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墨远宁是这世上唯一会叫她“小月”的人。

    那是她的名,在她很小的时候,她被母亲抱在怀里,母亲温柔地告诉她:“小月呢,就是小月季的意思,月月生新花,季季发新枝……生机勃勃的,好不好?”

    父亲从来都是严谨地直呼她“苏季”,哥哥也是如此,唯有母亲,坚持叫她的名,亲昵中有浓浓的宠

    可是母亲没能陪伴她太久,她在苏季七岁那年就患病去世。苏季那时都还不能理解死亡的真正含义,只知道妈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在她和墨远宁新婚后共同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她和他做#,喜忧参半,疼痛里又有陌生的快感。

    她记得自己哭泣了很久,最后被他捞在怀中抱着,他的怀抱温暖无比,他一直用手臂轻抚她的后背和头发,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心跳还没有完全平复,她却凭着本能觉察出后这个紧拥着她的人,一定是她后半生的依靠,所以她小声告诉他,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小月”,自从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人唤过。

    她那时应该是在撒吧,觉得自己被人宠,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撒

    她记得他的反应,他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轻声说:“那么我就叫你‘小月’了,好吗?”

    她只觉得甜蜜和满足,整个人都要飘到天空中去。

    要是时光能永远停在那一刻,她也不会觉得余生有任何遗憾。

    她第一次开始真正看清墨远宁,是在她被绑架并刺伤后。

    失血过多,她当时很快就昏了过去,当她再次从黑暗中睁开双眼,听到窗外有小鸟的轻啼浅鸣,鼻子间慢慢闻到消毒水刺鼻的味道。

    从体深处涌上的疼痛和虚弱告诉她,她的生命还没有结束。

    既然心跳还未停止,那么她就要继续面对墨远宁,想到这个事实的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又停顿了几秒,那种沉闷和绝望,让她无法再做任何事

    她的动静和异常显然也惊动了守在边的那个人,她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总带着几分宠溺和温柔的声音:“小月,你终于醒了。”

    他的嗓音微微嘶哑,似乎是因为一直守在她的前没有离开,所以微有些疲惫。

    苏季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的神色果然疲倦了一点,目光却仍旧是澄澈幽深的,一眼看过去并不能看到底,那层水光也就更加明亮流。

    仿佛盛着无比的深,又仿佛只是幻影。

    墨远宁从来都是个只用看一眼,就能让人陷落进去的男人,他太过完美。

    墨远宁温柔地低头亲吻她的额头,他的声音里有太多的宠溺和心疼,听上去反倒显得不真实:“小月,你受伤很严重,感谢你能醒过来。”

    苏季没有回答他,她侧过去看着他的脸,仿佛这是四年来她第一次认清他。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专注,墨远宁微微顿了一下,才握住她的手,声音还是不变的温和:“小月,你还有我。”

    她久久没有回应,墨远宁又低下头来,在她苍白无色的唇上轻吻了下,他温的气息就在她耳侧,语声缱绻:“小月,如果觉得累,就继续休息吧。”

    苏季于是就只看了他一眼,就重新合上眼睛。

    重伤失血之下,她只觉得累,无力去思考更多的事

    不停地睡睡醒醒,苏季真正再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在这两天里,每次她睁开双眼,无论是在白天还是在夜里,总能在第一时间看到墨远宁的影。

    他似乎从未离开,不是守在病前,就是坐在病房的沙发上撑着额头休息。

    如果苏季不是在昏迷前看到了他脸上的神,她真会以为他深着自己,才会如此对她关怀备至。

    她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刻的墨远宁,他的脸上带着她从未见到过的冷酷和残忍,陌生到可怕。

    醒来后,她先将视线移到病房的屋顶上,等待焦距逐渐清晰,才又移回边。

    墨远宁正在边守着,看到她的目光,就露出一个略显疲惫的笑容:“小月,伤口还疼吗?”

