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

    狄青走了,我立刻瘫软在龙椅上,一早上见了三个人,一晃就快到用膳的时间,我肚子很准时的叫起来。

    “我饿了!”

    “回宫用膳!”夏衍道。

    “在这里不可以吗?”我问,哪里吃饭不都一样?

    “夏国陛下从不在御书房用膳!”他用警告的眼神瞪着我。

    “……”这习惯真匪夷所思,是怕饭粒掉在奏折上吗?

    回到流云宫,广福已经准备好了早膳,十六个碟子一字排开,场面好不壮观。

    我听说皇帝吃饭每样只尝一小口,剩下的赏给旁的人,试菜的小太监用银筷把每个菜弄了一点放在碟子里,尝试之后放一只沙漏在旁边,我干看着菜肴却不能下手,只能默默的咽口水。

    煎熬的看着沙子露底我才松了一口气。

    当皇帝真的好难受,这才第一天,我就已经被繁琐的礼仪弄的火光四溢,实在难以想象夏衍如何年复一年的生活在这里,本看着美食垂涎滴,但吃进嘴里却一点味道都没有,如同嚼蜡。

    “你们都下去!”我放下碗筷冷喝。

    大概是他们看惯了他们的陛下喜怒无常,没人敢吭声,乖乖的退出门外,帮我把门扣上。

    当确定房间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炸开了:“这什么菜啊?连个盐都不放,夏国的饭菜都是这个味吗?”

    夏衍看我的眼神十分怪异,半晌他坐到了我边,提起筷子吃了两口,我见他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好像遇见了什么新奇事一样。

    他吃了一口又一口,好不欢乐,那副样真想拿盘子盖他的脸。

    “我当皇子的时候被人下毒,自此后便彻底失去了味觉!”夏衍一边享受面前的佳肴一边给我解释,淡淡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

    我狠狠的到退一步?惊恐万分的望着桌上一大摊子的美食。不知为什么,我愿夏衍告诉我,他失去的其实是姓功能,却也好过失去味觉啊!

    这岂不是比太监还要倒霉?太监属于彻底失去那个功能,能看不能吃,而夏衍是能吃能看就是尝不到味。

    “那……那是不是以后都这样?”我结结巴巴问道。

    夏衍贪婪的咀嚼着嘴里的美味佳肴,怜悯的望了我一眼:“差不多吧!”

    “……”

    差不多?就一点不考虑我的感受吗?民以食为天,我他妈连吃都吃不好,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当我考虑要不要抱着夏衍一起去死的时候,广福在门口道:“大王,今的折子送来了!”

    “放在门口!”我恼怒的回答道,不吃饱的况下,我的道德底线会瞬间降为零!

    夏衍觉察到了我绪上的变化,凉凉道:“至于这样大惊小怪吗?”

    大惊小怪?吃饭跟吃棉花一个味还说我大惊小怪?

    罔顾我铜铃似的瞪着他,夏衍优雅的捏起一枚金丝脆酥饼,挑了我一眼道:“你才吃一天这样的膳食,寡人可是吃了足足十一年!”

    十一年?那是什么概念?我呆愣在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