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上)

    苏季没有说“向前走”指的是什么,但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顾清岚造访苏宅的次数明显地多了起来,他似乎对苏季和墨远宁之间接近暧昧的关系并不介意,照旧来和苏季聊天。

    偶尔墨远宁下班回来得早,他们三个还会坐在一起聊几句。

    自从上次发现墨远宁也偏(爱ài)读书,苏季和顾清岚闲聊时也不再刻意避开他。

    墨远宁大概是在国外的时间太久,古典文化方面当然没有浸(淫yín)多年的苏季和顾清岚熟悉,但谈到西方哲学流派,他往往能有一些深刻独到的见地。

    苏季和他聊起来,有时候还会在心里暗暗感慨,四年夫妻,他们居然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清谈过,不知道是不是损失。

    不过每当她想起这个念头,把目光瞟到他西服下紧实的肌(肉ròu)和细腰窄(臀tún),就觉得又默默明白了什么:夫妻啊,做什么都能光明正大,她单独跟墨远宁在一起时,哪次不是没几分钟就腻到了他(身shēn)上,还清谈个(屁pì)。

    苏大小姐意识到了自己的色令智昏,只是没想到,在别人眼里她同样是个j□j熏心的模样。

    那天下午是她在家里太闲,所以就让司机送自己去了公司。

    到了后她才发现方宏和墨远宁都在开会,偌大的顶层除了自己和李秘书外空无一人。

    她觉得无趣,就一时兴起自己一个人去楼下转悠。

    (身shēn)为董事长,她出现在公司里的次数寥寥无几,再加上这种穿着(套tào)装的年轻女孩子在公司里比比皆是,只要不是对她特别熟悉,或者刻意注意,谁也不会认出来这就是苏董事长。

    苏季很闲适地逛了四五层楼,居然都没有被一个人认出来,她就(挺tǐng)得意地去了十二楼的一间休息室。

    这层多是一些文案宣传部门,年轻人更多气氛也更轻松,她进去时里面还有两个年轻的女职员正在聊天。

    她们见又进来一个人,也没停下谈话,反而八卦得正专心:“你说墨总……啊不,墨特助为什么还留在公司啊,都是前妻啦,不觉得尴尬吗?”

    另一女职员说:“什么尴尬啊,你应该问苏总是怎么想的,明明都离婚了,还把前夫绑在公司里。”

    第一个女职员用手摇了几下,笑了起来:“你才是抓不到重点好吗?墨特助为什么还在公司这不是明摆着呢?你舍得放一个长得这么帅,(身shēn)材这么好的男人去别的地方?”

    第二个女职员立刻恍然大悟般:“你是说……苏总还在继续和墨特助,那个那个?”

    第一个职员显然要比第二个女孩子的年纪大一些,举手投足也更具风(情qíng),她眯了眼神秘一笑:“我不知道苏总忍不忍得住,反正我是绝对会动的。”

    她们说的声音不大,不过休息室总共只有十几平米,想听不清也不行。

    她们说完,抬头注意到苏季,第一个女职员大概以为她是新来的实习生,还冲她笑了下:“你好。”

    苏季听得津津有味,被搭话了也立刻礼貌回了一句:“您好。”

    公司太大,不大熟悉的职员间也就是点头之交,那两个人也没试图跟她(套tào)近乎,接下来又八卦了一阵自己部门总监和女秘书之间的暧昧,才各自出去继续工作。

    苏季本来想着她们能接着详细评价下墨远宁的相貌和(身shēn)材,这样才显得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跟前夫搞在一起更加顺利成章,结果她们只停留在了表面的三言两语。

    她捧着一杯刚倒的咖啡,心里默默想着:脸帅(身shēn)材棒这么肤浅的形容,你们根本没见过那六块腹肌和人鱼线……

    苏季正想得出神,就没意识到休息室里又进来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十分顺手地把门反锁了。

    她听到门锁的“咔哒”声,才惊醒过来抬起头,正好看到进来的年轻女子对自己笑了笑:“苏,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她虽然完全是亚洲女子的外貌,但发音却有些怪,称不上不标准,却透着一股违和感,就像汉语并非是她的母语,所以即使说得再好,也不免在停顿处略有生涩。

    而且她对苏季的称呼有些奇怪,一般来说,公司的职员和管理层,都会称呼她一句“苏总”。但那是国内公司的习惯,国外的公司职员称呼老板,随便一些的直呼姓名,严肃点的也只是尊称一下先生女士。

    苏季不免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这个女孩子看起来相当年轻,虽然她穿着深蓝的工作(套tào)装,也略微化了点妆,但五官间的稚气还是遮掩不住。

    她(身shēn)材有些(娇jiāo)小,比本来就不算高挑的苏季还矮上半个头,脸庞更是甜美可人,如果硬要归类的话,她大概就算是近年来很受男人追捧的“萝莉”型。

    虽然长得很可(爱ài),可她却没有故意再装作j□j,动作反倒相当爽利,将双手插在了口袋里,歪歪头看着苏季:“你好,我知道你。我叫曾琳,曾子的曾,王加双木琳,我是墨的……”

    她说道这里似乎是想了一下,才接着说:“远房表妹。”

    苏季只知道墨远宁是个孤儿孑然一(身shēn),还真没听说过他有个这种年龄,长相又如此甜美的表妹,就笑了起来:“你在苏康工作?”

    曾琳也不隐瞒:“是啊,一周前刚刚进来,我通知过墨了,他不让我去苏家找你,不过没想到,今天能碰上。”

    原来墨远宁还早知道他的这位“表妹”来了公司,苏季不以为然地一笑:“哦,那么曾小姐找我干什么?”

    曾琳定定看着她,她眼睛很大很亮,目不转睛的样子看起来更加认真:“苏,你可不可以放过墨?”

    苏季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就觉得更加可笑:是她不放过墨远宁?她在离婚的那一刻就已经放下了好吗?如果不是墨远宁一再纠缠,能有现在的局面?

    她才刚被职员私下议论贪图色相的时候还能抱着听笑话的心(情qíng),现在被突然冒出来的所谓“表妹”这样质问,火气却一下子就上来了。

    苏季冷笑了下:“敢问曾小姐,用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不放过墨先生的啊?”

    曾琳显然还是年纪小面子薄,被她这么一反问,竟然有些愣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苏季看她这种表现,就猜她大概是墨远宁在国外时候的什么小“妹妹”,现在千里追夫,都跑到苏康来管她要人了。

    她顿觉无趣,就放下还没喝几口的咖啡,越过曾琳,自己打开门锁,走出了休息室。

    被曾琳这么一闹,她也失去了继续闲逛的心(情qíng),找到电梯上楼准备会自己的办公室清净一会儿。

    就在她刚到顶楼,她一直带在(身shēn)上的私人电话就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显示的是“苏禾”。

    她和哥哥虽然时常通话,但那大部分在晚上,正好苏禾所在的意大利是下午,现在还是上午10点钟左右,按说意大利还是凌晨,苏禾这个电话就显得有点奇怪。

    她连忙接起来,听到那边传来苏禾熟悉的声音:“小季,我到本地机场了,找个人来接我。”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