    他大概几天都没有怎么休息,不仅脸色有些不好,眼睛下也有了淡淡的青色瘀痕。

    苏季扯动唇角,蛮强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她不明白事到如今,他怎么还能如此坦然的在她面前做戏。

    她明明记得那时他的目光在倒在地上的她上停留了许久,久到她从满心惊讶再到震惊不甘,也让他足以看清楚她脸上每一寸表的变化。

    他们都应该彼此心知肚明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他的这种态度还真让她觉得好笑。

    应该是看到了她眼中的不屑和讽刺,他顿了一下,才又笑了笑说:“看来小月你是真的清醒了。”

    他这么说着,就从头拿过一叠文件,半是强硬地将一支笔塞入她的手中,语气却还是那样温柔:“小月,你才是苏氏的董事长,有很多地方,必须要你的签名才可以。”

    苏季只微滞了一下,随即就了然,她父亲多年经营,去世时虽然仓促,又怎么会不留下后招。

    她记得那份遗嘱里规定她和哥哥两个人共同继承苏氏,但这个继承却是有条件的,在继承遗产的同时,她和哥哥都签署了一份文件。

    在那份文件里规定,一旦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死去,包括对方以及子女配偶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继承他们的财产,属于他们的那部分财产会被自动捐献给慈善机构。

    她那时还有些不理解父亲这么做的原因,她着哥哥,哥哥也护她,他们绝不会互相争斗,又怎么会需要这种奇怪的条文约束?

    现在她才明白,他们兄妹固然是相亲相,但却不代表他们边没有觊觎这份家产的人。

    比如此刻的墨远宁,他早已不再遮掩温柔表象下的求,她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医院抢救:墨远宁想要从她上得到的东西还没有拿到,怎么肯让她就那样死去?

    她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就握了握笔,去那些文件上签字。

    才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她做什么动作都有些吃力,墨远宁甚至细心地伸过手来微微拖住她僵硬的手腕。

    他指尖的温度透过肌肤传到她的手上,明明是那样温暖,她却觉得有止不住的寒意入骨。

    在终于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她任由眼眶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去。

    她手腕上墨远宁的手指也微颤了一下,而后他俯过来,用温柔有力的双臂轻环住她的体。

    她靠在他肩上,无声地哭了起来,她忍在喉咙里的抽噎带动着全的肌,伤口处更是止不住地抽痛,于是哭到最后,就全是生理的反应,更加无法遏制。

    墨远宁环抱着她体的手臂也不由自主地越收越紧,他亲吻着她的脸颊和头发,不断呼唤她的名字,尽力想要将她安抚。

    可她还是哭得久久不能平静,这大概是她有生之年,哭得最为狼狈的一次,也将是她在墨远宁面前,最后一次落泪。

    在住院一个月后,苏季终于能够出院回家。

    她伤口太深,一个月不足以痊愈,再加上失血又多,因此就算出院,也苍白着脸色,裹在宽大的外里更显单薄。

    上了车墨远宁就将她抱在自己怀里,轻声说:“到家还有段时间,靠着我休息一下。”

    墨远宁的膛一直都是温暖的,苏季没有拒绝,顺势靠在他怀中闭上眼睛。

    即使她现在再明白墨远宁的真面目,她也无法立刻就抵抗体的本能,她了他四年,到此刻为止,连他上熟悉的气息都还仍旧迷恋。

    而墨远宁的动作也异常温柔,他环抱着她的体,侧头轻吻她的前额。

    至少在她面前,墨远宁称得上是一个尽职的人和丈夫,他对她一贯温柔,在很多事上,也像是非常在意她的感受。

    他们结婚后,苏季还在攻读硕士学位,她入学早,21岁就拿到了学士学位,按着苏伟学的意思,接下来又开始读硕士。

    好在她的学校就在本市,专业的功课也不算繁重,所以并不影响和墨远宁的相处。

    她常常在结束一天的课程后,回到家里等待下班的墨远宁回来,然后再和苏伟学一起吃晚饭。

    苏禾从十几岁开始就常年居住在国外,自他走后偌大的苏宅更显得空空,多了一个墨远宁,反倒更像一个家。

    她记得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雨,她赶回家时天色已晚,四野漆黑,连司机都忙着去车库停车。

    她独自走进家门的时候,有一刹那间觉得害怕。

    宅子太大,门厅又深,后雨声震耳,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有些陌生。

    但这时候她却突然听到了轻快的脚步声,接着她看到了那个匆忙从玄关后走出来的影。

    墨远宁似乎也是刚回来不久,连上班穿着的正装都没有换下来,看到她却先笑了:“小月,路上还顺利吧?”

