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贴心服务

    庄天凌眉峰微挑  悻悻地用指肚摸了摸鼻头  眼底闪过尴尬  第一次约她出來就遇到这等事  再怎么也不能将面子给输掉

    走向一边  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挂断电话的他转看见她不停地哈着气  那小脸冻得如苹果般红透  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

    “很冷  ”

    琦安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她都快冻死了好吧

    握住她不停揉搓的双手  心底一颤  “怎么这么冰凉  ”与一般人的体温相差太多  为何他一直沒注意到

    “我本就体寒  ”

    脸色一沉  拉着她坐回车里  “怎么不早说  ”

    “你也沒问啊  ”看着发动车子的人  琦安忍不住控诉道  大清早的二话不说就将自己载到这个地方來  她哪有机会说啊  不过面对他的紧张  心底淌过一丝暖流

    庄天凌的眼底  漾开了淡淡笑意  她不知道  她此刻抱怨的语气就像一个撒的小女人  让他心大悦  将车里的空调温度调高  不让她冷着  随后又开着车返回公寓

    当动物园的售票员从暖暖的被窝里赶到动物园  坐在售票窗前  一直未见有人來  心里腻歪着不知是哪个恶作剧的人故意整他  还说今包下整个动物园  唬人的吧  但当看着一个脸上沒有任何表的男人扔下一沓红色的毛爷爷转就走了  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谁嫌钱多了  找不到地方花了是吗

    看着蹲着子替自己脱袜子的庄天凌  顾琦安一度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自己最开始见到的那个面色冷峻  眉眼间都透露着冷酷的男人

    “体寒的人要多泡脚  有助于缓解体寒  ”

    将她的双脚放入温的水中  大手捞起周围的水洒在她的脚腕处

    双脚传來的瘙痒  让她缩了缩脚  随后又被他拉住不让动  看着他反复将盆里冷却下的水倒掉  又烧开水重新倒入盆中  直到她额头微微冒汗之后才将她抱到上躺着

    “庄天凌  你到底是怎么了  ”秀美微皱  最近庄天凌甚是怪异  放下架子  屈尊降贵  又是煮饭又是洗碗  此刻还帮她泡脚  她上沒有任何优点可循  更沒有任何值得他这样对待的理由

    “岩城受伤  你不在别墅里照顾他  反而搬到我这里來  是为何  ”

    她的质问让弯着腰掖着被角的庄天凌形一怔  片刻便恢复如常

    “你啊  就是会想太多  对你好也要有那么多理由吗  岩城有锦言照顾  不用担心  ”

    “锦言知道岩城受伤了  ”

    这事她沒敢透露给锦言  怕她心底伤心  虽然现在锦言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岩城  更不知道岩城喜欢她  感的事  她不能替她做主  更不能从中插手  怕因自己的插手反而毁了两人的缘分

    见自己的话成功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庄天凌抿唇浅笑  随即钻进被窝  替她暖

    将她一手捞进怀中  唇便吻了去

    “喂  ”看出他的企图  顾琦安将头立马偏向一边  挣扎了几下发觉无用  面色微恼  “庄天凌  这大白天的你干嘛  ”

    “别动  ”磁的声音里透露着沉沉的低哑  “让我抱抱就好  ”

    刚给她泡了那么久的脚  竟管不了多久  附在她背上的手隔着一件衣服都能感受到她有些微凉的子  心底开始担忧起來  怀中的女人体究竟有多差  找个时间让柳眠好好给她检查一下才行

    听见他的话  顾琦安便不敢乱挣扎了  因为大腿处有个硬硬的东西正抵着自己  羞得立马闭着眼  装作沒有看见他扫视她的目光

    庄天凌想起她问自己的问題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那听见她和锦言的谈话内容  被气得开着车到处溜达  不知道该去哪里  随后莫名其妙的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

    那个小区就是安安最先住的地方  他一路走进去便看到很多人都上下打量着自己  甚是有个妇女叫他叶记者  随后又说她认错了人

    这一切使得他不得不重新将所有的事回想一遍  顾鹏程也问过他是庄天凌还是叶笙  对于这个问題  已经无数次在他脑袋里徘徊

    周健先前给他的资料显示  叶笙明明在三年前因意外而亡  而且他和叶笙也只是相似而已  还不达不到两人近乎相同的程度

    他恰好是三年前失忆  难道  失忆后的自己丢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面色一凛  心底有个答案似乎即将破土而出

