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花蛇崛起

    我十分不悦的瞪着夏衍:“怎的到我这儿就跌份了?”

    “跌份吗?本来还想说你是四脚蛇!”夏衍一脸戏弄的神色望着我,眼底竟然不似往常那样冰冷了。

    你全家都是四脚蛇!我赌气的扭过头,心里恨恨的想着,夏衍你别得意,等我有朝一架空了你的王国,到时候你便知老娘是菜花蛇还是四脚蛇了,呃,错了,是蟒蛇!

    夏衍浑然不知我内心真实想法,不过从广福被抬出去那一刻,夏衍的心倒是很不错。破天荒的与我玩笑了几句,便开始说道正题,广福已死,夏焕之那边定然会另外想办法安插探子,不如趁着这个时候挑选培养一些新人,当做心腹。

    我听他说完,心里不觉高兴起来,以为他终于愿意采纳我的意见,试着去相信别人,谁晓得夏衍却说:“以前不需要,但今时不同往边多了一个你!”

    “听这话,似乎是我拖了你矫健的后腿?”我表面风平浪静,其实内心已经开始酝酿怒火,只要他敢说个‘是’字,我立刻掀桌!

    夏衍却道:“大王边怎能没有个人照顾呢?首领太监必须得有一个,与其收个探子在边,不如放个自己人!”

    这还像个人话。

    太监首领倒不是这么好找的,手脚伶俐是其次,主要是够圆滑,够胆识,够义气。

    “等等!”我伸手打住,连忙问道:“一个太监要义气做什么?”

    夏衍瞥我一眼:“难道你不知道,太监还有个职责便是为主子背黑锅吗?”

    “那估计还要加一条,首领太监体素质要好!万一黑锅太大,被黑锅压扁就惨了!”

    晌午一过,我便见着了替我背‘黑锅’的首领太监。

    “小的李峻,叩见大王,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小俊子恭敬的朝我行礼,估计宫刑才好不久,行动有些吃力。

    “起来吧!”我威仪的伸手,做了个虚托的手势,这个人才进宫两个月不到,但夏衍却已经注意他很久了——死爹死娘死儿子,因欠债太多,无力还清,便来宫里做了太监。夏衍说,这个人够仗义,全家都死光了还惦记着把帐还了。最主要的是,这人没做太监之前是开赌坊的,为人必定圆滑。

    “那你又怎知他是否有胆识呢?”小俊子退下之后,我忍不住问起来。

    夏衍不疾不徐道:“能够下定决心阉掉自己的人,还不够有胆识吗?”

    我恍然大悟,的确够大胆的,我佩服!

    草草解决了一些小事,夏衍便开始了他今天真正的工作,批奏折。

    因笔迹不一样我只能在旁边干看。

    夏衍主导着我的壳子,伏在红木案子上聚精会神的看奏折,他握笔的时候格外有力,字体行云流水,一撇一捺皆带着气吞山河的霸气。

    执笔凝眸的时候,仿佛四周的一切都停滞不前。

    从不知道,长亭郡主认真的模样竟会如此……如此迷人!亦或者说,长亭郡主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夏衍在那个体里。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