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兄,请放开在下

    到了下半夜树林里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堆积在脚下的树叶拔地而起,宛如铺天盖地的大网朝我跟肃即扑来。

    肃即在狂风袭来之前便已经醒来,地上篝火居然被大堆的树叶扑灭,连火星子都没有留下。

    风中还带着潮湿的气息。

    我暗叫一声,糟糕,会不会是要下雨了。

    哗啦……倾盆大雨浇灌而下,一点预兆都没有,还真的下了!

    “快点离开这里,找个躲雨的地方!”

    “哦!”

    刚才已经快天亮了,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弄的天色再次沉,我抖抖索索的跟在肃即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

    乌云仿佛快压倒头顶了,雨点砸在脸上生疼。

    我跟肃即都没穿上衣,被雨水淋湿的皮肤再一吹风,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雨越下越大,像帘子似的遮挡住眼前的一切。

    不一会肃即就不见了,轰……巨大的雷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惊叫了一声:“肃即,肃即你在哪啊?”

    “别叫,过来!”不远处传来肃即不耐烦的声音。

    我顺着他的声音快步跑过去,没想到这里竟有个不大不小的山洞,估计是野兽栖息的地方。

    在我刚踏进山洞的瞬间,天空又响起一阵滚雷,并伴随着一道咔嚓的闪电,我急忙捂住耳朵跳进山洞。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葡萄兄,你怕打雷啊?”冷冷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下意识的否认:“不是啊!”

    我只是怕闪电!

    “既然不怕,那劳烦葡萄兄放开在下!”肃即的声音更加寒冷了。

    火折子突兀的点亮整个山洞,我这才看清楚自己的姿势。

    我的手如八抓鱼般攀着肃即的肩膀,双腿大张紧紧盘踞在他的腰间,整个人都是悬空的,一张魅惑的脸与我近在咫尺!我们肌肤相贴,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打量男人,而且又是这么好看的男人,我的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悸动了一下。

    肃即的睫毛很浓密,宛如刷子似的,在眼下投了一片影,他的眼瞳并不是纯黑色,而是黑中带着一点蓝,诡异的蓝色既神秘又蛊惑,当看见有一丝杀意闪过的时候,我慌忙从他上跳下来,

    “抱歉……我……我有点紧张!”我慌忙解释着。惨了,不晓得肃即会不会以为我是断袖,真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掉。

    肃即连吸了好几口气,似乎努力在压抑什么。

    应该不是在酝酿打我吧?

    好几番调息之后,肃即冷酷道:“你在里面好好待着!”

    “你去哪里?”我下意识问道。

    肃即道:“我的伤似乎要恶化了,我去找点药!”

    下那么大的雨找药?他疯了吗?

    “不要乱跑,若有人找过来,你便先走,沿途留下记号便可!”说完,肃即对洞外吹了一口口哨,我还纳闷,他为何要吹口哨,却不曾想,没一会一只巨大的飞禽笔直的朝洞口扑来,并乖巧的落在肃即手腕上。

    我惊的说不出话来,好大一只鸟啊!

    Ps:群号194134813,欢迎哦!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