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衍的演技

    “你敢!”夏衍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我却一副无所谓的耸肩,反正丢的也不是我的脸。

    最终夏衍妥协了,他轻轻道:“现在别闹,等他们走后你想如何便如何!”

    我哼了一声,算是暂时原谅了他。

    “庞毅,马上叫太医来给郡主看看,还有,差几个手脚伶俐的宫女进来伺候!”我驾轻就熟的吩咐道,那样子跟夏衍竟没有半分区别。

    庞毅连忙感恩戴德的领命下去了。

    不一会,太医们鱼贯而入,先给我行礼,我道:“寡人无事,先去看郡主如何了!”

    太医见我居然不顾自己安危,先让他们看郡主,顿时傻了眼,不过这也奠定了长亭郡主后在夏国的地位,对将来行事有不少好处!

    夏衍一副我见犹怜的躺在上任由太医摆弄,好在之前有宫女进来帮他换了衣服,太医把了一会脉,起道:“郡主受了一些皮伤,待下臣熬制些药膏,不便会恢复的!”

    我追问道:“不是几?”

    御医大概没想到他们的陛下会如此较真,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有位御医倒是机灵,连忙道:“快则三五,慢则六七,全看郡主体资质,不过臣等一定不会让郡主上留下疤痕!”

    他这么说我便彻底放心了,只要不留下疤怎么样都行。

    我松口气道:“嗯,你们下去吧!”

    庞毅带领着御医退下后,又撤回来将地上的尸体一个一个拖走,宫女们手脚麻利的将沾染血腥的地砖擦拭干净。

    没一会一位老太监上前恭敬问道:“陛下,盘龙宫破损,今夜陛下准备去哪位嫔妃宫中休息呢?”

    我一惊,下意识看向夏衍,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看来夏衍的老婆一定很多!

    夏衍咬着唇,忽然挽住我的手臂,楚楚可怜:“大王不要走,臣妾害怕!”

    看不出夏衍的演技也是一流,竟把小女儿家的羞与彷徨演的入木三分,我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了,说道:“收拾出一间宫,寡人今要陪着郡主!”

    “是!”首领太监不敢有任何疑惑,急忙领着人退下了。

    不一会,便有龙撵等候在外面请我移驾。

    ……

    这是一处极为别致的院落,离夏衍以前的‘盘龙宫’不太远,坐上龙撵一炷香便到了。

    我踩着太监的后背下了龙撵,刻意看了一眼面前宫的牌匾——流云宫。

    好诗意的名字啊。

    进了流云宫,我立刻遣走了所有侍卫跟宫女,并且查看了一下四周有没有有人偷听,确定没有半个人的时候,我立刻返回到夏衍边抱怨:“刚才差点吓到我……寡人了!”

    外面暴雨依旧,雨点敲击着窗棂,扰的人心惶惶的。

    夏衍用一种‘你真是没见过市面’的表看着我,慢吞吞道:“今夜还算顺利,明早朝才是重头戏!”

    早朝?我吞了吞口水,是啊,皇帝每天都要上早朝的,可是,夏国的大臣们我一个都不认识啊,这可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