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下)

    苏季到底也没能直接走人,也许是墨远宁病来病去让她着实有些怕了,过了一个小时,熬好的小米海参粥是被她端着送进来的。

    墨远宁还半躺在宽大的单人沙发上小睡,看到是她进来,还笑了下:“苏小姐对我真好。”

    他还是深谙一句话气死人的真谛,苏季默念着不要跟他计较,权当没听到,把粥碗和小菜放到桌子上,用手指捅捅他的胳膊:“到(床chuáng)上去。”

    没办法,这里只是客房不是客厅,不会放很多沙发和桌子,屋子里也只有这一个大单人沙发,还有一个角桌。

    墨远宁唇边勾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她:“苏小姐可否绕了我,今天实在不行。”

    前天晚上他们两个人还在不远处那张(床chuáng)上翻云覆雨,苏季还绑住了人家的胳膊。

    脸上有些发烫,苏季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正常:“我来喂你吃粥,坐(床chuáng)上去啦,不然我没有地方坐。”

    看她实在窘迫,墨远宁当然也不会再让她难堪,笑笑就撑着(身shēn)体慢慢站起来走到(床chuáng)上坐下。

    苏季抓了个靠枕塞在他背后,又把粥端过来,海参粥里还放了高汤,滋味已经足够丰厚,不过苏季怕他胃口不好,特地有让人配了一小碟菊芋丝。

    她说要喂他吃粥,还真认真地一勺勺送过去,耐心十足,边送还边笑吟吟地说:“乖,可以不可以再来一勺?”

    连墨远宁这么沉得住气的人,也被她投喂的有点消受不了,忙在又咽了一勺粥后,给自己找了个间隙侧头过去:“小月,你没必要这么照顾我的。”

    见他不吃,苏季也体贴地先把粥碗放下,还拿了个纸巾,给他擦拭额边的汗水,笑得很贤惠:“怎么没必要,墨先生不是(挺tǐng)闹小孩子脾气的?所以我得哄一哄你啊。”

    墨远宁先生暗暗抽了下唇角,他大概从十二岁起,就没有被任何人当成过小孩子了,今天被她这么对待,该说荣幸还是不幸?

    可苏季真的相当尽责,喂他的时候一点都不急,间或还很细心地去给他按揉一下胃部,柔(情qíng)似水到简直不像是她。

    连墨先生都觉得不安,好不容易等一碗粥喝完,就忙说:“我不要了,可以了。”

    苏季笑眯眯看着他:“好啊,我也怕强迫你多吃,反而让你不舒服。”

    墨先生屈指搭在唇上咳了声,道了谢:“麻烦你了,小月。”

    苏季笑一笑站起来,她把空碗送出去,还倒了杯红枣茶回来,顺势躺在(床chuáng)上,搂住他的腰。

    她承认无论什么时候,墨远宁的**都是她迷恋的对象,像这样抱着他,她还顺道在他腰上多摸了两把揩油。

    和苏季同躺在一张(床chuáng)上,还挤在一个被子中,墨远宁沉默了会儿就笑了笑:“小月,你没必要这么对我。”

    苏季把他当成了大型抱枕,紧紧抱住,头也放到他的肩上枕着,听到就呵呵了两声:“没事,当初我受伤,你不也是一直照顾我吗?”

    那一直是两个人之间的一个结,苏季在受伤后,绝口不再提当时的事,包括她和墨远宁的那个对视,还有他过后愧疚般的过度补偿,她都不再发表任何意见。

    可即使如此,他们两个人都明白,也许他们的决裂是积怨太多,可直接的导火索,却是那一次苏季在外受伤,墨远宁在事发时的态度冷漠。

    这一次墨远宁又是许久没有说话,苏季等了一阵,就直起(身shēn)看着他:“其他的事(情qíng)你不愿解释,这一件可以吗?”

    她的这个要求让人无法拒绝——无论如何,受伤的人是她,**伤害的疼痛虽然早就消失,心灵上受到的伤害却仍旧在持续。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倒在血泊中,还看到自己丈夫冰冷且无动于衷的目光后,还能够说自己仍然相信他。

    连墨远宁都没能够回绝,他垂下眼睛,再抬起头时,把目光对准了她的眼睛,他的眼瞳特别黑,所以在黑暗中反倒会越加明亮。

    苏季听到他的声音里有浓重的无奈和歉疚:“假如我说,我知道那不是致命伤呢?”

