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的夏衍

    “小俊子……”黑暗中,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紧张,并带着不敢置信的惊讶。

    “奴才在!”

    小俊子倒显得无比冷静,看来这种事没少干。

    “贤妃……没事吧!”我指着上晕睡过去的女人问道。

    “放心吧,奴才有分寸,贤妃喝了酒,自然一觉到天明,加上药,明定然腰酸背疼,跟承欢之后没有区别,若没有稳婆亲自验证,一点看不出来!”小俊子有条不紊的解释道。

    我舒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做得很好!”

    小俊子腼腆的笑了起来,眼底清澈至极:“大王对奴才好,奴才自然要对大王好!”

    “寡人果然没看错你!以后……以后咱们就肝胆相照了!”

    “大王……”小俊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衣袖中的手激动的发抖。

    我笑了笑,一把握住他的手,他却抖的更加厉害!

    在这深宫之中,夏衍是没有朋友的,所有臣子皆是他手中棋子,试问,棋手可能与棋子成为朋友吗?万幸的是,我并不是他,我需要朋友,我需要真实意的关怀。

    小俊子会是我在夏国第一位朋友,虽然他只是个太监!

    ……

    我与小俊子一同坐在龙的台阶上,背后的龙上躺着夏衍的女人。小俊子侧头打量我一番,此时他的眼神却不像在看大王,而是在看我。

    “瞧什么呢?那么仔细!”我手撑着下颚,温和问道。

    “大王与传说中的不一样,奴才……奴才……”话还未说完,他脑袋居然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惊惧万分……小俊子莫不是上我了?

    “他晕倒了!”一声熟悉的女音出现在空的宫中,紧跟着便是轻飘飘的落地声。

    夏衍?

    我安置好小俊子,冲到他边:“你把他怎么了?”

    夏衍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似乎在嘲弄我大惊小怪:“堂堂大王居然对奴才如此在意?”

    “搞清楚,现在我是大王,你是妃子,我想对谁好就对谁好,你管得着吗?”瞧他这幅样子,若不是自己的脸,早上去扇几巴掌了!

    若说刚开始那几天,我自认为与他合作之后,大家起码会生出同舟共济的谊,可如今再也不会这么想了,夏衍为了安抚巴图子,竟叫我临幸贤妃,恐怕在他心里,我比那些棋子还不如!

    “才当了几帝王,便如此傲慢了?”夏衍虽漫不经心的说,可那眼底的不悦渐渐凝聚,竟让我看出一丝杀气来!

    偏偏我这人打娘胎里就带出一根逆骨,你对我好,我便加倍对你好了,若对我不好,姑我绝不会迎合半分。

    “我长亭傲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我毫不惧怕的回敬过去!

    夏衍勾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扫了一眼晕睡过去的小俊子:“恭喜大王,寻得一位赤胆忠心的好帮手!”

    我愕然的站在原地。

    “还看不出来吗?”夏衍唏嘘的望着我:“挑选奴才最主要的是忠心二字,如今小俊子已然通过考验!”

    我看了看上的贤妃,又看了看晕倒的小俊子,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你真卑鄙!”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