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衍也被打了

    所到之处是一片秋意盎然的景色,不过与柳池相比较起来,这些景色皆被他比了下去,他就是这么低调而奢华的一个人。

    “国师邀寡人下轿可是有什么事?”我见走的差不多了,便询问起来,若是没什么事,我还赶着回去见夏衍呢。

    柳池生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孔,看人的时候神专注而温和,让你无从怀疑他内心到底想些什么。

    越是无害便越是要小心,这是我父亲跟我说的。

    柳池走在我后,笑吟吟道:“大王莫不是忘了,前几臣说过,要请大王喝汤的!”

    是吗?你确定是对我说的吗?你是对夏衍说的吧!

    我作出一副无奈样子道:“最近朝中不太安定,寡人一心记挂国家大事,喝汤的事便忘记了!”

    “不要紧,臣已经把汤带送去御膳房了,午膳时便能喝了!”柳池笑道。

    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啊,一碗重要到让大王可以丢下国事去喝的汤,一定大有玄机。

    “嗯,寡人记下了。”

    “哦,臣忘记了,臣家里还炖着汤,就不叨扰大王了!”柳池忽然道。

    又炖了一锅汤?我疑惑起来,难道夏国的国师主要任务是在家炖汤?还是说炖汤只是他的好?如果这样,那当什么国师呢?干脆去御膳房好了,那里有炖不完的汤。

    柳池走了,我这才继续上轿子返回流云宫。

    跟之前一样,遣走所有人,我揣着巴图子的奏折跟满脑子的疑惑急切冲入内堂。

    看见夏衍那一刻,我差点跳起来。

    “是谁?是谁干的?”我摔下手里的折子,飞奔到他边。

    此刻没有人能体会我的心,我走时夏衍还是好好的,我一回来这几道清晰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还有,他手臂上的鞭子痕迹又是怎么回事?这一道道伤痕宛如打在我上一样——其实就是打在我的上。

    夏衍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神色冷绝道:“明我要你当朝册封长亭公主为贵美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底的眸色不断加深,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悄无声息的暴风雨。

    虽然夏衍没有说是谁将他打成这样,但我猜测肯定与后宫妃子们有干系,后宫能平分秋色,却不能一枝独秀,安国一名小小和亲郡主,如今连续三天待在大王边,后宫女人感觉到威胁,自然要来警告一番。

    以前就听闻后宫争斗不亚于前朝,想必夏衍忙于朝政根本没心思理会后宫争斗,如今他与我换了壳子,临其境的感受到了女人的可怕,所以才会不顾祖上规矩,让我册封他更高的头衔。

    我差人取来疗伤的药,亲自为他敷。

    广福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估计在想,这样姿色平平的一个女人何德何能让大王如此青睐。

    而夏衍表现的却很理所当然,好像我就该这么干一样。

    若不是看在这张脸是我的份上,鬼才管他。

    等广福走后,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你不是会武功吗?怎么还被人打成这幅死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