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天清晨,苏季醒来的时候觉得有点冷,她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墨远宁已经不在旁边躺着了。

    为了防止墨远宁反扑,她特地选择了在董事会上突然发难。

    所以直到昨天早上,两个人都还是若无其事地从同一张上起来,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再乘坐同一辆车去了公司。

    在决裂来临之前,他们共同选择了同异梦和虚以委蛇。

    只不过离开了一天,这张上似乎还带着前男主人的味道,在晨光中变得分外清晰。

    苏季下,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窗前,她看着初生的朝阳,将近似金色的光芒洒在庭院中,如同给一切蒙上了一层梦幻般的光泽。

    她看了有几分钟,最终还是笑了笑,走出卧室的时候,她微笑着对管家说:“把我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换掉。”

    管家姓孙,已经是为苏家服务了很多年的老人了,闻言愣了片刻:“小姐,您房中还有不少旧物。”

    旧物不仅指古董,还指那些一代代传下来的的工艺品和器具,即使算不上古物,也都是对苏家有特殊意义的物件。

    苏季只是继续微笑着摇了摇头:“全部换掉。”她顿了下,连带加了一句,“还有衣帽间的衣物,全部丢掉。”

    她的神太过冷淡,仿佛说的不是她从小到大用过的所有东西,而只是一堆垃圾。

    孙管家沉默了片刻,不再追问:“我知道了。”

    孙管家的行动一直滴水不露并且高效迅速,早餐过后,苏季已经穿着一刚送来的当季新款,坐上了开往公司的车。

    昨天董事会在炒掉墨远宁的同时,就认命了苏康集团的新任总裁方宏。

    方宏同样年轻有为,他算是苏季的学长,被苏伟学一手提拔上来,不到三十岁就做到了集团副总裁。

    如果不是墨远宁借着苏家女婿的份爬上来,恐怕总裁的位置当年就要轮到他来坐。

    今天是新总裁上任后的第一次公司例会,原本苏季是从来不在公开场合露面的,但现在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只做一个幕后董事长。

    当她抵达大楼一层的时候,接到消息,带着人出来迎接的方宏面带微笑:“苏总,欢迎您来指导。”

    苏季对他笑了下,这就是她为什么在诸多人选中挑中了方宏的原因,他很懂得审时度势,即使面对一个明知没有任何公司管理经验的小学妹,也能谦卑地亲自前来迎接。

    被方宏带领着,后是浩浩的高管队伍,苏季被请到了会议桌的最上方。

    她带着微笑坐下,对方宏说:“你们开始吧,我听着就好。”

    即使方宏表面功夫做得再好,苏季也在他的眼眸深处,捕捉到了一丝轻视。

    他没道理真心佩服自己,苏季心里清楚得很,关于公司事务,她也是真的不懂。

    她大学时主修历史,毕业后更是连一天的“正式工作”都没有做过,就回家里继续做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还有新婚的甜蜜的小妻子。

    这样一个“董事长”,以前要不是因为有墨远宁在,谁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可她居然不知死活地要踢走了墨远宁,换上外人主持大局。

    要不是她对方宏许以高位,并且承诺年底会将一定的股份当做奖励转给他,方宏也不会在扳倒墨远宁的时候那么尽心尽力。

    方宏向作投影仪的秘书点了点头,会议很快就开始了。

    凭心而论,墨远宁并非那种结党营私,刻意培植自己势力的人。

    相反,他在公事上的态度,称得上公正廉明,整个苏康在他手下时井井有条,运营相当良好。

    甚至良好到即使他被公开辞退,整个集团的业务也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连昨天受舆论影响,暂时波动的股价,今天也已经有了回稳的趋势。

    一个个部门的简报在投影屏幕上快速滚动,在墨远宁时代来临后,苏康一向高效的高层例会,前后不过1个小时就全部结束。

    苏季像所有不常插手具体事务的大老板一样,全程带着微笑,似懂非懂的样子,仅是结束会议时,起向在座的所有人躬笑了笑:“辛苦大家了。”

    不意外地得到一片“应该的”,“苏总太客气”之类的场面话。

    方宏毕恭毕敬地将她送了出去,还亲自带她去各个楼层看了一下,算是给足了她面子。

    苏季当然也没想要在这座她并不喜欢的办公大楼里多留,只是被方宏带着四处转悠。

    等从一楼的后勤部门,一直转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方宏才笑着说:“我搬上来太匆忙,还有好多墨总的东西没收拾,可能有些乱了。”

