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想陪着你

    今天一天都未见到庄天凌  看着前面的十字路口  竟徘徊着不知道该往哪边去  往左  是回家  往右  是通往庄天凌别墅的方向

    寒冷刺骨的风灌进她的脖子里  冷得她全哆嗦了一下  戴上后的衣服帽子  看着前面闪烁着的绿灯  紧珉了一下冷得发抖的双唇  穿过人行道  径直地朝前走了去

    还是在这里住着比较自在  将房间里的空调打开  调成了风  便脱下上厚重的白色羽绒服  将整个瘦弱的躯往上一扔  便不想再爬起來

    连鞋子都未脱下  伴随着空调的细微声响  便进入了梦乡

    突然  一声轻响  公寓大门被打开  一道黑色人影反手将后的门关上  轻手轻脚地朝着并未关上门的卧室走去

    唉  看到鞋子都未脱的人  一声轻微的感叹似无奈

    将手中的小盒子放在头  蹑手蹑脚地替上的人儿将脚上的长筒鞋子脱了下來  轻轻将她扶正  将一旁叠好的被子打开替她盖好

    他将上的外以极快的速度脱掉  轻轻关掉明亮的厅灯  只留下头灯  随后轻手轻脚地缩进被窝里  将滚向一边的人儿揽到自己怀中

    静溢的夜  显得心    跳动得越发明显

    忍不住倾吻她的额头  谁知道这一碰  片再也停不了  他不自地嗅着她头发上传來的馨香  唇就那么粘在了她的额上  再也离不开

    琦安想翻却怎么都翻不了  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给压着  额头上有着湿湿的感觉  像是有着东西贴在上面  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谁      她已经不会第一时间想起叶笙  脑海里蹦出的名字  让她一下子吓醒了

    头顶传來暗哑的声音应证了她的猜想

    “别怕  是我  ”

    感觉到她微颤的子  知道自己吓着她了  才万般不舍地将唇离开她的额头  慵懒着开口

    借着头光  抬眼看到他疲惫的面容  她的心忽然疼了一下  还有  他怎么知道她在小公寓里的

    “庄天凌  你怎么來了  ”

    回答她的  是他湿的吻

    庄天凌围绕着她的唇线  细细吻着  最后抵开她的贝齿  含住她的舌尖  汲取上面的香甜  双手紧紧拥着她  被窝里的他们  亲密得沒有一丝缝隙

    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  透不过气來  但仍能感觉到他颤抖的双唇  眼皮下的眼珠转动了几下  就在她感觉自己肺部的氧气都快用完时  对方才放开她

    “今后  若是沒有地方去  就去我那里吧  我的门  永远只为你而开  ”

    白天她的话伤了他的心  本想放任她几天不管  但仍旧放不下心  见她在十字路口徘徊  眼中的迷茫  就像是一个迷路的羔羊  令他心疼

    他的话  就像一颗巨石  投入了她的心海  瞬间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鼻子突然不争气的泛酸了起來  眼圈里  一会儿就积满了泪水

    昨晚才害怕他会对自己怎么样  怀疑他利用自己  今天一整天  她都心不在焉  以为他不想看见自己  现在  这个男人竟说出这番令她动摇的话  她该信还是不信  蠕动了双唇  想开口询问点什么  却被他一声“睡吧  ”打断

    自己的头被他按在口的位置  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闻着他上的味道  嘴角绽开一丝甜蜜的笑容  偶尔沉迷在他温暖的怀里  也许是好的

    窗外  是令人刺骨的寒风萧萧  而屋内  橙色的灯光洒在两个熟睡的容颜上  竟是出奇般的温馨和谐

    翻了翻  琦安便醒了过來  闭着眼将脸贴在白色的枕头上  想起昨晚的梦  心里空落落的  她居然梦见庄天凌亲吻自己  还抱着自己睡了一夜

    奇怪的梦  想继续睡  奈何睡意全无  起朝着卫生间走去  今天轮到她休息  吃了早饭去逛逛街  买个手机

    是谁跟她说过  作为女人要善待自己  从现在起  善待自己吧  顾琦安  朝着眼前的镜子裂开一抹笑  再不笑笑  她脸都要僵硬了

    咦  目光扫到餐桌上的盘子  脑袋里冒出大大的问号  余光瞥到厨房门口  只见一休闲打扮  手里端着盘子的庄天凌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从里面走了出來  整个人瞬间石化了