    苏宅坐落在半山上,回来的路上有一段山路,雨下太大的时候的确有些不便和危险,苏季回以微笑:“还好。”

    墨远宁又笑了一下,才上前一步,轻抱了抱她。

    他的温柔总是不大明显,却又恰到好处。

    比如此刻,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却会特地到门口来接她,短短的几步距离里,透着淡然却又温暖的关怀。

    苏季靠近他的怀里,刚进门时的恐惧和空茫,再见到他影的那一刻就消失了,只剩下能暖到心底去的淡淡温度。

    ——那些曾经的美好,直至现在,苏季仍旧记忆犹新。

    家中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他们到家时正是饭点,为了给苏季补体,厨房特地做了药膳,满满摆在餐桌上,进去就能闻到药材微苦的气味。

    墨远宁下车都抱着她,这时候一路把她抱到餐厅里放在椅子上,才笑着轻抚了抚她的脸颊:“不喜欢药味,我让他们尽量遮着点了。”

    没人会平白无故喜欢药材的味道,更何况苏季在医院里已经吃了一个月的药膳,现在只稍微闻到一点味道,鼻子就皱了起来,这点小表自然也没瞒过墨远宁的眼睛。

    从来没在他面前掩饰过自己的感,苏季现在也不打算多做抗拒,只是对他笑了下:“也还好吧,没办法不吃。”

    她其实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安天命的人,她生在苏家,成为苏家的大小姐,所以也就从来没羡慕过其他女孩子“自由”的青

    她嫁给了墨远宁,而墨远宁又是这样一个男人,她也没有觉得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她只用在以后的子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就够了。

    墨远宁又对她笑了笑,才在旁边坐下,亲自动手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在她手边:“你脸色太不好了,总要补回来才能放心让你吃别的。”

    她现在已经随波逐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她动手捧住汤碗,汤的温度正好,薄薄的骨瓷碗也就透出适宜的温度,就这么将手贴上去,就有一股熨帖的暖意透出来。

    墨远宁只是笑看着她,如果苏季不是已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会以为那目光专注又温柔,深到可以融化冰雪。

    苏季觉得自己的城府还是不足够深,她转开眼睛,避过了他的目光。

    那晚他亲自帮她洗澡,并把她抱到了上。

    满的丝绸被单像水一样铺开,墨远宁没有开灯,只有几只放在高脚酒杯中的蜡烛发出星点的光芒。

    烛火随着他们波动的气息摇曳,香味渐渐弥散。

    墨远宁想要她,他仿佛比她更急切地想要一些证据,证明他仍旧可以占有她。

    他那样急切,甚至不顾她刚刚痊愈的体。

    他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抚过她的体,指尖上都是灼的**和温度。

    苏季凑过去吻他,轻声在他耳边说:“远宁,我伤口还有点疼。”

    他听后轻笑了起来,将吻落在她的耳边,清醇的声音微微低哑,不复平时的温柔,听起来仿佛带着些恶魔般的蛊惑:“小月……忍一忍……”

    他们依然有快感,苏季后来还是沉迷了下去,她这个男人的**带给她的快乐。

    没有丝毫赘的躯体,在那个时刻所有的肌都会紧绷,那种力和美,比任何大师的雕像都动人,她可耻地迷恋着。

    最后连伤口上微弱的痛感,都变成酥麻的电流,一遍遍传开到整个体。

    苏季知道自己喜欢和墨远宁做#的感觉,如果说有什么是她离开墨远宁后最不能忘怀的,那么唯有此。

    在和墨远宁离婚后的第三天,苏季起了个大早,然后按照惯例,离开苏宅,去她常去的一家瑜伽馆做瑜伽。

    在家里做瑜伽的感觉,永远没有在瑜伽馆里,和很多人一起做时那么有趣。

    可以看着其他人把自己的体弯成怎样诡异的形状,然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弯成了相似的弧度,会有些好玩。

    这是苏季为数不多的业余好之一,几乎所有苏宅的人都知道。

    只不过这天当她做完了瑜伽,冲洗过后在单独的小更衣室换衣服时,就猛地被后突然靠近的人抱住体,接着她的口鼻就被蒙上喷了麻药的手帕。

    一切的流程,和她第一次被绑架时一样:在瑜伽馆更衣室里突然袭击,手法干脆的迷昏她,几乎没有惊动任何人,再次醒来她就被运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只是她明明记得,一年前那起绑架案,早就在墨远宁的配合下侦破,两个犯罪嫌疑人也纷纷认罪。

    又是一段让人不堪忍受的昏睡,她顶着头疼,努力睁开眼睛时,正看到一个背对着她的影,沐浴在窗外的夕阳下,看起来更加美好,宛如油画。

    觉察到她的动作,还有她不小心从喉咙里溢出来的呻#吟,那个人慢慢转过头来。

    他一步步靠近她,在她前半跪下来,那姿势近乎虔诚,他的目光也足够温柔。

    他用微凉的指尖轻捏住她的下巴,声音里透着浓重的怜惜和无奈:“小月,你为什么不肯学乖呢?”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