    墨远宁被赶走得太急,为了防止他带走泄露公司机密的文件,当时只给了他10分钟时间收拾自己的个人物品,还得在几个保安的见识下。

    而墨远宁也足够潇洒,他连10分钟都不用,仅从办公室里拿了外,带走了他自己的钱包和证件,其他的东西原封不动,全部留了下来。

    他昨天刚走,方宏也是昨天刚从下面的副总办公室搬上来,因此走道里都堆了一些文件盒,显然是还没有整理清楚。

    墨远宁还在的时候,苏季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他的办公室更是没来过。现在他都走了,苏季对这个即将成为方宏办公室的地方,也丝毫不感兴趣,于是仅是笑着说打扰了,就准备下楼。

    然而她刚要抬步,就看到那间办公室里走出来一个抱着纸盒子的年轻女子。

    她穿着黑色的装,长发高高束起,看起来就是干练的职业女,在看到苏季的时候,她明显愣了一下,却没有像公司里的其他人一样,立刻就笑着躬叫她“苏总”,而是飞快绷紧了唇角。

    苏季不管公司的业务,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公司里的人员,在脑海里搜索了片刻,她就肯定了面前这个女子的份,她叫简妍,平时被墨远宁称作“jane”,份是总裁助理。

    昨天墨远宁离开时,在一片难堪的寂静中,唯一失声对着电梯口喊了一声:“墨总!”的人。

    现在简妍直视着她的眼睛,突然冷笑了一声:“苏小姐,陷害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感觉很愉快?”

    她连“苏总”都不叫,摆明了已经不把她放在眼里,方宏脸色微变,呵斥了声:“简助理,注意你的言辞!”

    简妍的笑容则更讽刺:“别叫我简助理了,我辞职,辞呈放在你的桌子上,方总。”

    她叫那声“方总”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十足嘲弄。

    苏季微勾了下唇角,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表现地更像一个坏人,就笑了笑,柔声说:“简小姐,您这么替我的前夫打抱不平,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更深刻的关系呢?”

    简妍的神色果然僵硬了起来,她材属于高挑的类型,踩着高跟鞋,足足比苏季要高出半个头。

    僵持片刻后,她用眼角看了苏季一眼,冷冷说:“苏小姐,我为墨总感到悲哀,他这些年来最大的错误,一定是娶了你。”

    说完她也不再停留,抱着纸箱子径直向电梯走去,空中还飘来她的声音:“辞呈请尽快批准吧,违约金就当是我赏给你们的。”

    突然辞职,她的确是需要赔偿一笔违约金给苏康,以她的年薪来看,估计还不算少,可她也像墨远宁一样,走得非常潇洒,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他们看。

    方宏不知为何,像是对这个昔墨远宁的亲信有点顾忌,等电梯门关上,才悄悄松了口气般,开口说:“苏总,简助理的个人风格一贯泼辣,让您见笑了。”

    苏季微微一笑,充分显示了一个世家小姐的风范:“没关系,我不在意。”

    她有什么好在意的,认真讲起来的话,墨远宁的确是她和方宏联合起来陷害的。

    什么税务问题,什么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疑似勾结黑市洗钱,都是子虚乌有的东西。

