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衍醒了

    两张惊为天人的脸,一张冷凝,一张邪魅,两双眼眸,一双纯黑,一双黑中透着蓝。唯一相同的是,两人皆是**着上半,并且暧昧的拥抱在一起,被抱住的男人豁然张开眼眸,刹那间,风起云动,那眼中蕴含的威力浑然天成。

    没错,夏衍醒了。

    当夏衍发现自己的脑袋居然靠在别人的口,而且还是一个男人的时候!

    顿时,一股无名的火升上来。

    手肘微微一用力,将贴着自己的膛推开。

    “葡萄?”耳边响起熟悉的男嗓音,夏衍几乎不用看对方的长相,便已经知道对方是谁——阎国质子,阎啸卿!

    该死的女人,竟然……竟然……她一定是发了吧!

    “葡萄?”

    “阎啸卿,寡人好的很!”夏衍冷冷的开口,努力压抑着要突破口的怒火,若不是与阎国修订了和平条约,阎啸卿此时早已经被五马分尸了!

    洞内的男子微微一愣,似乎还未习惯对方突如其来的转变,倒是一旁的海冬青感觉到了,尖着嗓子鸣叫了几声,似乎在警告它的主子,面前这人很危险,阎啸卿细细看了两眼后,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邪笑:“夏衍,许久不见啊!!”

    夏衍站起来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略有些狼狈的阎啸卿,目光落在阎啸卿受伤的脚踝上时,言不由衷的冷声问道:“质子的腿没大碍吧!”

    “多谢大王关心,啸卿无恙!!”

    “那便最好不过了!”

    两个男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在半空中交织,带着揣测,带着质疑,天云变幻,一切莫测!

    ——————————分割线——————————

    当然,以上这些我是不会知道的,我只晓得,夏衍回来铁定不会有我好子过!

    小俊子端着汤药进来,见我到处乱走,吓的连忙把药放在一旁:“贵美人,你怎能下地,上的伤还未痊愈呢!”

    毕竟我与小俊子是有过交的,虽然不是以这个体,但看见他却是无比的切:“小俊子,大王回来了吗?”

    提到夏衍,小俊子一脸愁容:“小旗营都派出去三拨了,还是没有大王的消息,倒是前一个时辰听人说找到了大王的马,现在庞统令正跟着马去寻人呢,贵美人别担心,大王骑的马是匹汗血宝马,它定然知道大王的落脚点,放心好了!”

    我放心得了吗?

    “小俊子,我出去一趟,你可否帮帮我?”

    “这可怎么行?”小俊子连连摆手:“您上的伤还未好,外面下那么大的雨,若是伤口恶化……”

    这家伙,简直把我堵得哑口无言。

    “行了行了你出去吧,随便叫个宫女来伺候我上药!”我急忙打发他出去。

    小俊子退下没多久,果然来了个宫女,但她对待我的态度却比我这个主子还要狂妄,用力把药瓶往桌子上一磕:“药在这里,自己上,奴婢还要去伺候贤妃娘娘!”

    “有劳了!”我假装挣扎的站起来,那宫女见我行动缓慢,居然停下来看我的笑话。

    却不知我早已经在心中盘算好了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