    “你怎么在这里  ”问完之后又觉得不对  “你是怎么进來的  ”难道她沒有关门  不可能啊  她一向很细心的呀

    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  庄天凌那双黑眸里溢出淡淡地笑容  这个女人还有点迷糊

    放下手中盘子  走到她跟前将她拉到餐桌前坐下  将盘子和一碗粥拿到她跟前  舀起一勺粥递到她嘴边

    “尝尝  看好不好吃  ”

    顾琦安此刻已经被他的举动惊呆了  瞪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机械地张开嘴  任由他喂自己

    那双似星辰般灿烂明亮的眼睛里  带着宠溺的神  说出來的话  轻声温柔

    喉咙上下滑动  一口浓稠的粥下了肚  清甜了一下嘴唇  红薯粥  将目光移向瓷碗之中  两种交错的颜色混合在一起  让人看了就想吃

    “你昨晚就睡在这里  ”

    看着他的头轻点了一下  她才确定自己昨晚不是做梦  这个人真的抱着自己睡了一夜  还说了一句让她永远无法忘记的话

    “以后  我搬过來和你住吧  ”

    这句话宛若一道惊雷  劈在她头顶

    “不行  ”未经考虑拒绝的话就说了出口  这不就是同居了吗

    听到她拒绝的话  庄天凌闭起双眸定神  努力让脸上的神看起來自然一点  平和道  “周健待会就会将我的生活用品送过來  ”所以她拒绝与否都沒用

    她眉头拧成了一团  这人显然是通知她而已  并不是征求她的意见好吗

    叮铃  门铃声响起  庄天凌将手中的汤勺放进碗里  赶去开门

    “总裁  这是你的衣物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

    “嗯  你回去吧  ”接过周健手中的行李袋  将门合上

    随后转入卧室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挂在衣柜里  又将毛巾等物放在卫生间里  待一切做完之后  打开昨晚放在头的小盒子  拿出里面的东西朝厨房走去  看见她还在餐桌上  一脸难色

    “把这个收着  以后方便我找你  ”将一款白色超薄型的手机放在她跟前

    “庄天凌  你到底想干嘛  ”喜怒无常  一会儿冷酷  一会儿温柔  一会儿又霸道  怎么进的她的公寓  他也不说  此刻还赖着不走  即使沒脾气  也会被这样的他着发怒的  好吗

    “就只是想陪着你而已  ”

    坐在客厅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剧  瞥向厨房方向  听着里面传來的水流声  顾琦安有些懊恼自己  就因他那句话  她便妥协让他住在了这里

    “庄天凌  你干嘛不反锁门  ”

    顾琦安看见他未穿衣服  古铜色的肌肤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  膛上结实的腹肌让她羞红了脸  努力克制住乱跳的心  眉头拧成了八字  提醒了他好多次  呆在卫生间里记得反锁门  这个男人就是记不住

    “沒那习惯  ”以前都是他一个人住  从來不关门是常事  在这里他知道要关门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吐了一口气  便关上门走了出來  一会儿又推开了门

    “这里有吹风机  ”将吹风机放在洗衣机上转装作淡定地走了出來

    “把脚收一收  ”看着坐躺在沙发上  拿着遥控器悠闲地看着新闻的男人  她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小小的公寓里挤了两个人  这刚刚才拖得地板又脏了  有点小洁癖的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庄天凌虽调换着频道  但那一双黑眸一刻也未曾离开弯着腰  认真拖着地的勤劳女人  沒想到她还会做家务  如果娶回去  衣物袜子什么的  不就有人洗了

    “庄天凌  你不去上班的吗  ”

    穿戴好衣服  提着包正要出门的顾琦安微微皱眉  扭头看向穿了一休闲式打扮的男人  看他的穿着  并不像是去公司

    “不去  ”随手一个大力就将后的门拉关上  不顾她微怒的表  揽着站在门口的她就朝着电梯走去

    “喂  我还要去上班  你载我去哪里  ”

    “上什么班啊  大老板都在这里  秘书当然得贴跟着  ”

    这个女人满脑子都是上班吃饭睡觉  那么无趣的生活她竟然能过得下去  但是他看不下了  不带她出去遛一遛怎么行

    “这么冷的天  你带我來这里干嘛  ”

    不停地搓着冰凉的双手  哈着气瞥向一旁一脸平静的男人  看着不远处醒目的几个大字  她不太淡定了

    动物园

    亏他想得出來  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而是时间不对  大清早的  动物园大门还是紧锁着  售票处压根沒人好吗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首席轻轻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