    “怎么了  ”感觉到他搂着自己的手颤了几下  琦安抬眼狐疑地看了一眼  脸上凌冽的神让她不心颤了一下

    “沒事  安心休息一会儿吧  ”

    外面冷风呼啸  滴答的声音传來  不知是不是下冻雨了  怀中的人儿熟睡之后  庄天凌才轻轻起  替她掖好被角  调好空调  穿戴好衣服悄悄出了门

    很多事还是得他亲自出马  岩城和柳眠本就有意瞒着他事  他怎么会让他们帮忙查呢

    等庄天凌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安安瞪开了明眸  坐了起來  他  要干什么去  她一直看到他开车出了公寓  也打车跟了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  她心底觉得庄天凌  应该是去找韩慎了  果然  一路跟着过來  他的车停在了韩式集团楼下

    “总经理  有一位庄先生找您  ”一位年轻的女秘书敲了敲门  推开门双手负立在前颔首道

    韩慎打开文件的手停顿了一下  庄先生

    “让他进來吧  ”

    放下手中的文件  抬眼看着门口走进來的庄天凌  眉头微拧  随后又展开  面上挂着淡淡而又疏远的笑容

    “不知庄总大驾光临  有何事  ”

    庄天凌并未急着回答他的话  一双黑眸掠过他脸上那抹疏远的笑容  随后走往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双腿叠着  倚靠在沙发上  双手随意的搭在两侧

    也不和韩慎拐弯抹角  单枪直入的说着今自己來的目的

    “我想知道叶笙和安安的过往  ”

    韩慎因他的话嗤笑了几声  “这件事问琦安她本人  我相信你会知道得更清楚一点  我这个局外人怎么会知道  ”

    说道局外人三个字时  他的心忽地抽了一下

    庄天凌面色一冷  他明知道亲自问安安是不可能的

    “我相信韩总不会想要安安知道她父亲做了些什么吧  ”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韩慎如此听从顾鹏程的话  对安安的保护绝不低于自己  所以他才敢來找他

    韩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黝黑的眸子里全是震惊之色  “你到底知道了多少  ”

    关于顾伯伯的事  他也是从顾伯伯将叶笙给琦安的东西托付给自己时才隐约察觉到一些事  随后暗中查探许久才知道顾伯伯隐藏着的某些秘密

    “该知道的  不该知道  全都知道了  ”意思是你看着办吧  决定权就在你手里  他赌的就是韩慎对安安的心

    安安躲在大厅里的一个楼梯口  看着走上走下的公司员工都微笑着和自己打招呼  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这里大多数人都认识她  因公司误传她与韩慎有不寻常的男女关系而辞职  怎么这里的人再次见到她  眼底便不再有当初那种轻蔑的眼光了  难道他们的兄妹关系已经被这个公司的人知道了

    忽然心有些沉重  韩慎为她做的  太多

    心里想着  但一双杏眼未曾离开大厅另一边的电梯口  过了许久  见庄天凌一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安安才上楼去找韩慎

    “琦安  你怎么來了  ”

    见到推门而入的她  韩慎脸上沉思的表瞬间被欣喜所取代  刚才落幕的神一扫而光  安安很久沒有踏入他这里了

    他的笑容  让琦安怔了怔

    “哥  我就是想來问问你  刚刚庄天凌是为了何事來找你  ”

    韩城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  心里的欢喜瞬间跌落到了海底

    “你  只是为了这个而來  ”

    琦安内疚地垂目  不敢看他的眼睛  韩慎对她的心意  她怎么会不明白

    “呵呵  ”韩慎脸上扯开一抹苦涩的笑  “你和他还真是配的  说话都如此单枪直入  毫不避讳  ”

    “你们俩人的感  却要我这个无关的人來替你们解决  还真是……”极力压住心底的伤痛  似无奈地摇摆着头

    但  谁让他无法拒绝她任何一个请求呢  庄天凌一定想不到琦安会跟着他來  若是能让他们解开心结  琦安得到幸福  他即使痛又何妨

    “他只是想了解你和叶笙的过去  怕问了你  你们之间又会产生误会  ”看到她眼底溢出的惊异  韩慎继续道  “琦安  打开心结  好好珍惜眼前人  他对你怎么样  你应该清楚  如果失去了  就永远错过了  ”

    这话是告诉琦安  也像是在告诉他自己  他已经错过了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首席轻轻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