    没办法,墨远宁实在是太干净了,干净到她用尽方法调查,也只调查出他简直就是一个金光闪闪的敬业楷模,还像个机器人一样几乎从不出错。

    这样一个人,就算他不是自己的丈夫,在公司里也足以服众,要拉他下台,那才是民心向背。

    她没有耐心再跟他虚假意地耗下去,只能做了一系列假账,栽赃给他,这才勉强有了几个在董事会面前拿得出手的理由。

    但这又怎么样呢?历来的权力斗争,总来都没有对错之分。墨远宁做得再好,苏家的东西也只能是苏家的,苏家要他滚蛋,他只有听话地滚远。

    在墨远宁离开后的第一天,苏季视察了属于她,却一直被他管理着的公司,在他原来的办公室外逗留了几分钟,见到了他曾经的助理,还被她大大讽刺了一通。

    苏季觉得,这样的一天也算愉快轻松。

    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事好做,她不到中午就赶回了苏宅,赶上了家里的午餐。

    端上餐桌的食物还是按照这几年来的习惯准备,无一例外都是温和养胃的。

    这是苏季特地交待的,因为墨远宁的胃有些不好。

    那是结婚后一年苏季才察觉出来的。

    本来他那种工作狂,再加上喜欢喝黑咖啡的习惯,会有胃病也不奇怪。

    不过他像大多数上班族一样,只有轻微的慢胃炎,症状并不明显,苏季有次看到他在饭前吃胃药,才意识到他的胃可能出了问题。

    既然知道他病了,自己就不能无动于衷,苏季从那天开始,就让厨房注意调理饮食,不仅是早餐和晚餐,连他不常在家吃的午餐也一样。

    并且每晚在睡觉前,她都让厨房单独给墨远宁加一道养胃的煲汤。

    当那碗被特别烹饪的汤第一次被苏季亲手端着,作为宵夜送到墨远宁面前时,他微顿了顿,接着才抬头向苏季笑了笑:“小月,谢谢你。”

    苏季绕过他面前的书桌,从椅子的侧面抱住他的腰,她的手恰巧可以轻放在他的胃部,用手指在那里轻绕着圈,她在他耳侧小声说:“这个体是我的,要好好惜懂吗?”

    她的格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温顺无害,只要是和墨远宁在一起时,她就会无意识流露出一点骄横,亲昵里更有几分全然的信赖,仿佛笃定他会包容自己的一切无理取闹。

    墨远宁果然笑着任她说着占有这么强烈的话,把她的体拉过来放到自己腿上抱住,而后去吻她湿润的双唇。

    而在后来那一年中,那道汤就变成了放置慢毒药的最佳容器。

    在一年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在那道汤里放少量的锌盐,有那么两次,她还故意多放了会导致急中毒的剂量,然后看他在深夜里痛苦的呕吐发

    她曾想过再这样坚持几年,看他中毒更深,甚至死于心血管疾病,可最后还是缺乏那样长久的耐心。

    她在餐桌前坐了太久没动,一边的孙管家就看出了点端倪,轻声问:“小姐,需要让厨房重做吗?”

    她从小就喜欢口味偏重一些的事物,酸辣咸一类的,这几年为了迁就墨远宁,才刻意改了习惯,看她长大的孙管家又怎么会不记得?

    但她却摇了摇头:“不用改,以后还是这样就好。”她说着,抬头冲他笑,脸上依稀还有那种属于少女的纯真透彻,“就算是养生,也是越年轻开始越好。”

    是啊,她还年轻,就算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现在的她,也不过是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还有很多年的时间可以挥霍。

    就算她已经孑然一,也是一样。

    在离开墨远宁的第二天晚上,苏季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从前,可惜不是记忆中幸福的时光,而是她第一次给他下毒的时候。

    她说不上来是故意还是无心,在悄悄给他下毒的第一天,她就下重了分量,数百毫克的摄入量,不但远多于安全的标准,还足以引起急中毒。

    那晚他刚睡下就出现了症状,躺在她边,呼吸粗重了很多,脸色也开始苍白。

    她故作担心地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还握住了她的手,安慰她说可能吃坏了肚子,没什么。

    可那晚他还是折腾了半宿,他腹痛不止,起去洗手间吐了几次,渐渐地发起了烧,额头都是冷汗。

    她害怕叫医生来检查出端倪,找了来给他催吐,照顾他直到他渐渐平息下来。

    他浑有些无力,被她紧抱着躺在上,体都靠在她的肩上,眉头虽然还是微蹙着,却已经勾着唇哄她开心:“小月,我这么狼狈的样子,明天你一定要全部忘掉。”

    她还觉得有点紧张,却也忍不住说:“哪里能说忘就忘掉!”

    他于是就笑起来,抬起手,用略微有些冰凉的指尖轻抚过她的下颌和唇瓣:“不忘掉也可以,不过我不想看到小月这么愁眉苦脸的样子,笑一个给我看?”

    她心头一酸,更加笑不出来:“别闹了。”

    她的语气大概十分不好,他也终于不再努力逗她,轻咳了几声闭上眼睛。

    也许真的是筋疲力尽,他很快就昏睡了过去,只是在彻底失去意识前,还握着她的手。

    她就着头灯昏黄的灯光,看了他许久。

    他的脸从来都俊美到有些不真实,在这种虚弱的时刻,反而更加有一种脆弱的美感。

    她看了一阵,还是低下头,在他微抿的薄唇上吻了吻。

    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如就在此刻把他杀掉,然后自己再殉,也许会更好。

    可也仅有那么一瞬间,那个瞬间过后,她已经在想:她果然还是不墨远宁的,不然不可能眼睁睁看他受苦,却无动于衷。

重要声明:小说《那么遥远,那样明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