苏季从第二天起,就每天到苏康蹲守着等他这位大牌特助上任,但这个人本来就是自己空降进来的,(身shēn)份又这么敏感,她不在场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墨远宁还没有大楼门(禁jìn)的(身shēn)份识别卡片,进门时就让接待处直接给苏季打了电话。

    苏季马上亲自下楼去接,一面庆幸人终于来了,一面又(身shēn)为董事长却不得不亲自去接自己的助理感到悲哀。

    她走得很快,下去时看到墨远宁就站在一楼的接待大厅,唇边含着笑意接受来来往往注视的目光。

    现在正是上下班的时候,短短一会儿工夫,苏康大楼里办公的半数员工都匆忙看到了自家这位刚卸任不到一个月的前总裁,赫然又出现在公司里。

    不过两天时间,他脸色就已经好得多了,没有之前在苏宅时的那种苍白虚弱,整个人神采奕奕,光站在那里就光芒四(射shè)。

    如果不是苏季清楚记得几天前他的样子,还会以为他根本就没病过。

    走过去跟他客(套tào)地握手,苏季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墨特助请跟我上楼。”

    墨远宁也回以微笑:“苏总亲自来接我,真是太荣幸了。”

    带着墨远宁,还有跟她一起下来的人事总监上了专用电梯,避开了大部分员工,苏季才压低了声音开口,很有些咬牙切齿:“墨特助不愧是做惯了总裁的人,我还以为我得三顾茅庐才能请墨特助出山。”

    墨远宁笑了声,语气还是温和,话却一点都不软:“我记得是苏总告诉我要养好病再开始工作,我只是遵照苏总的安排而已。”

    (身shēn)边毕竟还站着个外人,苏季没办法把脾气发得太明显,只能吸了口气,僵硬一笑:“呵呵。”

    苏季把墨远宁的办公地点安排在董事长办公室里,也就是顶楼不属于总裁办公室的另一边。

    就算苏季不常来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里那只宽大的办公桌也不能给助理来用的,所以墨远宁的办公桌被安排在门口的位置,小小一个,不比普通职员的办公桌大多少。

    苏季看着墨远宁在那个((逼bī)bī)仄的办公桌上放下自己的公文包,心(情qíng)不知为何又好了一点,有种欺负了小媳妇般的恶劣快感:“那么就请墨特助尽快熟悉工作,协助方总再创佳绩。”

    墨远宁笑着对她微微欠(身shēn):“职责所在,不敢怠慢。”

    苏季决定赶快离开,免得又被他堵得说不出话,她正想说自己要先走一步,低下头就看到他垂着的手掌边缘有一道黑色的伤痕。

    墨远宁也注意到她正在看自己的手,举起来展示了一下手指的灵活度笑着:“在家里做饭时不小心烫伤了皮肤,不会影响工作的。”

    那伤痕的确不算很大也不严重,涂了药膏看起来严重,但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全愈合。

    苏季想起来那天去他住的别墅里,看他灵活娴熟地掌勺做菜,怎么都不像会是笨手笨脚在厨房被烫伤的样子。

    之所以会受伤,恐怕是因为他前几天刚从医院里出来,元气大伤连站都站不稳,又要自己做东西吃,出点小意外也不奇怪。

    她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淡看了他一眼就走出了办公室。

    她的表现也许太冷酷,但自从知道墨远宁生病极有可能是他自己安排的苦(肉ròu)计时,她就没办法再对他温柔一点。

    她妈妈从她记事起就体弱多病,后来更是英年早逝。

    她一直觉得健康的(身shēn)体本来就是命运给予的厚待,多少人想要一个健康的(身shēn)体而不能,不但不珍惜自己难得的幸运,还刻意将之毁坏的人,简直不能原谅,也不值得同(情qíng)。

    从自己办公室出来,苏季又被方宏请到了总裁办公室。

    这间昔(日rì)墨远宁的办公室已经面目全非,不知装潢成了方宏的风格,简洁干练中不失大气,只是整体色调比墨远宁在的时候张扬了不少,所以苏季一般不大喜欢去那里。

    方宏刚才已经和墨远宁简短见过一面,双方都客气无比地寒暄了几句。

    看到苏季进来,方宏也没再隐瞒,开门见山地说:“苏总,您以后打算怎么办?”

    他怕苏季误会,连忙又加了几句:“我不是说工作上的事(情qíng),苏总给了我保证,我一定不会再多嘴。是我冒昧了……不过墨特助是这种(身shēn)份,苏总的私生活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公司,希望您能谅解我这么问。”

    既然苏季已经明示过不会动他的位子,方宏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他现在这句以后怎么打算,问得是另外的内容。

    苏季又沉默了,她明白方宏的言下之意:被陈氏攻击,(情qíng)况紧急之下让墨远宁回来也没什么。但时间久了呢?还让墨远宁留在公司,她会尴尬,其他人也尴尬。

    可等事(情qíng)平息后再赶墨远宁走?这种飞鸟尽良弓藏的作风太明显,难免会让公司里的其他职工有其他想法。

    这个问题她想过,却一时想不出好的解决方法,最好当然是墨远宁自己离开……可这又是墨远宁的意愿,她不能勉强。

    方宏也知道问得急了,看她不回答,就说:“我只是越俎代庖,冒昧给苏总您提醒一下,苏总您一定有自己的考虑,是我多虑了。”

    他顺势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苏季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笑笑:“没关系。”

    两个人又说了一些场面话,方宏就送苏季下楼回家。

    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方宏没有先去走廊另一头的董事长办公室见墨远宁,而是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

    越洋电话等待的时间有些长,电话接通后方宏就带着苦笑开口:“学长,你的这位妹妹心思太难捉摸,我有些顶不住了。”

    那边那个人也不意外,闻言只是温和地笑了笑:“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他说话的声音清醇温雅,乍一听跟墨远宁有些相似,却又比他更多了一层刻到骨子里一般的温柔,即使隔着电话线传来,也仍旧如熨帖的三月(春chūn)水,让人顷刻间就能消弭所有烦恼和怒火。

    方宏在他这种声音下也稍稍冷静了一点,叹息了一声:“她又把那个冒牌货弄回来了。”

    那边那个人听到就笑了声,语气里有恰到好处的责怪,反倒让人觉得他即使出言指责,也全部都是为了说话人本人好:“这么说对墨先生太冒犯了,你不是还要和他共事?”

    方宏笑了起来:“处处像你,却又处处形似神不似,难道还不是冒牌货?”

    他这么说着,突然就压低了声音:“顾学长,你还是回来吧,这一次再错过,也许就真的是终(身shēn)遗憾了。”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