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狄青

    尉迟连城绝对是一匹拍马的好手。别说他是否认识长亭,即便见过,也不可能晓得我有什么琴棋书画之类的技能,因为老娘根本就不会!

    夏衍礼数周全的回礼后,便站在一旁不再多言了。

    尉迟连城看向我道:“昨夜大王没事吧!”

    “多谢国舅,寡人甚好!”

    “那便无事了,听说大王昨夜遇刺,臣彻夜未眠,如今得见陛下安好,今夜便能睡个好觉了!”尉迟连城深感欣慰道。

    “那现在国舅可以回去睡了!”我脱口而出,想后悔已经晚了,迎接我的是夏衍杀人般的目光!

    “臣遵旨!”尉迟连城因为失眠,反应慢了半拍,顺应着我的话谢恩,等他反应过来时,呆愣愣的看着我:“大王……”

    我因说错了话,脸一直僵着,看上去估计可怕的,尉迟连城以为我烦他了,连忙跪下道:“臣这就回去睡觉!”

    说完,站起来马不停蹄的往外跑。

    后来才晓得,他回去真的睡了,旁人问他为何,他说奉旨睡觉!

    早晨起了个大早,尉迟连城走后我哈气连天,夏衍道:“见完了狄青便可稍做休息了!”

    谢天谢地,为他这句话,我立刻打起精神来。

    狄青是武将,穿着铠甲佩戴着宝刀十分威风的进来叩拜我。

    但跪拜后他站起来第一件事就先哆嗦一下,上的宝刀跟铠甲相互撞击叮叮作响,想不到一代猛将见人就抽搐,真是可惜啊!

    狄青生的五大三粗,全脸都被胡子遮住了,乍一看以为是个毛球杵在面前,不过人家生成这个样子,妻妾却有十个。

    我仔细看了他的手,果然断了一根小拇指,想到那是被我爹砍下的,心里倒是欣慰不少,毕竟那个时候狄青还没有见人就哆嗦的毛病,能伤得了他很不容易。

    “大王,此女……是谁!”狄青粗着嗓子指着夏衍,顺便抖了抖。

    “昨夜救寡人的长亭郡主!”

    噗通……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狄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跪在夏衍面前,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仰头看着夏衍喜极而泣道:“郡主救了我们大王,便是救了整个夏国,狄青感激不尽!”

    夏衍没有什么表,抬手道:“举手之劳罢了,大王乃是我的夫君,救他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个,他救我纯粹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壳子。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嘴上却还要说着客话:“狄青将军不必这样,寡人已经准备册封长亭为夫人了!”

    “夫人?大王,恕臣斗胆,以郡主这样的品行,当皇后我狄青都没意见!”

    皇后?我瞪突了眼睛,看向夏衍,却见他荣辱不惊的站在那。

    而我不由得思考,或许该趁着狄青这句话,早送夏衍坐上皇后宝座,也省的他在后宫跌爬滚打,女人一多是非也就多了。可转念一想,凭什么呀?我干嘛要为他着想?

    “狄青将军,此事稍后再议,后位乃有德者居之,长亭资质尚浅!需要磨练!”我毫不犹豫的回绝!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