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的演技

    第八章

    “安国长亭郡主为了护驾,以犯险,差点命丧歹人之手,因护驾有功,晋升为夫人。”夏衍看着我,冷漠的解释着。

    一道伤疤便换来‘夫人’的头衔。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用意,忍着心头的不痛快点点头。

    夏衍还不断的把地上的血沾染在自己上,弄成一副浴血奋战,死里逃生的样子。虽然很鄙视他这种做法,但是除了这样,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让长亭郡主在短时间内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夏衍注视着我:“等下人来了知道该怎么说吗?”

    我一面心疼的看着他手臂上的伤,一边思考该如何应付夏国的奴才:“嗯,差不多了!”

    “不要差不多,一定要熟记于心!”夏衍冷声警告。

    一步错步步错,我现在与夏衍同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咬牙道:“已经很熟了!”

    如同戏台上演戏似的,夏衍叫了一句,‘开始’,我立刻入戏,一把抱着怀里的女子,冲大门口的方向大吼:“来人啊!来人!”

    从没有这么威风过,门口立刻传来整齐而又震撼的脚步,看样子人不少,夏衍之前与我说过,今夜负责值夜的是御前侍卫头领——庞毅。我可以直呼其名,并且痛骂他一顿。

    果不其然,与夏衍描述的一模一样,庞毅看见大内的尸体跟破损的屋顶,吓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跟在他后的侍卫动作统一,也在同一时间跪地。

    “大王,末将罪该万死!”

    “万死?你这条命够死一万次吗?”我顺应夏衍的要求,把声音弄得十分孤傲:“寡人若指望你们这群蠢货来保护,早就跟先皇汇合了!”

    庞毅把头贴在地面上,后背不停的颤抖着:“大王饶命,是末将保护不周!”

    “今夜若不是安国的长亭郡主,寡人早就……”我刻意把‘安国’两个字说的十分清晰,甚至还带满腹深,庞毅诧异的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我怀里居然躺了一名女子。

    夏衍侧着头躺在我怀里,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大概也被我精湛的演技所感染到了,他缓缓道:“大王,这位将军只是一时疏忽,千万不要怪罪于他们!”

    庞毅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却又碍于夏国君王的威严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佝偻在地上的脊背微微颤抖着,仿佛在等待死亡。

    我见状,假装沉思。半晌后,我道:“庞毅,去领二十军棍!”

    相比起死亡,二十军棍算得了什么。庞毅感恩戴德的不断磕头,并说谢谢我之类的话。

    “不要谢寡人,要谢就谢安国的长亭郡主!”

    “多谢长亭郡主!”

    夏衍似乎很不满我三番两次的把‘安国的长亭郡主’挂在嘴边,趁着大家谢恩的时候,居然用力的掐了我一下。

    我一头恼火的瞪着他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威胁道:“再敢掐我,信不信我在你手下面前跳脱衣舞?”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