    苏季想过很多种答案,却在听到他这句话后,还是愣了一下:不是致命伤。

    不是致命伤,所以就不用关心?因为死不了,于是就活该被那样对待?

    这一瞬间,苏季突然觉得,因为他胃疼吐血就担惊受怕的自己,活像个笑话——反正死不了不是?

    她笑出了声,而后歪了歪头看他:“还有吗?”

    墨远宁不再说话,她就抬起手,用指尖一点点描摹他的脸颊,她弯着唇角,表(情qíng)看上去甜美无比,说出的话却带着冷意:“我会照顾你,你要什么都好,让我陪你,让我关心你,每天晚上都和你躺在一起也可以……直到你好起来。”

    她看他的目光像是怜悯,却又更复杂得多:“所以远宁,请你快些好起来,然后放过我。我没有因为受伤,就试图博取你的同(情qíng),你也不能因为自己有病痛,就试图绑着我。”

    她对他微笑:“我想向前走了,希望你不要再阻拦我的脚步……你没有资格,也不配。”

    墨远宁也看着她,他沉默着任由她的手指在自己的脸上一遍遍摩挲,似是眷恋,又像仅仅是在抚摸一尊她还算欣赏的雕像。

    她说完了,笑着看他:“你同意了吗?远宁?”

    他最终还是勾起了唇角对她笑了:“好。”

    他想起他离开组织的那一天,唯一来为他送行的lin对他说:“祝你幸福,墨。但你要记得,我们这种人,一生中有一次幸福的机会已经是奢侈,别错过了。”

    这个组织中的计算机天才少女,总有一种比其他人更加通透的人生哲学,他那时对她笑了,说:“我保证,不会错过。”

    结果到头来,他还是失去了——他原本就不配,也不该有那种奢望。

    他无法对苏季解释那天的状况,她从健(身shēn)房里被绑架后,他得到消息,就独自开始了一系列的追踪。

    对方是一群知道了她的(身shēn)份后,想要敲诈苏家一笔的小混混,手法非常拙劣,在专业人士的眼中到处都是破绽,但关押她的地点却因为距离h市有一段距离,且非常荒凉,所以短时间内很难定位。

    即使如此,他还是比警方更先一步找到了那栋绑匪藏(身shēn)的郊区废宅。

    他知道等待警方布置突击队,还要等一段时间,就一个人突入了进去,他从二楼进入,依次而下,放到了3个绑匪。

    他没有杀人,下手却比之前任何一次任务都狠,整个人染上了无法忽视的煞气。

    然后最后,他终于在地下室见到了她,其中一个绑匪已经红了眼,干脆抓了匕首转(身shēn)向躺在地上的她(身shēn)上刺去。

    那一刻他冷眼看着她被刺中,凭着经验判断那一刀并不是致命伤后,他就转过(身shēn),看着刚刚从他进入的路径走过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就站在他(身shēn)后,手中举着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在那个绑匪还想继续捅她,却被一刻子弹准确地击中了心脏。

    墨远宁并不认得这个看起来只是个大孩子的混血儿,却无比熟悉他的服装和(身shēn)上透露出来的气息:他是组织的人。

    也许就是在他走了之后,取代他成为新一任王牌的年轻一辈。

    那个混血的青年笑了起来,他带着手(套tào),将手中的枪塞到他手中,轻松地耸了下肩:“前王牌,我替你解决了上面那三个,不用谢。”

    他就这样握着那把不属于他的手枪,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指纹,并负担起了四条人命。

    他一直等到混血青年转(身shēn)上楼,吹着口哨潇洒走远,才能走过去把她抱起来。

    她早就因为疼痛和失血昏过去了,(身shēn)体也开始降温,即使腹部的伤口不是致命伤,但她被关押了几十个小时,状态本来就不好。

    他在那个瞬间,以为自己将会失去她。

    在这个满地血污的冰冷地下室里,失去他所有的唯一一个,可以幸福的机会。

    他该怎样解释这一切?

    他无动于衷并不是真的不急切,而是他更清楚(身shēn)后出现了一个持有武器的强劲对手?

    还是刹那间,他本能地在组织的人面前掩盖对她的重视?

    ……然而再怎么试图解释,再徒劳寻找借口,他还是犯下了错误。

    他仍旧过于自私和软弱,事后他可以想到千百种应对,可以让她免受伤害,但当时,他却还是让冰冷的刀刃刺入了她的(身shēn)体。

    哪怕只是片刻的犹豫和放弃,都足以证明,他不足够(爱ài)她——所以也不配被真心所待。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