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陌生男子

    正当我们靠近,那狡猾的雪豹却意外的站起来,龇着锋利的牙齿朝我们咆哮。

    “你闪开!”一道低沉而富有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闪开?我往哪里闪?

    满朝文武,似乎从未听过这位仁兄的声音,可是还没等到我做出反应,那畜生居然扭头就跑,因上带着伤,它跑的并不快。

    我想也不想提着弓箭便追了上去。

    而之前那为仁兄更加锲而不舍的跟在我后。

    顺着血迹,我们一路追赶,不知不觉离人群越来越远,四周的树林越发的茂密,枯黄的树叶如一层厚厚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

    本想着要放弃,但隐隐有些不甘心,都已经了两箭,那畜生定然活不了多久。再说了,若现在放弃,岂不是便宜了后那位?

    一路狂追猛赶,却丝毫没有猎豹的踪迹,我停下擦汗,心里很是气愤,一直以为长时间流血不死的除了女人之外,就没有旁人了,却没想到这只猎豹比女人还厉害,流了那么多血还不死。

    “天快黑了,别追了!”后的男子发话,语气有些颓然,似乎也有不甘心的意思。

    我闻言,连忙抬头看天,小不在意居然已经到了傍晚,坠落的太阳如赤轮一般栖息在连绵起伏的山丘上,四周霞光满布。

    无奈的耸耸肩,算那畜生命大。转朝那名男子走去,却不知,他竟率先转朝一边走去。

    也许是蒙了面的缘故,大家互相看不见脸,便没有尊卑之别,若换在其他时候,此人定然不敢如此放肆的。

    我无所谓的轻笑,跟了上去。

    我们一前一后,谁也不跟谁说话,四周除了脚步声,便是我们互相的脚步声了。

    忽然我听见金属的咔嚓声,而前面那位仁兄体一僵,口中发出闷哼。

    “该死的……”男人的低咒声透着咬牙切齿的气愤。

    “怎么了?”我连忙上去查看,却看见一截捕兽夹子露了出来。

    我倒抽一口气,这种夹子力大无穷,一般用来捕杀大型猎物,比如雪豹、老虎、棕熊,他竟然一脚踏上去……真是倒霉催的。

    听见我的声音,那人僵了僵,露在面罩外面的眼眸瞬间幽暗下来。

    “你是谁?”

    听见他的问题,不免觉得好笑:“都这个时候,还问我是谁!”

    在他震惊的目光下,我撩起衣服蹲了下去,伸手握住夹子的两边,用力朝外掰。

    “帮一把……这东西还真……真紧!”

    一双手罩在我手背上,开始施力,吧嗒,夹子被我们掰开了,我握住他的腿,小心翼翼的拿出来,这时候断不能再碰到夹子,若这玩意再次阖上,这条腿就该剁了。

    鲜血顺着伤口滴滴滴滴的落在枯树叶上,想来伤的不轻,却没听见他吭一声。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对方靠在一棵大树上,幽潭般的双眼静静的打量着我。

    能来这里狩猎的皆是三品以上的官员,而三品以上的我都见过,独独这把声音让我觉得好陌生,似乎从未听过。

    “你先报上名来!”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