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敢威胁我

    对面的‘自己’挣扎着要爬起来,却在看见我的时候,目光停滞了一下!

    而我同样在打量着‘她’!

    一个打死我也不愿意相信的事发生了。

    我居然变成了夏国君王——夏衍!

    而真正的夏衍此时此刻正顶着我的壳子看着我!

    脑子嗡得一声炸开了,无数种猜测在我脑海中闪烁过去。

    可那都不重要,不管夏衍变成我,还是变成其他什么东西,我的任务就只有一个,杀了他为曾经死去的将士报仇!

    我已经反应过来,显然夏衍还没有!

    我见夏衍还一直盯着我看,便先发制人的捡起先前仍在岸上的匕首,蹭得一下来到夏衍面前抵住他的脖子,不,是我曾经的脖子。

    但他却没什么反应,如木偶似得,对外界的感官一点不在乎,这让我有点小小的失落。

    直到我用刀背戳了戳他的额头,他才回过神看着我。

    “你想做什么?”被女化的夏衍并未因体改变而改变,他此刻在我的躯壳里,但我竟看不出他有一丝的慌张!

    想起他曾经就是用这样冷静漠然的态度斩杀我安国数十名将领的头颅,一股恨意油然而生,我恶狠狠道:“我要杀了你看不出来嘛?”

    “你若杀了寡人,寡人敢断言,你活不过三天!”他的声音居然比我这个拿武器的还要嚣张。

    他的冷静让我倒有些吃惊了,刚才还一副吓傻了的模样,一转脸便开始威胁我了。

    从不知道自己这张脸竟可以摆出如此面目可憎的表来,我冷笑道:“既然敢来便没想过活着出去!你以为我会怕吗!”

    我将匕首贴近他几分,这千人斩果然不一般,只轻轻一碰,夏衍,不,是我曾经的脖子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夏衍轻轻上挑了我一眼,带着讽刺的样子望着处于优势的我:“六国之中想刺杀寡人的不在少数,即便你有能力逃走,顶着寡人的壳子,子未必好过!”

    “少来恐吓我,长这么大,我长亭郡主也不是浪得虚名!”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向往江湖生活,便花了大把时间去钻研,搜集了不少关于走江湖的小说书籍,其中一本就写了个逃婚的郡主如何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若我今天死不掉,大不了后隐姓埋名,不,是隐埋名!

    夏衍眯起眼:“你是安国的和亲公主安长亭?”

    “呃?你不知道我是谁?”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不过现在知道了!”夏衍紧跟着说了一句。

    我心头一慌,连忙把匕首又贴近了他几分。

    “既然这样,我便更要杀你了!”

    “为何?”

    “你知道的太多了!”

    首先他知道我是长亭便是大大的错误,我死不要紧,可万万不能连累安国的百姓以及父亲。人固然有一死,我不求重于泰山,但也不能比泰山差太远。

    夏衍的手段我是听所过的,此人野心极大,为了掠夺土地不惜任何代价,他既然已经知道我的份,必然会报复,这样的一个人,我怎可能放过呢?

重要声明:小说《囚宠:暴君别过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