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心绪不宁

    “我……我在外面吃过了。”面对君翔的关心,琦安有些内疚。

    “妈,你先上楼歇息吧!我和二姐聊聊。”

    放下手中的白色手提包,坐到君翔旁,不知道他要和自己聊什么,竟要支开母亲。

    赵婉蓉点了点头,不悦地看向一旁的琦安道,“记得照顾君翔睡觉。”

    “嗯。”

    转眼望着君翔,等着他开口,可是,只见他拉起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冰凉的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擦着她的手背,引得她浑一个寒颤,心脏控制不住地跳动了几下,这样的感觉很奇怪。让她不寒而栗,内心不由得生出一种恐惧之感。

    “二姐,你昨晚怎么没回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随着他的询问,琦安的心跳没由来的一滞,疑惑地看向他,脸上和眼里的神除了浓浓的关心,便没有其他,难道是她想多了。

    “没出什么事,我……我只是和锦言在一起,锦言她是我好朋友。”这是她对君翔第一次撒谎,眼神闪躲,不敢与他的眼睛对望,担心他不信,还刻意解释了一下。

    “外面没有家里安全,下次如果有事,记得打电话给我,这样我也比较放心一点。”扯了扯嘴角,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推我进房间吧,我累了,想休息了。”一双骨节分明的双手搭在轮椅上,死死扣住,极力隐忍心中的怒气。

    “好。”

    “晚上记得不要踢被子,不然会着凉的。”替他掖好被子,交代了几句,她才拉开门回自己的房间。

    琥珀色的双眼穿过黑夜,望着紧闭着的门,受伤的目光似乎很想穿透那道门,直视到她的房间,落在她上,他很想知道,从来不对自己撒谎的二姐,为何要因为其他男人而对自己撒谎。难道,他对她来说很重要吗?

    不,他不会容许他们在一起的,二姐的心里只能有他。她自已说过的,会永远当自己的双腿,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自己。这些话,如果她忘记了,他会想办法让她想起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抢走他的二姐,否则,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幽深的目光混杂在黑夜之中,显得异常可怕,哪里像一个病怏怏的人儿。凉风吹打在紧闭的窗户上,外面呼呼的风声,让这个夜越加冰冷恐怖。

    这一晚琦安睡得很不安稳,老是做噩梦,梦里,一片丛林里有很多的血洒在了地上的落叶上,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像是在叫着谁的名字,一个全是血的男人卷缩在滴满血的树叶上,双眼紧闭,随后又忽地一下睁了开。

    “阿笙,阿笙……啊!”

    闹铃叮铃叮铃地响了起来,将她从噩梦里拉了回来,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的不安。

    一整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昏昏沉沉的状态中,直接想趴在办公桌上睡一觉,可是趴了几分钟,心绪不宁的感觉让她无法入睡。昨晚君翔怪异的感觉,加上想起了叶笙,使得她更加不安。

    叮铃!电梯门被打开,还以为是庄天凌回来了,顾琦安伸长脖子朝着电梯口看去,只见一黑色西装的周健手里拿着一个礼盒走了过来。

    “小周。”叫着周健,眼睛却继续看着电梯门口,周健不是和庄天凌一起出去的吗?为何他回来了,而庄天凌却没有回来。她一直呆在办公室里,就是想等他回来,眼底闪过一抹失落。

    “顾小姐,”周健将手中的礼盒放在她面前,“这是总裁让我交给你的,让你现在换上,我会在公司门口等着你。”说完颔首,然后转离去。

    顾琦安眼底里闪着疑惑,打开礼盒,一件紫色的礼服出现在她眼前,里面还有一件白色带毛的皮草披肩。庄天凌办公室里面有一间休息室,进去将礼服换上,虽有些冷,但有披肩,感觉还好。

    来到车前,周健微微一愣,不过一瞬间而已,“顾小姐,请上车。”

    随着银色大奔驶进一幢私人别墅,里面走来服务员替她打开车门。下车时,抬头一看,一黑色西装的庄天凌,两手插在裤袋里,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

    见到佳人,即使知道她很美,但此刻的她还是不由得令他吃惊,精致、细密的褶皱在口慢慢晕开,恰如女子心中的那脉脉柔,似三月的风,像温暖的阳光。当精致的钻饰漫步在甜蜜的甜心领和间,那抹女特有的婉约气质便开始发出光芒。流水般的裙摆裁剪、高腰的设计,将她整个人衬得高贵无比。

    抬起右臂,示意她挽着自己,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

    “今晚的你,好美。”今天开完会,想起晚上有个酒会,便迫不及待地想将她带出来。于是就一个人跑到商场,亲自替她挑选晚礼服,第一眼见这礼服,他就知道一定会很适合她。果不其然,这简直就是为她量订做的。

    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听到异夸赞自己,她也不例外,但当他呼出的气喷洒在她耳边时,当他磁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时,竟引得她全一个战栗,有心都要蹦出膛的恐惧。

重要声明:小说《失忆首席轻轻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